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你们想象中那么强在线阅读 - 第4章 给大佬送礼物!

第4章 给大佬送礼物!

        只看表面,陈牧所写为炼丹。

        与问题偏离太多。

        但若是能细细品读,便会理解内在的真正含理。

        所谓的气,非只是天地间的阴阳之气。所炼的丹,也不在身外,而就是在人身之中。

        天地万物之中,莫不有气。

        人亦不例外。

        血气、脉气、内气、精气、胎气、清气、五谷浊气……

        一味借靠天道外力,难有作为。

        众人神情复杂。

        一个人的修为高低,只凭这短短一语便可探知深浅。

        陈牧此言,可比天道之语。

        若众人先前对陈牧的实力还有一丝丝的猜虑,那此刻便只剩下无尽的崇拜与尊敬了。

        或许这便是大佬吧。

        随便说一句话,就能让人产生明悟大彻。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杠精。

        当即便有人开口道:

        “前辈之言晚辈不敢苟同。道之一途,为天命,为自然。

        人藏于五行之中,纵然唯我之道。

        人无我之相,熙熙嗥嗥无散无乱之机,也应遵循天道法则……”

        “杠精”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听得陈牧直皱眉。

        面色也是愈发凝重。

        待对方说完后,陈牧端起面前的酒杯,轻抿了一口,望着厅外浓郁夜色,似在思索什么。

        此刻他很想大声问一句:这王八蛋到底说了个啥!?

        完全听不懂呀。

        而大厅内的众人却忐忑不安。

        尤其看到陈牧面色阴沉,皆不敢出声,生怕惹得大佬不高兴。

        那位杠精也生出后悔之意。

        怼人一时爽。

        怼完大佬一生毁!

        嘴欠!

        就在王桐山准备说一些缓和气氛的话时,却蓦然响起了陈牧的声音。

        “勿忘勿助,日乾夕惕。

        温养十月,换去后天爻卦,脱去先天法身,

        我命由我不由天!”

        大厅鸦雀无声。

        字字真言仿若凿子一般刻在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振聋发聩!

        尤其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

        短短七个字,便能真切感受到陈牧那油然而生的霸气与孤傲!

        这是丹语,亦是大道之言。

        若先前陈牧表现出来的是修为高深的大能之士,那么现在,在众人眼中,已然与圣人无异!

        即便陈牧并未正面回应对方质疑。

        但这句话,足以回怼世间一切争议,让无数杠精学会闭嘴!

        那臃胖男子站默良久,朝着陈牧深深一拜。

        “多谢前辈解惑。”

        其他人也是纷纷开口称赞。

        陈牧倒是没料到自己一番话语会引起如此大的反应,不禁有些讪然。

        其实这话出自张伯端所著的《悟真篇》。

        身为网络作家的陈牧平日里也抄过不少古人的东西,诗词歌赋就不说了,什么「法华经」、「南华真经」、「黄庭经」……

        写的多了,也就能胡乱诌两句。

        之所以写这些东西,一来是为了装逼需求。二来,便是方便水字数。

        这样读者也不好说什么。

        最多也就调侃两句“大海啊大海,你全是水”云云之类的。

        ……

        时至子时。

        宴会热度降了一些。

        不过大厅内依旧歌舞靡靡,觥筹交错。

        陈牧脸色稍有些泛红。

        虽然那酒并不烈,但被人敬了那么多杯,头脑也多少有些昏沉。

        “前辈,我让下人扶你去休息吧。”

        王桐山察言观色,见陈牧露出了疲惫之态,立即对旁边的侍女递了个眼色,笑着说道。

        旁边两位美貌动人的侍女上前,扶住陈牧手臂。

        陈牧也不推辞。

        毕竟是穿越第一天,确实身心疲惫。

        回到房间。

        两位侍女帮忙伺候洗脸脱衣。

        就在陈牧刚准备入睡时,却看到两位娇俏美丽的侍女开始脱自己的衣裙……

        瞬间,陈牧酒醒了一半。

        什么情况?

        这是准备用美色来腐蚀老干部吗?

        望着女孩白皙如玉的肌肤,陈牧咽了口唾沫,但理智尚在,挥手道:“行了,你们下去吧。”

        两女一怔。

        对视了一眼,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失望之色。

        但陈牧的命令不敢违背。

        两女只好穿上衣物,恭敬的退出了房间,顺手罩灭烛火。

        “最难消受美人恩呐。”

        陈牧松了口气。

        虽说他不介意享受享受美色,但在这个关键期,还是稳重点比较好。

        更何况金手指还未出现。

        即便被人误认为是大佬,原形迟早暴露,到时候若没有自保能力,估计会被打成肉末包子。

        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提升实力。

        ……

        次日。

        晨光微亮。

        蓝幽幽的晨曦搂抱着第一缕朝阳。

        陈牧早早起床。

        依旧是那两名貌美侍女服侍更衣与洗漱。

        洗漱刚结束,王桐山便来了。

        他拿出一个黑色古朴的储物戒,然后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朱红色的长方盒子,递到陈牧面前。

        “王城主,这是……”

        陈牧不解。

        王桐山笑着将朱红色的长方盒子打开。

        里面竟是一柄断剑。

        剑身呈藏青色,带有沉重的岁月感。

        剑柄到断层约莫二尺左右,玄纹环绕,刻着神秘符号,仔细瞧时,这些符号仿佛在蠕动似的。

        剑柄之间,镶嵌着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

        碧如琉璃。

        “前辈,晚辈府中也没什么能让你看的上眼的贵重之礼,唯有这把断剑,我王家珍藏数百年之久。”

        王桐山眼眸复杂,轻抚着剑身。

        似有不舍、留恋。

        “说句不怕前辈您笑话的事,其实这把断剑连我也不清楚究竟有何贵重之处。

        包括我的父辈。

        我们研究了无数遍,却始终无任何收获。

        不过我相信先辈代代留下它,必有它独特的价值,所以我打算将此断剑赠送于前辈。

        为落凤城送上一份情礼。

        也希望我王家能与前辈结个善缘,相信这把断剑,前辈一定有用得着的时候。”

        王桐山双手托起红色木盒。

        神态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