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当兽医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忽悠大法

第十五章 忽悠大法

        鱼自来是一路走一路马屁不断,拍得哈大哥几个差点尾巴漏出来,然后玩命摇,直接成为螺旋桨带他们起飞。

        哈大兄弟几个看鱼自来是越发顺眼了,荣盛街要是多几个鱼自来这样的家伙那自己的生活该多美好啊?但可惜的是荣盛街就鱼自来这一个,其他人非但不会这么跟他们好好说话,反而轻则上去就骂,重则就打他们狗头了。

        由此可见哈大兄弟七个人在荣盛街的日子过得也很是不如意,经常保护费没收到,差点狗头被人家锤爆了。

        就这样鱼自来带着哈大兄弟七个非主流二哈到了牛帮所在的仓库外边,一到这被鱼自来一通马屁拍得都快起飞的哈大兄弟七个才终于有所警醒。

        哈大看看不远处的仓库大门,脸上有些惧怕之色,他咽下去一口口水道:“兄弟,欠你钱的人不会在这吧?”

        显然哈大是知道这地方是牛帮跟马帮的地盘,虽然心里很是鄙夷这群只会干苦力没有任何审美观的傻吊牛马,但却真怕这群一言不合就锤他们狗头的糙汉子,没办法,战斗力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鱼自来乖巧的点下头道:“是啊,欠我钱的就是牛帮的老大牛大。”

        哈大一听这话就感觉尾巴被人踩了,猛然蹦起来惊呼道:“谁?牛老大?”

        鱼自来满脸呆萌之色的点下头道:“对啊,就是他,咋了大哥?”

        哈大此时已经怂了,在不复刚才地球都是他罩的嚣张德行,吵架二哈就没输过,但要是动手……这群哈奇士就特么的没赢过,除非对方是老弱病残。

        哈大拽着鱼自来就要走,嘴中道:“这钱要不得,要不得。”

        鱼自来都把这群傻吊二哈忽悠到这来了,怎么能让他走,赶紧拽住哈大停住脚步道:“大哥怎么要不得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不对?”

        哈大抓抓自己非主流造型的脑袋点下头,鱼自来这话说得好像挺有道理的。

        鱼自来笑嘻嘻的道:“大哥咱们来是要账来的,不是来闹事打架来的,你说对不对?”

        哈大皱着眉头又点下头,事确实是这么个事,但感觉那里有些不对劲啊,但以他的智商这会绝对想不出来那里不对劲。

        鱼自来继续忽悠道:“大哥咱们进去就好言好语的跟牛老大说,我们讲理,不闹事,不打架,牛老大肯定也会跟咱们讲道理的,你说对不对?”

        哈大的智商肯定是不在线的,于是乎越听就越感觉鱼自来说的有道理。

        鱼自来继续道:“咱们进去要账,牛老大给就给,不给咱们走就是了,哥你说能出什么事?顶多就是耽误大哥你一点时间,没什么大损失啊。

        可要是牛老大真把钱给了,大哥这五十多万可都是你们兄弟几个的了,就算牛老大不全还了,就给一部分,也够咱们哥几个找个地方好好吃喝一顿了,对吧?”

        哈大听到这是连连点头,感觉自己新认这兄弟的脑袋瓜就是好使,我们是来要账的,但不是来搞事情的,进去好声好气的说,牛老大给也就给了,不给拍屁股走人就是了,自己兄弟几个也没什么损失,顶多就是耽误点时间。

        自己兄弟几个最不缺的是什么?就是时间啊,最缺的是什么?钱啊,真要是牛老大给点,最少晚上能吃一顿好的了。

        哈大越想就越感觉鱼自来说的对,不由胆气一壮,大手一挥道:“走,哥几个咱们进去跟牛老大好好说这事,牛老大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肯定不会为难咱们哥几个的。”

        其他几个二哈也被鱼自来的话忽悠得大感此屁有理,自家大哥这么一说,是越发感觉此去牛帮肯定是无惊无险的,于是乎呼啦啦跟着哈大就进了仓库。

        鱼自来跟在最后边,但到门口的时候就赶紧停下了脚步,嘿嘿坏笑一声去到一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牛十三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一看到鱼自来没进去立刻是长出一口气,牛十三是憨,不是傻,听朴不成一说这事,就知道鱼自来要是跟那几只二了吧唧的二哈进去要账,肯定要被暴揍一顿的。

        牛十三几步跑过去左右看看道:“司长,那几只二哈那?”

        鱼自来嘿嘿一笑道:“进去了,等着看戏。”

        鱼自来刚说到这,牛老大的怒吼声突然传来:“什么玩意?你们几个狗东西是来跟老子要账的,你麻痹,给我打。”

        哈大兄弟七个人瞬间就懵圈了,不对啊,我们好声好气的跟你说这事,没要闹事啊,你为什么要打我们啊?

        刚想到这一群浑身都是疙瘩肉外加纹身的壮牛就把哈大兄弟七个人围在了中间,很快就传来“嗷,嗷嗷,嗷嗷嗷……”的惨叫声。

        鱼自来听到这惨叫声都感觉疼,这群牛下手还真特么的黑啊,哈大兄弟几个估计狗头都要被锤爆了吧?想到这鱼自来立刻嘿嘿的坏笑起来,狗东西,敢跟我要保护费,我坑不死你们。

        哈大兄弟七个此时浑身都是脚印,更是被锤得鼻青脸肿的,早上精心打扮出来的非主流发型此时已经成看鸡窝,躺在那是鼻涕眼泪横流。

        狗日的牛老大你不按规矩出牌啊,我们就是问问你还钱不还,不还我们就走了,可没跟你放狠话啊,连个挑衅的小眼神都不敢对你用,你干嘛让他们打我们啊,还下这么重的手,我的发型,我英俊的脸蛋啊。

        牛老大为什么一听哈大兄弟几个是来要账的立刻便暴跳如了的让手下人锤他们?

        原因很简答,牛老大是谁?那是牛帮的老大,手下几百号兄弟那,哈大是谁?荣盛街人闲狗不爱的非主流小混混,还属于那种只敢欺负老弱病残的垃圾混混。

        这么几个货竟然敢上门来跟牛老大要账,这是打他牛老大的脸啊,不锤他们,任凭他们离去,牛老大还不得被马帮的人笑话一辈子啊?

        牛老大真要被气死了,麻痹的哈大谁给你的勇气来跟老子要账?梁静茹吗?

        想到这牛老大怒吼道:“给老子继续打,麻痹的,敢跟我要账,活腻了!”

        “嗷、嗷嗷、嗷嗷嗷……”的惨叫声再次传来,惨叫声都破音了,可见这群牛下手有多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