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不死山

第十九章 不死山

        时间悄然而去,一眨眼,便是五天。

        天柱峰,药亭,小囡囡双手撑着下巴,担忧的看着远方。

        “师父,五天了,您为什么还是没有一点消息?”话语间,带着颤抖。

        她在害怕,害怕自己师父像当初自己哥哥那般,一去再也回不来了。

        五天前,陆羽带着两位太上长老,五位长老还有如今乾坤圣地的圣子和一些弟子,一道离开圣地,去往东荒瑶池。

        在这五天时间里,小囡囡几乎是费劲了心思,想要联系到陆玄,可陆玄就好像不存在了一般,所有的通讯石,通讯灵宝,阵法,都如石沉大海,不见一丝浪花。

        “再等五天,要是五天内您再不回消息,那囡囡就去找您。”囡囡自言自语,脸色冰冷中带着坚毅,失去了哥哥,她不想再失去师父。

        那种失去亲人的滋味,她不想再去体会了,太苦,太痛,直教人无法再面对人世。

        离乾坤圣地亿万里外,是一座如巨龙侧卧般的巨山,其中有一峰尖如锋刃。

        山下是一片连绵的远古密林,深邃而不见尾末,山势连贯纵横,密林疏密有别,九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如九条小龙。

        林外,也即是不死山外,陆玄悬立半空,眼神里寒冷如冰,不见一丝一毫的感情波动。

        一袭青裳飘动,轻风抚弄发梢,一定青色玉冠,戴与头上,垂下两缕青丝,身上的气质,与反俗格格不入,恍若谪仙临世。

        在他到来的那一刻,不死山深处的每一个地方,各自溢散出细微的灵识波动。

        “石皇,那人来了,你是不是该出去见见?”其中一位不知名至尊灵识颤了颤。

        “不老皇,当初你的三个道友都被他灭了,你不去找他报仇?”石皇轻笑着,对于当初那人踏上另类成道,深入不死山斩杀不老皇的三个道友,他是乐见其成。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不死山里,虽然自己是不死山之主,可不死山七八位至尊古皇,与自己交好的不过三位,而不老皇那边却有四位与他交好。

        而当初那人深入不死山,不老皇一脉见其生机磅礴,起了歹心,结果,在还没能极尽升华,就被人家一掌拍死。

        从那以后,不老皇与另外一个至尊,就安分了下来,现在倒好,想让自己做出头鸟,对此,石皇只想说一声,想的挺美。

        “呵呵,这次是你那一方的云廷至尊把他引来的,理应由你去接见他。”不老皇冷哼,对于石皇,他早就看不顺眼了,虽然表面上和颜悦色,暗地里不知存在多少心思。

        若不是为了成仙,哪怕拼了耗损生机的代价,也要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没办法,云廷仙源破裂,若是不开启动乱,进食生机,恐怕支撑不了多久。”石皇轻叹着,对于云廷至尊,他是深感无奈的。

        “石皇,不老皇,你等可否停下争论,先应付那人?”禁区深处,再次传来一道听上去有些憔悴的声音。

        “哈哈,云廷,当初你不是挺能的么?怎么,现在害怕了?”云廷话音刚落,就又有一道阴婺的声音传来。

        “霸皇,你得意什么,当年要不是不老皇,你早就被那人打死了。”云廷冷哼一声。

        “行了,都别吵了,云廷,你先隐匿气息,不老皇,随我一道,分出化身去迎接那人。”见云廷与另一位至尊有愈演愈烈的模样,石皇轻喝一声,制止着。

        不死山外,陆玄依旧未动,双眸微眯,似是在等待什么。

        在其等待的时候,一道月白色的极光飞速而来,落在他的身旁,正是刚才劝他的女子,慕容云嫦。

        “你不该来这里。”陆玄清冷的说道。

        期间,神色一直平静,就连微眯的双眼,也不曾睁开过。

        慕容云嫦目光柔和,撤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自己的绝色颜容,轻抿嘴唇“我说过,你拦不了我,也无法改变我的想法。”

        闻言,陆玄缓缓睁开双眸,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随后掩饰,道“你与我早已断了关系,又何必为我趟这浑水。”

        慕容云嫦一怔,是啊,自己与他早就没了关系了!

        “当年是我对不起你,所以……”

        “所以你这次来此,就是为了弥补以前对我的愧疚?”陆玄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神色平静的道。

        “身为人皇后裔,我自然也有责任来探明禁区的情况。”慕容云嫦没有接着解释。

        她知晓陆玄的性格,自信且有强烈的自尊心,信奉有我无敌,若是真的这样说,或许他直接会送自己离开。

        “话虽不错,可你一介大圣,还自封了一千年,来此除了送命,还能做什么?”陆玄淡然,对于她的说辞,压根就不信。

        一介大圣,或许能凭借秘法抗衡准帝,可,在这禁区至尊扎堆的地方,又能做的了什么?

        阻拦他们的出世?呵呵,人家一只手指头都能要了她的性命,连自身安危都自顾不暇,还谈什么制止动乱的发生。

        “陆玄,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怨恨,可你阻止不了我为人族付出,哪怕因此奉献生命。”慕容云嫦冷着脸,坚毅的看着陆玄。

        当年有至尊从禁区出世,吞噬一个星球的生机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那时候,是他独自一人,在人族无帝的时候挺身而出,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后面默默担忧。

        如今,或许自己仍然无法阻挡,可,曾经犯下的错,若不做弥补,自己又怎能对得起太阴后人这一个沉重的称号。

        “呵,有这个心是好事,可,若没有与这个心匹配的实力,那就是盲目自大。”陆玄说道,暗地里却一指点向慕容云嫦的后勺处。

        被陆玄突如其来的袭击打得措手不及,慕容云嫦焦急的看着陆玄“陆玄,你,你不能,不能阻拦我……”越说到后面,慕容云嫦的声音就越来越小,到最后,昏沉了过去。

        陆玄搂着慕容云嫦,双眼星辰散去,化作一片柔情,寄出了一把漆黑色的古琴,道“琴灵,把她带回天柱峰吧。”

        说完,随手刻画了一个传送法阵,在琴灵裹挟慕容云嫦进入阵中的那一刻,陆玄轻叹一声,对古琴道“琴灵,若是她醒来之后,我还不能归来,你就告诉她,如果她真的对我感到愧疚,就替我照顾好小囡囡吧。”

        “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做了么?”古琴轻颤,一道灵识没入陆玄脑海。

        陆玄轻微一笑,摆摆手“不死山中,除了不老皇与石皇两人极尽升华对我有点威胁,其余的,不过是乌合之众,不足一惧。”

        “既然你心里有了定义,那我不在阻拦,希望,你能安然无恙的归来吧。”说完,古琴当即裹挟慕容云嫦,踏进了传送阵。

        等传送阵关闭,陆玄转过头看向不死山,淡然道“石皇,不老皇,既然你们来了,为何隐匿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