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恶趣味

第二十八章 恶趣味

        转眼,陆玄来到荧惑已经是第四天,几天来,他除了待在酒楼,就是在街上闲逛。

        看到一些好玩的东西,还买下来,准备给小囡囡带回去,至于其他的,比如什么探查势力啊,去圣地做客啊(估计去了就是打劫),都没有去做,好似他就是来旅游的一样。

        至于此行的目的地,洪荒古星,则被他抛在了脑后,暂时不去理会。

        这不,刚刚在城中走了一圈回来的陆玄,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慢条斯理的品尝着酒楼独有的美酒落蝴红。

        “去他奶奶的陈家,仗着入了太剑宫,成为剑宫内门弟子的大少陈栋,整日都在霍霍良家妇男。”

        “嘘,小点声,要是被陈家的人知道,小心你会被八抬大轿抬入陈府,洗干白净送到那恶妇的床上。”

        提起陈家恶妇,那说话的两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那恶妇,简直就是一个魔鬼,水缸粗的身材,恶魔的容貌,偏生还长了一双魅惑的眼睛,还他么的擅长采阳补阴之术。

        只要上了她的床,基本就别想活着回来。

        忽而,一个长相猥琐的中年男子,凑到他们的身旁坐下,惑然问道“两位,不知你们说的可是那陈莲莘,陈大恶妇?”

        两人同时轻叹一声,轻轻的点点头,一人道“除了她还能有谁?”

        “昨天晚上,李家公子因生的貌美,被陈家人发现,李家连夜被灭门,而李家公子,也被陈家人送到了她的床上。”

        另外一声说着顿了顿,继续道“听打更的人说,昨天晚上,陈家响起了一阵哭天喊地,连连持续三个时辰。

        最后到了凌晨,才被陈家人抬出来丢弃城外荒郊,在被发现时,已经是一具血液干涸的干尸。”

        “嘶……”

        中年男子吸了一口冷气,惊道“此恶妇行此恶事,莫非就无人治得了她不成?”

        两人苦笑连连,叹道“她身后背靠陈家,又是陈家老太爷最宠爱的孙女,再加上有一个身为圣地内门弟子的侄子,谁能治得了她,谁又敢去多言一语。”

        另外一人,眼神在男子脸上看了看,问“兄台似乎很面生,应该不是庆城人吧。”

        男子笑了笑,道“在下是渊城人,因些许事宜,要来庆城商办,偶然间听闻陈家一事,觉得好奇,又闻两位兄台在此议论,特来相问一二。”

        说完,在两人未曾注意的情况下,一抹寒光稍露即逝。

        他叫明非,是庆城周边一座大城渊城的明家长老,此来庆城,是为了参加庆城石会。

        同时,再没有人知道的暗地里,修行一种阴邪的法诀,偶然间听闻陈家陈莲莘之事,遂起了心思。

        另一边,陆玄淡淡的笑着,关于昨天晚上李家灭门一事,自然是瞒不过他的耳朵与神识,甚至,就连李家公子与那陈莲莘那些羞羞之事,也无法逃过他的神识。

        不过,对于陈莲莘,哪怕陆玄一介仙九强者,在看她容貌的时候,也不免感到一阵恶寒。

        实乃那货长得太过奇葩,肥粗的脸,堪比水缸的身子,一身上下,完全看不出脖子和腰部。

        尤其是在看到李家公子在她身上上上下下的时候,更是差点动起杀念,把他们两人灰灰了去。

        不过,后来想想,一个有趣的念头浮生心头,就把杀念压制了下去。

        而今,见得一人似乎对那陈莲莘有了心思,不免一阵好奇,淡然的看了他一眼,他的一切,都恍若没有秘密,全部显露在陆玄眼中。

        “有趣,一个采阳补阴,一个采阴补阳,看来,他两还真挺合适,要不,做个善事,成全他两?”

        目光收回,陆玄心中暗自想着,同时,一丝恶趣味浮上了心头,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嘴角勾动,一抹邪笑。

        随即,轻轻挥手,一道神力弥漫整个客栈,其余人等,尽皆如同时间停止一般,一动不动。

        之后,陆玄来到明非身边,也不见任何动作,只是淡淡的看了明非一眼,明非就消失不见,不知去向何处。

        明非不见后,陆玄挥手撕开空间,转身踏步走进空间隧道。

        陈家,庆城顶级家族之一,与秦家,城主府何家并称庆城三族,家中都有化龙境修士坐镇,其家中子弟,皆有在荧惑各圣地修行,或是内门,或是真传。

        庆城西街,尽头处有一座占地约莫百亩的府邸,正是陈府。

        陆玄隐没身形,屹立在陈府最高的建筑顶端,俯瞰着整座陈府。

        “看来,陈府还是有能人的,一座五行阵,竟然还能做到幻阵,杀阵,迷阵三样重叠。”

        在他眼中,陈府东南西北中各有五座高楼,中间最高,东方楼下,是一片树林,檀木,桃木,还有一颗木龙藤。

        西方是兵器阁,摆放着各类神兵利器,地底深处,还有一件圣兵。

        南方是丹楼,地下玄火汹涌,北方是一汪湖,湖底有块葵水精金,而自己所在的地方,为书阁,深处是一团溢散土之道则的土壤。

        整个陈府,五座高楼,金木水火土五行齐聚,却是造就一方五行大阵,虽然在陆玄眼中,一念可破,可也能阻拦一些仙台大能甚至是王者。

        若是出动西方阁楼下的圣兵,配合阵法,估计在一尊圣人大意之下,还能将之困住。

        微微摇头,思绪收回,感知到了那陈莲莘的位置后,陆玄便就不在管其他。

        此刻,陈莲莘正位于陈家北阁,训斥着一位道宫境的下人。

        手里拿着长鞭,说到怒处,更是挥鞭打向下人,因此,那位下人身上,可谓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你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一点小事都办不好。”陈莲莘怒挥鞭子,一击打在下人的后背,顿时,一道血印出现。

        下人连连求饶,低着头咬着牙,一脸憎恨,却又不敢发作,只能一次次承受陈莲莘的鞭策。

        过了一会,陈莲莘似是发泄完了,收回了鞭子,挥了挥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行了,今天到此为止,记住,今天晚上,给我把胡家的小公子带过来。”

        “小的明白。”那下人应下之后,便急忙离开,似是怕在待久一些,小命不保。

        “一群饭桶,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看着下人急忙退去的背影,陈莲莘怒火蓬勃,一鞭打向湖中,登时,湖中一阵炸裂,阵阵水花如下雨般落下。

        “人人皆道,陈家有恶妇莲莘,原本本座还不是很相信,现在看来,他们说的不错。”

        在陈莲莘一通发泄下,一道淡漠的声音自虚无中传来。

        “谁,鬼鬼祟祟的,算什么东西。”陈莲莘大骂道。

        陆玄现出身形,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她,一丝气势外漏,压的陈莲莘直接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本座是什么,还轮不到你来说说三道四。”说完,气势再加万分之一,陈莲莘神色更加苍白,一口鲜红色的血液喷吐出来,惊恐的看着陆玄,眼底深处,快速闪过一抹愤恨。

        “你,你,你是谁?来,来此有,有何贵干……”

        “本座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之所以来此,不过是想为你送些乐趣。”说罢,不待陈莲莘开口,便直接把她扔进了内宇宙明非所在的地方。

        (本来想今天请一天假的,毕竟今天一整天都在忙着找工作,但是想了想,还是更一张。不过,大家放心,工作已经找到,而且轻松的很,以后都能够有充足的时间码字,还请大家多多担待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