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长歪了

第十二章 长歪了

        一晃,半年一瞬而逝。

        药园外面的树林里,飘起了阵阵花雨。

        小囡囡挥舞一条粉红色的丝带,在花雨间身如鬼魅,随着她一声轻喝,树林里响起一阵炸裂声,而后,一颗颗林木轰然倒地,溅起漫天烟尘。

        当她落地之时,烟尘逝去,稚嫩的小脸上挂着冰冷,如千年寒冰,冻结一切。

        又似人间帝主,于花海中君临天下,气势摄人,撼动天地风云。

        这正是她初创的一念花开,君临天下。

        待百花落尽,便是我君临天下之日,万物如花逝,年华催人老,勿念,逝忆。

        在施展这一招时,无论对手是何等强大,她都是这人间唯一的帝主,谁人都无法更改,也无法阻止。

        半年来,她虽然没有达到陆玄期冀的三月彼岸,却也在半年内,达到了彼岸,凝结了九朵彼岸花。

        期间除了修炼,就是浏览陆玄的藏经阁,并且把所有书籍,都一一记在心里。

        这也就造成了她知识丰富,加上自身才情,完善了吞天魔功道宫卷以外,还创下了一念花开这种温柔美丽,又霸道无双的术。

        而今,以她的积累,只要一个契机,就能够凝聚道宫,甚至,有可能还会二连跳三连跳。

        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眼浩日,制热的烈阳丝毫融化不了她眼中的寒冰,反倒是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冰冷。

        日上三竿,小囡囡收回目光,淡淡自语“该回去了,要不然师父那老不死的又该亲自来抓了。”

        想到陆玄那和蔼亲善的容颜,小囡囡会心一笑,随之踏空而走。

        半年来,她对任何人都是如同寒冰般冰冷的,可唯独对这个在自己无助的时候收自己为徒的师傅却是始终尊敬着。

        虽然,他有时候真的很讨厌,很讨厌,让自己恨不得掏出鞋子,一鞋底子拍他脸上,可是再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师父。

        于是,这也就造成了,外人哪怕是乾坤圣地中任何一个人要是敢说陆玄一句坏话,就直接打上门去。

        当然,对于年老的上一代,她都是直接用身份来压,对于与自己同样的年轻一代,不好意思,直接踹门,打了再说。

        所以,在整个乾坤圣地乃至整个南岭,都知道惹谁都能惹,就是不能惹乾坤圣地的老祖与其弟子。

        不然上一代的有陆玄亲自来教育,年轻一代的,哪怕你是四极境界,也会被小囡囡教育的服服帖帖。

        因此,在整个南岭,流传着一大一小两魔头的传说,而在一传十十传百之下,在一些不知道真实的人耳朵里,更是达到了能止小儿啼哭的地步。

        回到家,小囡囡一脚踹开门,大声叫喊着“师父,你最最可爱的徒弟回来了,你饭做好了没!”

        好吧,如今这样子,陆玄好像把小囡囡给养歪了。

        房间里,原本在拿着一本书翻看着的陆玄听到踹门声,无奈的摇摇头,轻叹一声后,把书放下,来到客厅。

        见小囡囡犹如一个女霸王般的坐在桌前,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陆玄无奈的说着“早就做好了。”

        随即,看了看上下摇摆的门,小心翼翼的看着小囡囡,问“囡囡,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以后你回来别踹门了行不?要不然再这样下去,山上的木材都被你踹光了。”

        小囡囡无所谓的撇撇嘴“安啦安啦,我这不是带着木材回来了么,就等着师父您老动手修理一番了。”

        说完,直接从苦海里取出一块几乎要三人合抱的木头,直直的摆放在陆玄的面前。

        见状,陆玄不免扶着额头,暗想着,自己该不会把小囡囡养歪了吧?要不然半年前那个乖巧的小囡囡怎么会变得这副模样?

