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阴阳逆乱法

第二十九章 阴阳逆乱法

        陈莲莘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回过神来,已经处于一座茅屋里。

        简洁的装饰,除了一张床,再无它物,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异样的香味。

        床上,坐着一个神色猥琐至极的人。

        感知了一下自身,轻拍了一下那堪比蹴鞠般大小的球球,深吐浊气“还好,修为没有被封禁。”

        随即,看向那个看着自己流哈瘤子的人,修为不差,与自己一样,都是四极秘境。

        只是,不知为何,每每吸一口气,自己体内就会有一种特殊的反应,而且,那猥琐的人身上,还时刻溢散出一种让自己兴奋的气息。

        “你是谁?”

        明非擦掉嘴里的口水,露出一个自认为迷人的笑容“我,渊城明家二长老。”

        看着陈莲莘那全是肉的脸,瞄了瞄她那水缸粗大的腰身和蹴鞠大小的球球,明非眼里,浮现一抹火热。

        他感受到了,陈莲莘身上,有种让自己迷恋的气息,那是修习与自己修习的功法同根同源的气息。

        他有感觉,只要与她结合,以功法之力,吸尽她的精华,或许能够让自己一举凝聚身后龙骨,成就化龙也说不定。

        似是察觉到了明非眼里的火热,陈莲莘冷笑一声“我道是谁,原来是明家拥有女魔之称的明二长老啊,就是不知,明二长老遣人带我来此有何贵干?”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虽然自己也常常幻想自己能够拥有一副绝色的容颜和妖娆的身姿,可,自己体质,就是这样,改变不了。

        从渊城分部传回来的消息,这货可是无女不欢,而且还是那种数一数二的美女。

        自己这等姿色,应该不会被他放在眼里才是,再说了,明家虽在渊城只手遮天,可也无法伸到庆城来才是。

        明非邪笑着看她,滋溜一声,吸了一口口水,道“嘿嘿,我可没那个本事,能够让一位仙台强者为我做事,况且,陈家与我明家相差无几,我还没蠢到为了自身利益,致使陈家与明家开战。”

        “看来,你还挺有自知之明。”陈莲莘讶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冷笑道“不过,我可不在乎陈家与明家是否开战,明二长老,既然你身在此地,不如就大方一回,让我享受享受。”

        同样,她也在明非身上,感知到了一种同源的气息,心中也一直有个话音,在提醒自己,吞噬了他,吸干他全身精华,化龙不过措手可及。

        “哈哈……”

        明非长笑“陈莲莘,不知你想要做如何享受之事?”

        闻言,陈莲莘面带一抹绯红,脸上挂着娇羞,配合她那旷古烁今的颜容,当真是让人见了,指定会长针眼。

        只见她肥胖的手缓缓放在明非胸膛,轻轻抚摸着“明二长老真是讨厌,你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除了那事还有什么事……”

        说着,还翻了一记白眼,真当自己回眸百媚生,一笑倾人城,殊不知,在明非眼里,却是只觉无尽恶心。

        不过,想到自己只要与其交合,吸干她本源精华就能让自己凝聚龙骨,成就化龙,心中就把那一丝恶心感深深压下。

        露出一个色眯眯的眼神,握着胸膛那只两只手都不一定握的住的手,道“嘿嘿,既然美人有意,那在下便就却之不恭了,毕竟,在下最见不得的就是美人儿失望寂寞了。”

        说完,急不可耐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那一身长满毛如同猴子般的胸膛。

        然后色眯眯的在陈莲莘娇羞不已的神色里,把她的衣服全部扯碎,露出那白皙的肌肤。

        不得不说,陈莲莘虽然胖的跟猪一样,身材还是挺白嫩的,轻轻一弹,还十分的有弹性。

        ……

        几番巫山云雨过后,明非全身干涸,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朽,大口的喘着粗气,不带停歇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在他旁边,同样是陈莲莘一具枯槁的身体,原本那肥胖的肉,全部消失不见,整张床上,全部都是浓浓的水渍,粘稠无比。

        过了一阵,陈莲莘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体内干涸的苦海,坐起来憎恨的看着一旁的明非,咬牙切齿的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明非在听到她的怒吼声后,坐了起来,同样憎恨的看着她“我做了什么,我他么的还想问你做了什么。”

        体内苦海干涸,法力枯竭,就连自身的道,也全部消失,生机不停流失,明非绝望了。

        他没有想到,同根同源的法,一旦结合,竟然会相互吞噬各自的生机和法力,而且还能让自己意识模糊,道心全散。

        而且,他能感觉到,若是没有任何奇迹,自己绝对活不过今天。

        当下,为了生机,冷冷的看了眼陈莲莘,便急忙穿好衣服,出了茅屋,四周观察,欲要寻找到能够增加生机的宝药。

        “明,非,你给我记着,若是老娘不死,定要灭了你明家。”陈莲莘怒吼着,同时对于体内生机不短了流逝,也是感到一阵慌乱。

        随意穿戴好,同样离开了茅屋,与明非背道而驰。

        等他们离开后,陆玄的身影出现在屋顶,一身玄之又玄的气息弥漫诸天,一双眸子,淡然无情,无悲无喜。

        “逆乱阴阳法,荧惑北风准帝的法,练至大成,可摘星拿月,担山赶海。

        不过,这两人明显练岔了,一部准帝法,哪怕分为阴,阳两部,也能造就无双圣人。

        而这两人,却忘了这法前面的逆乱二字,中规中矩的以他人做炉鼎修行,一旦结合,就会阴阳逆乱,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与天心的接触越来越频繁,哪怕他有意压制,也只能推迟一些时日与天心融合。

        不过,虽然仍未道融天心,可也从天心里,知晓了两人修习的法,一代荧惑巅峰准帝,北风准帝的逆乱阴阳,同时,对于此法的根本与缺陷,也是知晓的一清二楚。

        此法根本,就在于逆乱二字,其次才是阴阳。

        而陈莲莘与明非估计是偶然间得来此法,且只有半部,一阴,一阳,还是残缺的那种,所以,才会依照阴阳之道,中规中矩的来采阴补阳或者采阳补阴来修炼。

        也是因此,才会在他们结合之后,结合之处,会诞生一股强烈的吸力,吞噬他们的生机,并流逝与天地。

        想明白之后,陆玄摇摇头,轻叹一声“此法倒是精妙,且行逆乱之举,使阴阳之外,还生了一丝吞噬之力。”

        随后,看了眼幽黄的天地“看来,这北风准帝,还是一位才情过人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