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无二圣皇在线阅读 - 第11章 毕业典礼

第11章 毕业典礼

        苍羽看见自己的至交好友,话痨一般的路飞英在喋喋不休的抱怨,无语道:“你这话痨病,看来是治不好。今天什么日子,大惊小怪?”

        路飞英居住的地方,距离苍羽所居住的小院不是很远,所以从小时候,路飞英跟苍羽就成为玩伴。

        而路飞英,只有苍羽这么一个玩伴。

        同样,苍羽也只有路飞英一个小伙伴。

        “今天可是我们高等学府举行毕业典礼的日子,你该不会睡觉,都忘了吧?”

        路飞英无比诧异看了苍羽一眼,他怎么感觉,才一夜不见,苍羽有了一个很大变化。

        “啊?”苍羽这才想起来,今天的确是他们所在的中等学府举行毕业典礼的日子,而今天过后,他们就要即将迎来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试。

        大汉皇朝,科举。

        作为人族的皇朝之一,大汉皇朝对于教育,那自然是非常重视。

        三十岁入幼儿园、六十岁上初等教育学府、一百二十岁上中等教育学府、一百五十岁上高等教育学府,一百八十年成年,高等教育学府毕业。

        然后,就要经历科举,科举分为文科和武科。

        “快走吧,要是迟到了,老师们肯定看你会更加不爽!”路飞英几乎是拖着苍羽,一起来到距离他们家很近的长安第九高等学府。

        “区区不过一个毕业典礼而已,去不去都无所谓。”苍羽完全抱着无所谓态度,因为他在这个长安第九高等学府入读三十年,所感受皆是人情冷冰,却很少感受人情暖和。

        这一切,都自然是因为他一直表露的修为,第一境‘气海’。

        从幼儿园到高等学府,整整一百五十年的时光,在苍羽历代老师的眼中,苍羽就一直止步第一境‘气海’。

        而且如今可以说是长安第九高等学府之耻,甚至有些老师暗中扬言,苍羽此生,一直都只能止步第一境。

        再加上苍羽很少去学府,大多数时间他都是跟在老爹身旁,听老爹的教导。

        长安城这座小院,是老爹留给他的,但之前他在小院居住的时间,也非常少。

        所以,他不像是路飞英,那么热切。

        但胳膊拗不过大腿,路飞英几乎是拖着他,一路狂奔,来到第九高等学府,此时此刻,毕业典礼已经开始。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苍羽和路飞英就只能站在人群后排。

        苍羽听着台上府长滔滔不绝的讲话,百无聊赖,于是自他的储物戒里面,拿出一本书籍,开始阅读。

        毕业典礼流程非常繁琐,府长讲完话,还邀请主管教育的官员、优秀学生代表、优秀学生家长、优秀老师等纷纷发言。

        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这样浪费。

        毕业典礼结束之后,苍羽所在班级的老师,找到苍羽。

        “苍羽,你是真的打定主意,要报文科?”

        苍羽的老师宋波涛看着苍羽,面露一丝愤怒。

        苍羽收起书,抬头笑道:“宋老师,我区区一个‘气海境’武者,不报文科报什么?难道报武科?您觉得,我有希望考上‘太学’吗?”

        宋波涛沉声道:“太学是我大汉皇朝最好的大学,那自然是很难。可长安皇城,有其他许多所大学可以够你深造。你现在就报文科,那你准备直接考取官吏身份?”

        苍羽笑道:“宋老师,我如今都成年了。有资格直接报考皇朝吏员,那要万一成绩好,还能被授官。再不济,那也就只能走内政、后勤这些部门,成为文官。”

        宋波涛却并不看好苍羽报考文科,在他眼中,苍羽就是文不成,武不就。

        如若不是当年欠下苍羽父亲很大一笔人情,他是不怎么想管苍羽的事情。

        “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也就不劝说你了!”宋波涛觉得他只是尽一下老师的责任,苍羽的路,需要他自己走。

        总算是摆脱老师,苍羽就想离开。

        在高等学府这三十年,他总共加起来呆的时间还不超过一个月,跟其他同学,那自然是毫无感情可言。

        而小伙伴路飞英,也都不跟苍羽一班。

        相比苍羽这个鱼腩,路飞英可是第九高等学府赫赫有名的天才。

        当然,天才都无所谓,最关键是路飞英的命格。

        苍羽记得很清楚,老爹对他说过,路飞英的命格,竟然是传说之中的天煞孤星。

        所以,路飞英从小就是孤儿,这么多年活得也很艰难,但他的武学天赋,却逐渐显露。

        苍羽一个人,准备回家。

        可等苍羽刚刚走出第九高等学府,有两个身穿黑衣的奴仆,直接拦住苍羽。

        “苍羽少爷,我家少主有请!”