        好吧,确实是他把小囡囡给养的长歪了,要不是他对小囡囡太过溺爱,或许小囡囡依旧会是以前那样乖巧,也不会弄成现在成了南岭鼎鼎有名的幽冥双煞,更不会在圣地闹的人见人退的地步。

        最终,陆玄还是没有把心中的气结表露出来,露出一个十分勉强,看上去跟吃了翔一样的笑容“行,待会师父就去把门做了,现在呢,吃饭。”

        说罢,一挥手,内天地里飞出两只大腿粗壮的兽腿,外加几道青菜,好吧,青菜都是灵参什么的珍贵宝药,鬼知道他是哪来的那么多药。

        这些菜,要是让外人见了,早就巴不得三下五除二的吃进肚子里,炼化药力。

        可是小囡囡却一脸嫌弃的撇撇手“师父,怎么又是这几样?就不能换点新鲜的么?老是吃这个,囡囡都腻歪了。”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每天每一餐陆玄都是这个标配,要是刚开始还好,可一连吃上个半年,谁都受不了。

        这会,陆玄哭丧着脸,叹了一声,道“囡囡啊,师父的这点家底都拿来给你修炼用了,现在就连一块源都拿不出来,哪里还有闲钱买其余的菜啊。”

        说着,眼睛咕噜咕噜的转了转,继续道“要不然你把你这半年来他们孝敬你的钱财都拿出来,为师明天下山采办物资,你看咋样?”

        “不咋样。”小囡囡白了一眼,随后,直接抓起一只兽腿啃了起来。

        开玩笑,这半年来我才存了多少,总共不够十万斤源,这可是留给师傅您以后娶媳妇用的,怎么可能交给你采办物资?

        而且,你确定你会采办物资?而不是拿钱去换酒喝?

        见状,陆玄无奈的叹了叹,看来这小丫头不好忽悠啊。

        同时,心里也在想着,以前多乖的一个人啊,怎么现在变得这样抠门了呢?

        却也不想想,五个月前小囡囡领了应有的资源时,是谁哭诉着说要为徒弟好,要去买好吃的,结果他倒好,自己买了几十坛酒回来。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小囡囡在这件事情上,就再也没相信过陆玄。

        吃了饭,陆玄把小囡囡带回来的木材做成了双开门并且装上,取代了被小囡囡踹坏的门。

        之后,师徒二人来到药园里,陆玄设下一个禁制,把他们二人包裹其中。

        “小囡囡,师父呢,为了考校你的修为,特地为你准备了很多很好玩的东西哦!”说完,禁制里空间一阵变化。

        小囡囡和陆玄两人来到一处荒山绝岭之中,草木枯黄,整座荒山,透露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息。

        随后,在陆玄大手一挥下,一队身着血红色铠甲的军队出现在荒山之中,马蹄声阵阵,厮杀怒吼不休。

        陆玄道“囡囡,以你此刻彼岸圆满的实力,只要稳着点,通过这一轮历练还是很容易的。”

        小囡囡淡淡的看了眼陆玄,眼角勾勒出一抹不屑的笑“师父,您且在这里稍等,徒儿去去便回。”

        说着,九朵艳红色的彼岸花浮现在头顶,一个异像显现,正是那恍若仙王一般的异像。

        随即,小囡囡身若游龙,伴随着一阵花雨,冲向那厮杀传来之地。

        看着小囡囡的背影,陆玄嘴角微微扬起“小囡囡啊,这可不是师父算计你,而是你的心性太过急躁了,所以啊,劳烦你吃些苦头,长进一些吧。”

        说完,陆玄身影渐渐淡去,位列虚空中,显化出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个果盘,有西瓜,有瓜子,有香蕉,也有美酒,这是妥妥的打算当吃瓜群众的节奏啊。

        只是,不知道要是被小囡囡知道这件事,会不会直接把他们的家给拆咯?然后狠狠地把他的药园的药草都给拔了?

        当然,对于陆玄吃瓜群众的行为,小囡囡是不知道的,她现在,正神色凝重的,看着面前的上千人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