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战落

第五十三章 战落

        此时,外虚空中。

        洛羲位于边缘地带,手里紧紧握着叶若仙给的那块玉佩,周围,都起了绿色光幕,如同蚕茧般,把她护在里面。

        焦急的看着叶若仙,恨不得自己能够在她身边与她一同对敌。

        方圆百里,不见一颗星辰,只余块块碎屑,漂浮不定。

        叶若仙白衣上,也是染了些许灰尘,头发有了凌乱之感,披肩散发的,手中的剑,发出轻颤的鸣声,似是在怒吼。

        对面的雨痕两人,更是惨不忍睹,雨痕左壁被拦中梢而断,脸上两道依旧溢散剑意的伤痕交叉横错,配合他那狰狞,布满红光的眸孔,更是令人生惧。

        另一位情况也与他相差不多,甚至比他伤的更重,只剩下一手一脚,右耳更是浮在他身旁,滴滴血液不停地滴落。

        “炽翎,今日我等或许要陨落在这了。”到了这一步,雨痕又怎会不知自己两人绝非叶若仙对手,自己两人此刻伤痕累累,体内神力更是将近透支,苦海枯竭,神桥断裂,可谓是伤的不能再伤。

        而今,他们想要做的,就是把塅元叛变神朝的消息传出去。

        所以,炽翎隐晦的给了他一个眼神,传音道“雨痕,若是有机会,我会拖住此妖女,你寻机离开,把塅元叛变的事情告知皇主。”

        虽然不忍自己仅剩不多的好友为了自己陨落此地,可也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若是塅元的身份没有显露,那么,将来,一定会对神朝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

        与神朝利益相比,自己等人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

        “我知道,不过,我也会找机会,送你出去,只要我们两个人中,有一个人带着消息离开,就不枉另一人的付出了。”

        “你们,商议好,怎么死了么?”对于两人的传音,自幼与陆玄修行其元神之法的的叶若仙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不过,她并未阻止,反正在她眼里,雨痕两人,已经是将死之人,没有必要再去阻止他们死前要留的遗言。

        况且,从一开始,她便没把两人放在眼里,能让她上心的,只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罢了。

        如今,既然已经实现了自己的初衷,那等着的,就是结束他们两人的命运了。

        雨痕冷哼一声,尽管嘴角溢着血液,体内苦海枯竭,生机流逝,仍然不见求饶之色“妖女,你可要想清楚,若是杀了我等二人,就是彻底和神朝站在了对立面,届时,等待你的,将会是无休止的追杀。”

        在他说话时,一旁的炽翎,也在暗中寻找机会,破开层层束缚,脱离出去。

        “你们觉得,我会把羽化神朝放在心上么?”叶若仙淡漠的开口,语气里,是满满的不屑。

        这两人,似乎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是什么情况啊!

        随即,在两人熊熊怒火中,继续道“况且,你觉得羽化神朝,会为了两个死了的太上长老,与一个正值巅峰的大圣殊死一搏么?”

        把自己看的太重,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为自己的孤傲,而出了错,丢了命。

        就比如,现在的雨痕两人,到了现在,仍然把他们的位置,来的太重太重,真以为羽化神朝没有能人了,派他们出来,不过是用他们的命,抵消叶若仙的怨气罢了。

        毕竟,叶若仙的身份,对于羽化神朝这等势力来说,并不算什么秘密了,其身后站着的那个人,别说是两个大圣,就是一个准帝,只要能让叶若仙消了怨恨,他们都肯舍得。

        况且,他们或者说是羽化皇主,他可不是什么愚蠢之辈,若不然,也不可能算计了万灵,以众体质血祭成仙鼎。

        “哼!”雨痕冷哼一声“一介妖女,怎知我神朝之能。”而在暗中,则是传音一旁静望不语的炽翎“如何,可想到办法离开此地?”

