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陆玄欲落子

第五十四章 陆玄欲落子

        小院落,洛羲背着沉睡的叶若仙,从阵法出来。

        把叶若仙放到房里的床上轻放,感受着其体内因蟠桃药力正在慢慢修复后,轻呼浊气。

        取来凳子,落座床沿,双手撑着脸颊,眼里带着丝丝缕缕的疑窦,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沉睡的叶若仙。

        “若仙,你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呢?”轻声呓语,对于叶若仙,她知道的并不多。

        或许说,瑶池知道的,她就知道,瑶池不知道的,她也无法从叶若仙口中套出。

        唯一知道的就是,叶若仙年幼失亲,幸遇乾坤圣地老祖玄天帝君收为弟子,随后,拜师一年里,把南岭乾坤圣地附近百万里内的势力一一祸害。

        之后,陆玄邀战不死山至尊,十年时间里,她从南岭辗转中州,历经种种杀戮,各大势力对其恨之入骨,却又因修行界不成文的规定,年轻一辈的争斗,老一辈的不能过多参与。

        不过,虽然有不成文的规定束缚,可也并非所有势力的人都愿意去遵守,尤其是在自己势力的圣子或者是少主被杀之后,更是不管不顾,唯取叶若仙性命。

        只是,虽无数势力下了绝杀令,叶若仙依旧活的好好的,在陆玄斩灭禁区十余位至尊之后的岁月里,更是不停地寻找羽化神朝的麻烦,导致羽化神朝不停地派出高手截杀。

        而一次在羽化神朝的追杀中,她和她相遇,在圣地时,就经常听起别的弟子说起叶若仙的事迹,让她心生佩服,所以,她任由叶若仙绑架自己,携蟠桃离去。

        在她想来,身为顶级圣地的小祖,她叶若仙应该是静守圣地修行,稳稳当当的成为强者才是,而非如现在一般,流浪天地各处,为资源而拼搏。

        所以,对于叶若仙,她可谓是满心的疑窦,而一直情愿跟在叶若仙身边,也是为了想要进一步了解她,然后开导她。

        毕竟,在跟随叶若仙的这些日子里来,她就见到了叶若仙无情的一面,杀戮,沐浴在生灵血液中,在她所知道的,叶若仙从把自己带离瑶池后,所斩杀,所吞噬的人,并不在万人以下。

        有一次,更是因为有人议论她的师傅,心中震怒之下,屠杀一镇生灵,完完全全的诠释了,在她眼里,除了她亲近的人,其余的,只要惹了她,那就是唯杀而已。

        沉睡中的叶若仙可不知道她的想法,若是知道,怕是只会不屑一笑,笑她天真,不懂人世残酷。

        世人皆知她一怒杀尽一镇之人,却不知她杀的,不过是一些该死之人,对于那些平常百姓,是一个未杀。

        可,尽管如此,修行界,还是给她冠上了杀星,魔女,妖女等一系列带有讽刺意味的称号。

        此刻的她,意识已然全陷入梦中,甚至发出阵阵呓语:不要,不要带走哥哥,小囡囡求你了,不要带走哥哥。

        下一秒,又换成了:师父,为什么要把他吞了呢?囡囡和他无仇无怨的……

        不,不要离开囡囡,师父……

        听着叶若仙的梦中呓语,洛羲眼中满是心疼和落寞,心疼她经历了生离死别,落寞自己,在叶若仙心里,一点位置也没有。

        过了一会,落寞的神色落下,换来一副倔强,紧紧的握着拳头,似是再为自己打气:洛羲,你可以的,总有一天,你会让她承认有你这么一个朋友的。

        念头种下,洛羲深深的看了眼仍在呓语的叶若仙,轻轻拍了拍叶若仙的柔胰,转身离开房间,来到院落里的石桌前落座,手中,拿着的是在院里摘下的粉色牡丹花。

        来回欣赏,把一朵没了枝娅的戴在左耳,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似柔,似恋。

        看着手中花儿,回忆般的笑着“花儿啊花儿,总有一天,我会彻底的成为那个冰山的好朋友的,你说是不是呢?”

