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真没你们想象中那么强在线阅读 - 第13章 暴躁将军!

第13章 暴躁将军!

        离开城主府后,陈牧和沐瑶走在街道上一路沉默。

        女孩偷偷瞄着身边的男人,几番想要开口,但话语溜到嘴边又憋了回去。

        终于走到一处茶馆时,沐瑶忍不住开口问道:“陈牧,你真的有办法帮自己和神秀门度过难关吗?”

        “没有。”

        陈牧很干脆的摇头。

        没有?

        少女愣住了。

        陈牧耸了耸肩:“有问题?”

        沐瑶不解:“既然没有,为什么不接受杜城主的帮助呢,今天可是最后一天期限了。”

        陈牧敲了下少女的脑袋,没好气的说道:“你也确实傻的厉害,她明显在利用你,这看不出来?”

        沐瑶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少女心思还是敏锐的。

        只是毕竟平日里被困在家里不能出去,对于外界的险恶程度认知严重不足,容易被骗也是难免。

        当然,她也意识到杜禅玉不怀好意。

        陈牧说道:“虽然我不知道那幅‘烟云凤栖图’有多宝贝,但既然她开口哄你去偷,说明这东西很特别,你爹知道后定会惩罚你的。”

        “所以你就拒绝她了?”

        沐瑶唇角微翘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笑容甜美可人,“陈牧,你是个好人。”

        “谢谢,我喜欢听到这句话。”

        听到自己被发‘好人卡’,陈牧也是乐于接受。

        沐瑶又蹙起柳眉:“可是你为了我拒绝杜禅玉的帮助,该怎么还债呢,要不就让门派解散了吧,至少你不用担责。”

        “车到山前必有路。”

        陈牧想了想,忽然问道,“刚才杜皮言进来时,好像说什么徐将军的儿子被妖兽袭击,你知道这个徐将军吗?”

        沐瑶一怔,轻点螓首:“知道啊,他以前是黑甲军第三独立军的将军,叫徐龙城。”

        黑甲军?

        陈牧吓了一跳。

        据记忆中所知,这黑甲军相当于女皇的亲卫军。

        能当将军,说明实力颇为强悍!

        沐瑶脆声说道:“只是后来因为得罪女皇而被撤职,现在回到了老家落凤城静养,即便如此,威望也是颇高。”

        “那他有钱吗?”

        “肯定有啊。”

        沐瑶点头,随即目光怪异的看着陈牧,“你该不会打算跟徐将军借钱吧,我劝你打消这心思,徐将军这人的脾气可不好,惹恼了他没好果子吃的。”

        陈牧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老天爷还是挺眷顾我的。”

        “怎么了?”

        少女疑惑的看着对方。

        陈牧道:“刚才杜皮言说陈将军的儿子被妖兽袭击,导致道台受损,修为全毁,所以……这是好事啊。”

        沐瑶:“……”

        疯了。

        这家伙疯了。

        都敢公然对徐将军的儿子幸灾乐祸了。

        “走,带我去徐将军家!”

        陈牧当机立断,对沐瑶说道。

        ……

        徐府。

        平日里热闹的府院,此时异常的压抑。

        下人们小心翼翼的穿过走廊,时不时朝着内院正中的房间投去目光,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在路过家主徐龙城时,更是噤若寒蝉。

        生怕触了对方霉头而遭殃。

        屋子里。

        素有落凤第一神医美称的蒋行一,眉头紧锁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望着床榻上的年轻男子,表情黯淡。

        “蒋神医,如何?”

        面容粗犷,身材魁梧的徐龙城急忙问道。

        蒋行一叹了口气,拱手道:“徐将军,真的没办法了,虽然命是保住了,但是令公子的道台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修复,所以……”

        “将军!”

        一旁手下看到徐龙城身子晃了晃,连忙上前扶住。

        徐龙城推开手下,走到床榻前,望着面色惨白如纸的儿子,一双拳头捏的咯嘣嘣响。

        道台毁坏!

        意味着,以后再也无法修行。

        这对一个对儿子给予厚望的父亲来说,打击无疑于晴天霹雳。

        “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徐龙城声音沙哑。

        虽不忍心打碎对方的希望,但蒋行一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将军其实比老夫更清楚。”

        徐龙城痛苦的闭上眼睛。

        此刻的他仿佛苍老了十岁,平日里那个精神矍铄的老者只剩下悲痛和落寞。

        “爹,没事的,或许这就是命吧。”

        躺在床榻上的徐四海尽管内心也难过,但还是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安慰着父亲。

        “老夫不信命!”

        徐龙城握住儿子的手,沉声说道:“四海你放心,爹便是寻遍整个玄天大陆,也一定会治好你!”

        身后的蒋行一暗叹了口气。

        道台与丹田乃是修行之根本,缺一不可,无论哪一个损坏,都无法继续修行。

        这是修行界万古不变的结论!

        无人能逆天改命!

        “老爷,门外有神司衙的大小姐沐瑶姑娘求见。”

        就在这时,下人忽然禀报。

        “不见!”徐龙城喝道,“没看到老夫烦着吗?什么人都不见,让他们滚!”

        “可是……”

        那下人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说道,“她说是与少爷有关的,情况很紧急。”

        少爷?

        徐龙城皱了皱眉,本想拒绝,但想了想,还是道:“让她进来吧。”

        “是。”

        下人松了口气,匆匆离去。

        很快,沐瑶和陈牧二人来到了房间。

        “沐瑶见过徐将军。”

        见到徐龙城本人,沐瑶心里还是有些怯怯的,尤其对方现在处于儿子被废的悲愤状态。

        陈牧拱手:“神秀门掌门陈牧见过徐将军。”

        徐龙城也不废话,开口道:“沐大小姐,来老夫这里究竟作为何事,如果是跟你父亲有关的,就不必说了,你们走吧。”

        对于陈牧,他压根就不搭理。

        沐瑶心中忐忑,用手臂轻轻推了下陈牧。

        陈牧目光看向病榻上的徐四海,朗声道:“徐将军,听说令公子外出狩猎时被妖兽所伤,导致道台受损,是不是真的?”

        徐龙城眼眸瞪起:“关你屁事,你们消息倒还是挺灵通的,没少监视徐府吧。”

        徐龙城此话并非故意怼人。

        因为他的身份特殊,落凤城内城主和神司衙都对他格外关注,想拉入自己阵营,所以才有这话。

        沐瑶俏脸一变:“徐将军,我——”

        “好了,没必要跟老夫玩心眼,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徐龙城摆手。

        沐瑶委屈的嘟起小嘴,美眸看向陈牧,没有说话。

        陈牧也是见识到了老爷子的暴脾气,索性直接开门见山:“徐将军,我有办法让令郎继续修行!”

        此话一出,满堂皆静。

        徐龙城眯起眼睛。

        盯了陈牧半响,突然挥手:“来人,把这小子拉出去给老子剁了!把中间那玩意也一并剁碎拿去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