        苍羽顿时看向停在不远处的一架大马车,嘴角缓缓浮现一抹冷笑。

        “你家主人是谁?如若要请我,那就让他亲自来请。尔等区区奴仆,敢拦我?”

        苍羽虽然表面上是‘气海境’武者,但实际上,他的战力,远远超过他的修为等级。

        见到苍羽如此不识相,这两个恶仆的脸色,马上就变化。

        他们准备强行动手,但是马车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声。

        然后,从马车上,走出一个看起来病弱青年男子。

        苍羽看了一眼这病弱男子,没有印象,不认识他。

        “苍少果然不是一般人物!”病弱男子走到苍羽面前,表情平淡说道。

        可苍羽,却很明显从他眼中,感受到了一丝杀意。

        这杀意毫不加以掩饰。

        苍羽冷冽一笑:“我自问从未跟你打过交道,可你对我却露出赤果果的杀意。这倒是,真的很有趣。”

        “你是第一次见我,我也是第一次见你。但我们之间,却有着血海深仇。你身上有我司马家族的‘追魂血咒’,如若我没有猜错的话,我那可怜的父亲,就是为你所杀。不然的话,你的身上,又怎么可能种有我司马家秘传的血咒之术!”

        病弱男子语气依然很平淡,但那杀意凛冽,似乎下一瞬间就要暴起出手。

        苍羽很认真,很仔细回想一遍,但都还是没有想起来。

        “那我请问一下,阁下家父是谁?”苍羽一本正经问道。

        看见苍羽竟然是这种态度,在这一瞬间,病弱男子眼睛微眯,他跟苍羽周围的力场,在这一瞬间化作杀戮力场。

        苍羽冷厉一笑,他知道,这病弱男子不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在这高等学府门口动手。

        然后直接转身,扬长而去。

        苍羽毫不在乎,因为在这世上,能够被他在乎的人,很少。

        而苍羽和这病弱男子都不知道,他们的见面,全程都被目睹。

        很快,大汉皇宫之内。

        正在批阅奏章,继位不就的大汉少年天子,抬起头来。

        大汉少年汉子身穿皇袍,在认真努力处理政事堂递交上来的奏折。

        见天子抬头,绣衣卫统领王彪立马单膝跪下,沉声禀道:“启禀陛下,方才守卫在苍少旁边的绣衣使者汇报,司马家当代智囊司马元亮找上苍少,欲要报仇!”

        此话落下,少年天子的眼中,顿时闪过一道杀机。

        “朕如若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司马元亮的父亲,参与谋反,在朕登基后依然不悔,最终送入黑狱。”少年天子沉声道。

        “陛下,司马元亮的父亲,应该是在黑狱内,为苍少所杀。但他临死前,恐怕种下‘追魂血咒’,今天苍少去参加毕业典礼,司马元亮的妹妹也在第九高等学府,应该是司马元亮感应到了苍少身上的追魂血咒。”绣衣卫统领王彪沉声道。

        “密切监视司马家族,如若他们胆敢有任何异动,直接拿下。看来朕之前还只是仁慈,才只是区区拿下主谋,没有灭他满门九族,他以为,朕是摆设吗?”少年天子冷冷道。

        “微臣遵命!”王彪沉声道。

        只有是少年天子心腹近臣的王彪才知道,当今天子的师尊,也是将他扶上大汉天子宝座的,就是苍羽之父,主管大汉皇朝黑狱的苍梧!

        只不过,这秘密,很少人知晓。

        数十年前,当今天子异军突起,以超出大多人想象成功登上天子宝座,在这背后,那是刀光剑影,那是血流成河。

        而如今,黑狱消失不见,听闻被十强种族派出王者乃至大帝前来攻伐。

        天子的师尊,帝师苍梧恐怕是凶多吉少。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当今天子,那他自然要保护好自己师尊的儿子。

        毕竟,这可是在大汉皇城长安里面。

        当然,这一切,苍羽未必知晓。

        所以,他依然没心没肺,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距离他家不远处的一处酒楼。

        长安城,乃是大汉皇朝,居住的武者,何止万亿。

        各种时空交汇,这里的美食、美酒,让苍羽流连忘返。

        从小在苍梧的刻意培养之下,苍羽就喜欢吃美食,喝美酒。

        虽然大多数时间,苍羽都在练武、都在学习,但一有空的话,苍梧就给带好吃的,好喝的。

        如今,父亲死了,生活还得继续过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苍羽是很想大醉一场。

        不管他心中怎么幻想,他的老爹,终究是没了。

        那一座监狱,完完全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