        当然,那朵花是不可能回答她的,毕竟,又不是什么精怪或者存在了数百年上千年的花。

        所以,哪怕她说的再多,也不过是她一个人自言自语罢了。

        说着说着,不由得又笑了出声“洛羲啊洛羲,你还真是够自信的……”

        说实话,洛羲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跟叶若仙待在一起,只是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敦促她要跟着叶若仙,这种感觉,好像是两人前世就相识了一般,而且还是关系很亲密,很亲密的那一种。

        若非如此,哪怕她对叶若仙有好感,也不可能违背自己师尊的命令,私自离开圣地。

        在她们上空的暗空间里,塅元与若隐若现的陆玄帝道化身正通过一面水镜,看着她们。

        见叶若仙沉浸梦中,脸上更是时而柔笑,时而痛苦,塅元犹豫了一会,道“帝君,为何不把您尚在世上之事,告知小主呢?”

        通过水镜,看着呓语不绝的叶若仙,陆玄化身柔和的笑着,对于塅元的疑窦,微然摇头“本尊还在异世界进行蜕变,若是让她知晓这件事,于她于本尊来说,都并非好事。”

        “可,帝君不是化身存世么?这样,也不至于让小主这般痛苦。”塅元仍是不解,明明陆玄仍有一道化身留存世间。

        且这化身与其他的化身不尽相同,是拥有自主的思想的,哪怕是生了事,对于本尊,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陆玄看了眼叶若仙,把目光移向域外,淡然的道“本座是本尊留在世间的一枚重要的棋子,存在的意义,除了维持天心大道,更多的是为了一个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老怪物。”

        身为陆玄斩出的帝道化身,两者除了心意相通以外,还有这陆玄的全部记忆,可谓是第二个陆玄也不为过。

        而陆玄之所以于混沌海将之斩出后,情愿付出所有,也要把他送归九天十地宇宙,便是为了在叶若仙成道时,以防会遇到自己的遭遇。

        塅元闻言一震,骇然的看着陆玄化身,连这个时代最强的帝君,对于那个人,都如此忌惮,可想而知,陆玄口中的那人,会是怎样的强者。

        “帝君,那人是……”还没等他说完,苦海就一阵翻涌,一道强绝能够轻易灭杀他的神念从宇宙深处传来,阻止了他要说的话。

        “噗~”

        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像是遭受到了什么重大打击,趴在地上,蜷缩着身子,颤颤巍巍的,扉弥不堪。

        “放肆……”

        见塅元如此,陆玄瞬间感知到了那道来至宇宙深处的神念,念化一把玄色剪刀,把那道神念斩尽后,通过其传来的位置,极速而去。

        “玄天……”

        之后,一道意识在宇宙中响起,不过只是瞬息间又消失不见。

        “哼……”陆玄冷哼一声,冰冷如冰般阴沉,轻语“既然你敢再次对本座出手,那就莫怪本座把你百万年谋划,尽数破开,让你数百万年的等待,一切成空。”

        随后,取出一个碧绿色的净瓶,从里面倒出一滴带着浓浓绿光的液体,滴入塅元的口中。

        液体入体,塅元苍白的脸,逐渐变得红润,体内的创伤,也渐渐开始恢复,不消片刻,身体已是好转大半,起码,站起来无恙。

        “谢帝君救命之恩。”塅元感受着体内还未散去药力里的磅礴生机,登时跪倒在地,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神情。

        “好了,起来吧,本座有事要你去做。”让塅元起身,陆玄便淡漠的道。

        “请帝君吩咐。”塅元垂首拜道。

        “待你炼化了体内的药力,在借助方才的生死一瞬,想必不久后便可渡劫成就准帝,届时,你去一趟洪荒古星成仙地,将里面九十九龙山最高山峰,给本座毁了。”

        “塅元明白!”说罢,两人便直接离去,不再停留。

        院子里,洛羲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手里的花,成了一瓣一瓣,枝娅也成了一节一节的。

        唉声叹气着“唉,也不知道若仙什么时候才能醒来,要不然,我真的快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