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你们想象中那么强在线阅读 - 第3章 试探!

第3章 试探!

        城主府。

        铺陈华丽又不失清雅的房间内,水雾蒸蒸。

        陈牧沐浴结束。

        在美貌侍女的伺候下,穿上特意为他准备的冰蚕云纹衣袍,感觉浑身舒爽无比。

        而那些侍女们则是个个美眸褶褶。

        目光几乎黏在了陈牧身上。

        换上新衣的陈牧,完美诠释了绝世美男子的真正含义,丰神俊朗、潇洒飘逸,宛若画中神人。

        即便是怪异的短发,也别有一番独特魅力。

        甚至有丫鬟双腿摩挲。

        一双水汪汪的杏眸格外勾人,若非身份悬殊,怕是早就扑上前勾引了。

        ……

        走出房门。

        等待在外面的王桐山等人看到陈牧后,皆是眼前一亮。

        刚刚他们还私下讨论陈牧是普通人的可能性。

        为此争论不休。

        但此刻看到俊逸如仙、气质飘然的陈牧,心底的那一点怀疑瞬间烟消云散。

        再无半分质疑。

        有些人,只看一眼便知其成色如何。

        容貌是天生的,气质是后养的。

        若没有显赫的族世、高深的修为与倨傲在上的身份加持,是很难蕴育出这般高贵无二的气质。

        王桐山等人见识再短,也明白眼前这位男子绝非普通高人。

        那十万妖兽不是此人所杀,又是谁呢?

        “前辈。”

        王桐山连忙上前,语态恭敬无比,“晚辈已经让下人准备了盛宴,请前辈务必赏光。”

        “客气了,客气了……”

        陈牧有些不好意思。

        其实来的路上他几番跟对方说明,自己并非是什么高手。

        但这些人压根就不听。

        一个个脑子进水了似的,化身为舔狗,左一个‘前辈’,右一个‘前辈’的叫。

        搞得最后陈牧也懒得解释了。

        反正是你们看错人了,到时候暴露出真实面目,看你们如何尴尬收场。

        来到宴会大厅。

        陈牧自然被请到了主位。

        被一双双崇拜、炽热、审视的目光注视着,陈牧也是颇不适应,感觉浑身针刺扎起。

        不过时间久了,他也就习惯了。

        神态从容。

        要知道当年经济窘迫的他,在陌生人的婚宴丧席上干过不少混吃骗喝的勾当。

        还闹过新娘洞房……

        这便是脸皮厚、心理素质好的表现。

        “前辈能屈尊来鄙人府上,乃是晚辈的荣幸。”

        王桐山举起酒杯,感慨道,“今日若没有前辈相救,我落凤城上上下下三万百姓恐怕早就成妖兽腹餐了。

        此番大恩大德,晚辈铭记于心,无以为报!

        将来前辈若有任何难处,需要之时尽管吩咐,晚辈便是舍上性命,也会报答前辈恩情!”

        其他人也纷纷感慨。

        原以为今日乃是落凤城的末日,不曾想上天降下神人帮助他们渡过劫难。

        此乃天意啊。

        在场众人内心对陈牧充满了感激。

        面对城主的热情感谢,陈牧无奈:“我说过了,那些妖兽真不是我杀的。”

        “明白,晚辈都明白。”

        王桐山露出一副‘我懂’的表情,“总之,如此大恩情我落凤城上下不会忘记,前辈,我敬你一杯。”

        陈牧苦笑一声,端起酒杯。

        醇酒极香。

        滑入喉咙蒸散开来,一路从口腔淌至腹内,所经之处如涓流回暖一般,说不出的畅快。

        此酒名为‘天醇仙’。

        有润养筋脉,洗涤腑脏杂质,凝化道台之功效。

        由千年雪山鼏泉之水作为底引,配方六百三十二株温性药草,酿至十一年,藏于极阴地窖。

        王桐山珍藏了二十多年。

        只有一坛。

        今日也是特意取出,专门留给陈牧享用,此番殷勤不可谓不诚心,足见尊敬。

        其他一些有地位的人,也纷纷上前敬酒。

        无非是想在陈牧面前留下点印象,说不定往后会有机缘降临。

        “晚辈斗胆想请教一个问题,还望前辈解惑。”

        在诸位修士推杯换盏之时,蓦然有一道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大厅内陡然一静。

        众人表情怪异。

        发问的是一位身材臃胖的男子,四十左右,此时神情怯然,显然内心是十分紧张的。

        王桐山眼眸一闪,低着头没有吭声。

        其他人也都看向陈牧。

        意味深长。

        虽说在场之人都确信陈牧乃是修为高深的大佬,但终归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疑虑。

        更想亲眼见识陈牧的真正实力。

        当然,比武是不可能的。

        太不尊重人。

        所以唯有在修行一事上进行请教,从而掂量出这位前辈的真正实力。

        臃胖男子突然提问,其实也是众人早有计划。

        玩了个小心机。

        “请教?”

        陈牧一怔,问道,“请教什么?”

        男子言语恭敬:“晚辈已在结丹期滞停了四年之久,始终无法更近一步,虽体脉淬新,却无效果。

        灵气吐纳也是正常,却总觉有一山隔在丹田输口,不得调和。

        所以想请教前辈,可否给一条明路。”

        说完,男子俯身而拜。

        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便是那些常年浸淫修行学术的大佬们也能给出理想答案。

        毕竟每个人的体质天赋有异。

        有些人甚至十几年卡在筑基期而无法前进。

        在场之人全都看着陈牧。

        期待着他的解惑。

        陈牧也是发懵的厉害。

        老子一个普通人,你问我修行的问题,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

        当然,陈牧也不是傻子。

        看到一些人的神情,心下明白了什么。

        本想直接回答‘不知道’,但或许是酒喝的太多,一时脑热,莫名有了一丝装逼的冲动。

        于是挥手道:“拿笔来!”

        王桐山一愣,连忙示意侍女拿来纸笔。

        众人精神振奋。

        翘首而望。

        陈牧也不罗嗦,卷起袖管,持笔“唰唰”写了四行字。

        “好了。”

        侍女忙上前举起宣纸。

        王桐山看到的第一眼时,暗赞一声“好字”,随后才细细品读起来。

        有人已经念出:

        【咽津纳气是人行,有物方能造化生。鼎内若无真种子,犹将水火煮空铛!】

        大厅内一片安静。

        所有人的目光,牢牢锁着侍女手中的宣纸。

        如定格了一般。

        他们的表情也从最开始的疑惑、到迷茫、到惊讶,到明悟,到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