        “还没有,此地被她用一件准帝兵设了禁制,除非用帝兵砸,不然,我等,只能陨落在这里了。”

        炽翎苦涩的摇摇头,经过刚才短暂的观察,他就已经发现了在自己头顶上看不见的地方,那里传来了一阵道痕波动,是准帝兵独有的道痕。

        所以,他绝望了,一位大圣手持准帝兵,足以轻易斩杀两个手持大圣兵的大圣。

        只是,心中也不免生出一丝疑窦,既然她拥有准帝兵,那为何只用来设禁制,难道只为了不让自己两人逃脱出去?

        可,这未免有些太大材小用了,只消她手持准帝兵,加上她不弱于自己等人的实力,全力催动下,就是能够直接镇杀自己两人的。

        可是,她却没有这样做,这究竟是为了什么?里面难道有什么自己想不到的事?

        大圣?刚刚突破,十年前!一连串的信息浮现脑海,攸然间,炽翎似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惊骇的看向叶若仙。

        这时,雨痕也想到了这一点,努力把自己躁动的心思平静,看与叶若仙“你,是想借我等的手,来为你稳固突破不久的修为。”

        一旁的炽翎闻言,苦涩的道“好算计,好心机,看来,此次是我们输了。”

        能不输么?从一开始,自己两人就直接主动跳入了别人设下的圈套里,还傻乎乎的与她交战,殊不知,自己两人,不过是她的磨刀石,只要刀磨砺了,就是自己两人丧命之时。

        现在,她刀应该已经磨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或许就会收割自己两人的性命了吧。

        可是,为什么知道了这个结果后,自己的心里,会生出无尽的不甘?

        “既然你等知道了,那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各自使出底牌,一招而定胜负。”叶若仙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依旧一副云淡风轻。

        于她而言,他们两个只不过是磨刀石而已,现在刀锋利了,他们自然也就没有任何的用处了。

        炽翎与雨痕对视一眼,两人眼中,各显决绝之色,这一刻,他们也不在想什么逃离不逃离的事了,只想以自己最强的底牌,来换回自己的尊严。

        所以,他们不在有任何的留手,在一番安静过后,两人挥手召来一颗星辰,一掌破开外壳,露出里面的血红内核。

        持星核于双掌之间,仅剩的神力源源不断的涌入星核内部,一阵刺耳的声音过后,星核变的巨大无比,如同一颗耀眼的太阳。

        “星葬~”

        两人各举一颗星核,同喝一声,位立星核上空,神力喷涌,两两相撞。

        “嘭~”

        “轰”

        万里星空,彻底化作一片废墟,星核相撞的威力,让他们周围万里内的星空,崩裂出了道道空间裂痕,无尽的威能澎湃,毁灭了一座又一座的星球。

        等爆炸余威散去,叶若仙的身影踉踉跄跄的从爆炸中心飞出,头上顶着一座小绿鼎,垂下缕缕青光,把她护住,不让她被星核相撞产生的威力,而重伤待死。

        只是,哪怕有绿鼎护身,没有生命之忧,可两位大圣的自爆外加星核相撞产生的威力,也让她深受重伤。

        神力枯竭,体内经脉寸断,一只手,更是被炸的连渣都不剩,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太过狼狈。

        战斗结束,边缘观战的洛羲见叶若仙受伤,急忙踏空而来,将之扶住,面露愠怒之色的取出一枚鲜红的蟠桃,喂至叶若仙口中。

        怒道“你看看你,都叫你不要大意,不要大意,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这么重的伤,起码一年内,你都别想动手了。”

        只是,她在怒叫,发泄自己的愤怒,叶若仙却没有精力与她多废唇舌,直觉一阵困顿感袭来,便沉沉昏睡了过去。

        看着靠在自己肩头的叶若仙,洛羲一阵心疼“我好不容易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你难道就舍得让我成天担心么?”

        说罢,又摇摇头,微叹一声,布置了一个传送阵,离开了域外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