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无二圣皇在线阅读 - 第9章 苍天霸体一脉

第9章 苍天霸体一脉

        “妇人之言!”

        苍宏邈怒斥燧微月。

        这是燧微月嫁入苍天霸体一脉,苍宏邈第一次对燧微月发怒。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老夫今天算是领教了!”

        苍宏邈的话,让燧微月是一脸懵。

        但她也不是善茬,哪怕苍宏邈是她公公,可如今苍宏邈竟然这样说她,她马上反唇相讥。

        “你以为我愿意下嫁到苍天霸体一脉?要不是当年,你苍天霸体一脉以万古人情为要挟,迫使燧皇一脉臣服,我是被逼无奈,才下嫁给苍梧!”苍宏邈的话,完全勾起燧微月心中积攒了数百年的怒火。

        听闻此话,苍宏邈冷笑道:“所以,你不是心甘情愿的下嫁,你就一直对苍天霸体一脉、对苍梧怀恨在心?”

        此话一出,燧微月更懵逼。

        “我是心中对苍天霸体一脉、对苍梧有些许怨言,至于这怀恨在心,是你这位作为苍九渊的爷爷,所能说出来的话吗?”

        燧微月此时此刻,简直肺都气炸,在这一瞬间,愤怒至极的她,直接捏碎替死之物。

        下一瞬间,燧微月的父母,也是燧皇一脉当代的家主家母,骤然降临苍天霸体一脉府邸。

        “恩?这是什么情况?微月,你怎么如此轻易就捏碎给你的替死之物?”

        来到此地,燧皇一脉当代家主燧安民是一脸懵逼。

        “外公,外婆,你们来了!”苍九渊则连忙行礼。

        “爹,娘,你们可要给女儿做主。你们的亲家,九渊的爷爷,可是骂女儿最毒妇人心!”

        燧微月承受不住这样的委屈和冤枉,所以,她就直接将她的父母叫来,替她做主。

        此话一出,燧皇一脉当代家主燧安民的脸色,骤然就阴沉下来。

        看向苍天霸体一脉当代家主苍宏邈的目光,就非常不善。

        虽然苍天霸体一脉和燧皇一脉看似结亲联姻,却消耗掉了两脉万古的情谊。

        因为当初苍天霸体一脉,就是用万古的人情和情谊还有恩德,求取燧皇一脉嫡女,让燧微月下嫁给苍天霸体一脉嫡子苍梧。

        也就是苍九渊出生,才让两脉稍稍缓解对立的情绪。

        毕竟,苍九渊是苍天霸体一脉板上定钉的帝子,更得苍天霸体一脉历代六尊霸王战魂附体。

        可以说,苍九渊以后就是苍天霸体一脉,第七代霸王人选。

        正因为如此,燧皇一脉对苍天霸体一脉的怨气,才没有那么大。

        但如今,似乎又起了矛盾。

        “苍宏邈,不管怎么说,你不仅是苍天霸体一脉家主,更是我女儿微月的公公,你这样说微月,不要说我是燧皇一脉家主,任何一位父亲,都不会容忍公公这样诋毁儿媳。更何况,苍梧才刚刚死,怎么,你苍天霸体一脉就开始欺压寡母孤子?”

        燧安民冷冷质问。

        听闻燧安民的质问,苍宏邈不由叹息一声。

        “早在二百年前,我其实就并不同意苍梧的所作所为。你要娶谁,你就光明正大去追求。我苍天霸体一脉,虽然才只是王者世家,但我苍天霸体一脉的嫡子,有资格追求任何世家,包括皇者世家的嫡女。不知,这一点,你燧安民,认可不认可?”苍宏邈淡淡说道。

        他语气平淡,并没有激化矛盾。

        这一点,燧安民倒是认可。

        燧安民毫不犹豫沉声道:“本座认可,你苍天霸体一脉始祖,在太古之初,力战洪荒十强种族的大帝皇者,为我人族多位皇者证道,争取关键时间,使得他们成功证道。而后你苍天霸体一脉在万古岁月,连续出了六尊霸王。虽然受洪荒万族诅咒,苍天霸体一脉难以有人突破至帝境,但在我诸多皇脉眼中,是将你苍天霸体一脉看做是平起平坐。否则的话,当年本座又如何会答应你!”

        燧安民沉声道。

        可随即,燧安民反应过来,讥笑道:“你口口声声说,你心中不同意这场婚事,那特么又是谁,当初厚着脸皮去我燧皇一脉,以苍天霸体一脉对燧皇一脉万古的恩情来要挟本座。本座当初可是跟族老会大闹一场,当初微月心有所属,本座自然不会以所谓的燧皇一脉规矩去要求她,去束缚她。”

        “本座当年在洪荒浴血奋战,所求不是当燧皇一脉家主,本座只是想让女儿过上好日子,最起码不会让她强迫去联姻。可是本座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其他皇脉都不敢开这个口,你苍天霸体一脉倒是从中横插一脚。”

        “本座当时都甚至跟羲皇一脉谈好,就算羲皇一脉要重现出传说之中的混沌体,本座都问过微月,哪怕重演娥皇女英的故事,微月她都同意,本座自然没有任何话说!”

