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你们想象中那么强在线阅读 - 第16章 人狠话不多!

第16章 人狠话不多!

        离开徐府后,陈牧直奔平安赌坊,将所欠债务尽数结清。

        同时,还将之前所逾期的税金一并缴纳。

        这里的‘税金’,指的是自皇朝颁布新法令后,中州各大门派需交纳给神司衙一定的税费。

        不交便是触犯律法,而遭到制裁。

        对于一个修仙世界来说,这听起来未免太过玄乎,但在那位女皇的绝对统治下,没什么是奇怪的。

        甚至曾经女皇还出台过一项律法,要求各宗门削减弟子人数。

        但最终因为众门派抗拒太大,被搁浅了下来。

        “陈牧,你好厉害啊。”

        从出了徐府,沐瑶对陈牧的称赞便没有停止过,一双水晶似的大眼睛里满是崇拜的小星星。

        少女的行为举止,也是愈发亲密起来。

        乍一看,如一对完美的恋人,让旁人羡慕不已。

        但陈牧却颇有些头疼。

        一方面,他是很感激这个女孩,对方确实尽心尽力帮了他不少忙。但另一方面,又有些抗拒对方的热情。

        这丫头太过天真烂漫,一旦投入感情,绝对粘的厉害。

        更何况,陈牧也不想跟神司衙打交道。

        在记忆中,这个世界的神司衙有点类似于前世历史中的锦衣卫,虽然权力分配不同,但性质类似。

        再加上外界的风言评语,很难对其有好感。

        总之在各方面的顾虑下,现在的他完全没有那种儿女情感的心思,只想做个安静的单身狗。

        “陈牧,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

        沐瑶问道。

        陈牧耸了耸肩:“当然是回家了,这次能化解门派劫难,也多亏了沐姑娘出力帮忙,以后有机会定会重礼相谢。”

        “我也没出什么力啊,都是你自己争取的。”

        少女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犹豫了一下,沐瑶忽然说道:“陈牧,要不我也加入你们门派吧。”

        “别!”

        陈牧连忙拒绝,“你好歹也是神司衙的千金大小姐,怎么可以随便加入一个末流小门派呢,更何况令尊大人也不会同意的。”

        沐瑶撅起粉唇:“千金大小姐怎么了,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不过听到陈牧的最后一句话,少女恢复了理智。

        的确,爹爹是不会同意她随随便便加入一个门派的,除非神秀门是中州顶尖宗门。

        “真烦!”

        沐瑶踢开脚下的石子,闷闷不乐。

        陈牧微微一笑:“总之还是很感谢你的,另外时候也不早了,沐姑娘还是赶紧回去吧,免得被家人担心。”

        “没事的,我一会儿就回去。”

        沐瑶显然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两人时光。

        陈牧无奈苦笑。

        看来一时半会儿想要摆脱这丫头,是不可能了。

        “咦?那个女人好漂亮。”

        沐瑶忽然发出惊叹声。

        陈牧顺着女孩的目光看去,发现不远处站着一男一女,正在一座买首饰的小摊前说着什么。

        男子相貌堂正,身形修长。

        女人二十岁左右,穿着一袭浅蓝色长裙,容貌清冷出众,远远望去如一株青莲,尤为动人。

        看到这两人,陈牧先是一愣,随即恍然。

        原来是他们。

        在记忆深处,陈牧想起这女人叫朱倩雨,曾是他的师姐。

        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年幼时一起进入神秀门修行,之后关系亲密,是门内公认的一对眷侣。

        但自从神秀门没落后,朱倩雨便离开了,加入了沧溟派。

        两人关系也就断绝。

        说实话,陈牧并不怨她,毕竟人往高处走,在当时那个环境下,留在神秀门确实没有任何前途可言。

        修者要确保资源丰厚,方可修行。

        朱倩雨天赋过人,若是留在神秀门也是白白浪费,追求自己的大道本就是人之常情。

        更何况,当时她也极力劝说陈牧离开。

        可惜那时陈牧是个榆木疙瘩,非要死守在神秀门共存亡,导致两人理念不合,最终分手。

        谁也没有错,只能怪造化弄人。

        至于朱倩雨身边的那个男人,陈牧同样也认识。

        他叫李鹤仇,乃是沧溟派大弟子。

        当时这家伙为了追求朱倩雨,也是几次前来神秀门骚扰,更是暗中给陈牧使了不少绊子。

        甚至前些天那些山贼索要保护费,也是他指使的。

        这种小肚鸡肠,缺心眼,脑门上明显贴有‘反派’标签的人,陈牧是真没有好感可言。

        如果见了,铁定上前暴揍一顿。

        当然,陈牧也是这么做的。

        于是他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同时取出一道黑色灵符,大步走到李鹤仇的身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nmsl!”

        后者还没反应过来,眼前黑影袭来。

        按理说,以他金丹期的修为不至于这么反应迟钝,但不知为何,身子却莫名好像麻木了一下。

        就这刹那间的迟疑,鼻梁瞬间传来一阵剧痛。

        鲜血横流!

        整个人踉跄朝后退去。

        陈牧揪住对方的头发,用力在对方脑门上砸了数下,打的对方瘫软在地,处于半昏迷状态,才摆手。

        当真是社会我陈哥,人狠话不多。

        朱倩雨目瞪口呆。

        沐瑶也傻站在一旁,愣愣看着这一幕。

        “好久不见。”

        陈牧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冲着朱倩雨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带着沐瑶离开了。

        自始至终,都似乎在上演一幕诡异剧本。

        ……

        两人穿过小巷。

        陈牧停在一处小溪边重新洗了洗手。

        沐瑶望着对方冷峻的面容,怯怯开口:“陈大哥,刚才……你……”

        “一个仇人而已,没事。”

        陈牧轻描淡写。

        沐瑶蹲下身子,拿出自己身上随带的芳香手帕,轻轻擦去对方溅在脸上的血液,目光复杂。

        “吓到你了?”

        陈牧笑着问道。

        少女摇了摇螓首,轻咬唇瓣,片刻后忽然说道:“陈牧,我喜欢你。”

        “滚!”

        男人只用一个字回应。

        沐瑶凤目一瞪,刚要说什么,却听陈牧说道:“沐姑娘,你还小,甚至都未成年呢,还是好好待在家里吧,花痴不代表爱情。”

        “可是我——”

        “回家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陈牧起身说道。

        “我偏不!”

        沐瑶倔性子上来了。

        然而天不遂她愿,就在两人谈话之际,一队护卫匆匆而来,出现在了沐瑶的面前。

        “大小姐!”

        领头的护卫队长看到沐瑶后松了口气,半跪在地上,“卑职未能尽早接大小姐回府,罪该万死,还望大小姐恕罪。”

        沐瑶哀嚎一声,素手捂着额头:“你们来干什么啊,一个个跟狗皮膏药似的。”

        看到家里护卫出现,沐瑶便知道自己的幸福时刻结束了。

        没有人敢违背老爹的命令。

        尤其是她。

        护卫队长道:“大小姐,家主也是前不久才得知黄公子将你留在了天女峰,所以派属下即刻前来保护。”

        “滚开,我不需要你们保护!”

        沐瑶生气道。

        刚一扭头,发现陈牧不知什么时候溜没影了,气的她跺了跺玉足,“混蛋,就这么讨厌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