        “而如今你却跟本座说,你并不赞成这场婚事?你苍天霸体一脉,莫非在戏弄本座,戏弄燧皇一脉?”

        燧安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可想而知,在他的心中,从最初他就不同意这门亲事,但最终,这一门亲事可是由燧皇点头认可。

        虽然他能跟族老会扳手腕,可他却无法抗衡燧皇。

        除非,他学苍梧这种,判出苍天霸体一脉。

        可燧安民却知道,只要他胆敢起这样的念头,那他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而到时候,他女儿燧微月,不仅不会得到幸福,甚至就连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任何保障。

        所以,他不敢有这样的念头,他无法对抗燧皇。

        苍宏邈淡淡道:“亲家,这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喊你亲家。今天,我们就要将事情说明白。我苍天霸体一脉,比不上燧皇一脉。不仅是实力和地位,比不上燧皇一脉,我这个家主,在家族里面的分量,还无法跟你在燧皇一脉的分量重。”

        “诚然,我是家主,但在苍天霸体一脉,真正做主,是六尊霸王先祖,不知道这话,亲家你认可不认可?”

        燧安民道:“苍天霸体一脉始祖殒没,那自然是以六尊霸王为尊。这很正常,洪荒万族都知道!”

        苍宏邈继续道:“我也不知道我那个不孝子,到底使了什么手段,既然让六位霸王先祖对他是言听计从。而且我那个不孝子苍梧,最开始是倾心娲皇一脉的希素心。因为希素心乃太阴体,实不相瞒,我那不孝子,虽然出生之际苍天霸体血脉并不是很浓,但后面不知道他使用什么手段方法,他的苍天霸体一脉,最后达到纯血!”

        燧安民这下算是懂了:“所以,苍梧就一心一意想要找一位血脉强大的皇族嫡女,好孕育出更强的下一代?”

        苍宏邈有些激动说道:“不错,其实纯血的苍天霸体,论血脉品阶,已经是帝级血脉,哪怕不能打破诅咒,但资质的话,绝对是帝级巅峰。所以,他就想要打破诅咒,看看能不能生出拥有皇者之姿的下一代!”

        此话一出,燧微月身体在微微颤抖。

        此时此刻的她,终于明白一些事情。

        燧安民也明白一些事情:“所以,当初娲皇一脉的嫡女希素心为了娲皇一脉,为了人族,决定下嫁给风无忌,以求能够生出混沌体。所以,苍梧就改变目标,威胁你,让你来我燧皇一脉求亲,迎娶微月?”

        燧安民直至今日才明白,他的女儿燧微月,仅仅只是苍梧的备选。

        而这一场婚事,从一开始,就带有强烈的目的性。

        “威胁倒是谈不上,你可以用强求这个词!”苍宏邈淡淡道。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女儿?难道九渊,还不够优秀吗?”燧安民冷冷道。

        “九渊自然是很优秀,而且他也得六尊霸王先祖认可。只不过,九渊的资质,却不是皇级!”苍宏邈冷冷道。

        此话一出,燧安民怒不可遏。

        “苍宏邈,你休要胡口乱言。难道纯血苍天霸体和我燧皇一脉嫡女,就一定能够生下有皇者之姿的皇子皇女吗?你看是娲皇一脉和羲皇一脉共同联手生下混沌体的混沌公主殿下风宁萱,所以,你们苍天霸体一脉,就对我女儿微月怀恨在心?让你用如此恶毒的话,来侮辱我的女儿!”

        在这一瞬间,燧安民简直肺都气炸。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女儿燧微月要让他来给她做主。

        苍宏邈微微摇头,“我不知道,这只是那不孝子在渊儿满月酒的时候所说的话,而你不知道,在渊儿满月酒之前,苍梧去参加了混沌公主殿下风宁萱的满月酒。回来之后,那天晚上苍梧心情很失落。他喝了许多酒,肆意狂妄。这些,你都应该有印象!”

        “苍梧对我说过,他说哪怕燧微月给他生了一个帝子,但他知道,燧微月心中还是爱着风无忌。因为,人族的高层,还在等着。如若万一风无忌和希素心生的子嗣不是皇道天骄,那么她燧微月还可以给风无忌生育子嗣。因为苍梧说,燧微月仅仅只是用一半的生命本源去蕴育苍九渊。”

        苍宏邈此话一出,燧安民惊呆了。

        然后,他看向自己的女儿。

        这个时候,燧微月沉默低头,任何话语都说不出来。

        在这一瞬间,燧安民看向他女儿燧微月,眼光带着不敢置信,随后,他的神情,很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