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当兽医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蔫损坏

第十一章 蔫损坏

        鱼自来琢磨一会也就不琢磨了,反正想不出来怎么跟那头死猪斗,索性静候“佳音”,到时候见招拆招就是了,鱼自来还就不信自己这么聪明一个人,斗不过一只又蠢又肥的死猪,就是这么自信。

        眼看着时间快到六点了,鱼自来琢磨着牛十三那货也该下班了,于是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打算去接劳苦功高的牛十三。

        鱼自来亲自去接到不真因为牛十三劳苦功高,也不是怕这头牛找不到回家的路,而是怕这货自己拿了薪水跑去胡吃海塞,真出现这情况,鱼自来不亏大了?

        接牛十三是假,去拿牛十三的血汗钱是真,妈了个鸡的,莫名其妙被骗来当这什么狗屁司长,鱼自来自然是要捞点好处的,毕竟他家门风是出门不捡东西就算丢。

        鱼自来背着手哼着小曲出了门,一想到即将要到手的钱心情到是变得格外的好了,完全忘记他患有绝脉,活不过过年的糟心事,猪大肠的威胁,以及三个月后的考核,这货更是直接丢到了脑后,心就是这么大,不服都不行。

        下午五点多的荣盛街格外的热闹,不敢说人满为患,但却行人穿梭个不停,除了鱼自来的宠物医院,不,准确点来说应该说妖怪医院,其他商铺都挺热闹。

        鱼自来来江海市也有一年的时间了,他还真不知道这里有一条这么热闹、繁华的街道,吃的、喝的、用的、穿的这地方都有得卖。

        但鱼自来现在没心思观察街道上的商家,以及过往的行人是不是妖怪,他现在就想赶紧拿到牛十三的血汗钱,无良老板的本质此时已经彰显无遗。

        于是鱼自来加快脚步赶赴工地,还是那个房间,推开门还是熟悉的味道,也一如上午的时候一般,鱼自来一进去差点没被里边的汗臭味、烟味、臭脚丫味给熏出去。

        不过跟上午不同的是熊友亮忧心忡忡的,坐在那烟是一口口的抽,还不停唉声叹气的。

        牛十三蹲在墙角满脸憨傻的笑容,这就见这货从怀里掏出来个馒头,一口就给干掉了,看到这一幕,熊友亮眼角直抽抽。

        鱼自来强忍着那刺鼻的味道走到熊友亮身边拍拍他肩膀笑道:“哎呦,熊总这是怎么了?你妈死了?”

        听到这句话熊友亮差点没先把手里的烟头塞进鱼自来的嘴里,然后在让他见识下沙包大拳头的威力,说的这特么的是人话吗?你妈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可看到说这不是人话的是鱼自来,熊友亮最终强压住了心中这暴虐并且解气的想法,揍不会说人话的鱼自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揍了他,旁边那傻子要是发起疯来,把熊友亮当钢筋拧成一朵鲜艳欲滴的花的话,这画面太美,熊友亮不敢想了,更不想这一幕成为现实。

        熊友亮强挤出笑容,刚要说话,鱼自来就一皱眉道:“我说熊总你妈要是死了,你赶紧回家奔丧吧,就别跟我这笑了,您这笑容……真特么的丑。”说到这时鱼自来已经是满脸嫌弃的表情。

        熊友亮:“我尼玛……”

        熊友亮自认也是阅人无数,但却从来没见过说话这么欠揍的玩意,今天算是开眼了,遇到一个,可偏偏还惹不起。

        熊友亮此时腹诽不已,这特么的是个什么玩意啊?真是一点人话都不会说。

        鱼自来一个孤儿,能靠自己活到今天,自然不是个不会说人话的铁憨憨,正相反,这货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早已练的炉火纯青。

        刚才之所以这么说,这孙子也是没憋好屁,他就是想激怒熊友亮,熊友亮一旦要动手,不等挨打,鱼自来就能躺在地上哀嚎个不停,一副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的臭德行。

        然后……然后就可以讹钱了,有牛十三在,熊友亮肯定伤不到鱼自来,反而还得赔他一大笔钱。

        这货一进来打的算盘就是要碰瓷,由此可见鱼自来这货真是坏透了,一肚子坏水,跟这样的人交朋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当对手更是如此,因为这货每天不琢磨别的,就琢磨怎么坑你。

        整天被这么一个蔫损坏的玩意惦记着,他的对手真的很可悲,不过可惜的是,猪大肠并没意识到自己惹到了这么个玩意,此时还在跟他那娇滴滴的小秘书在办公室里胡天胡帝。

        熊友亮没动手,鱼自来脸上立刻满是失望之色,他一屁股坐下来,伸出手揽住熊友亮的肩膀无比哀怨的道:“我说熊总,好歹您也是个老板,怎么一点脾气都没有那?我都说你妈死了,您给点正常的反应好不好?”

        熊友亮很嫌弃的打开鱼自来的手,没好气的道:“老子给点什么反应?”

        鱼自来伸出手指着自己的脸,兴奋的道:“给我一巴掌啊,这才是正常操作啊。”

        熊友亮皱着眉头道:“然后那?”

        鱼自来嘿嘿一笑道:“然后我就躺在地上了,在然后您就得赔我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等等,也不多,给个十来万就成。”

        熊友亮猛然站起来,大声道:“你小子特么进来说那些混帐话,就为了讹我?”

        鱼自来叹口气很是无奈的道:“是啊,但熊总您不按套路出牌啊,让我很失望啊,要不,咱们重来一次?”

        熊友亮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怒道:“重来尼玛个蛋,拿着钱滚蛋,明天别来了。”说完从兜里掏出一把钱直接丢给鱼自来,遇到这么个货,熊友亮此时已经快炸了,气的,就想让鱼自来赶紧滚蛋。

        鱼自来飞快的拿起钱点了点,发现数目没错,这才道:“熊总我这兄弟干活偷奸耍滑吗?”

        熊友亮看看满脸憨傻表情的牛十三,满脸苦笑的摇摇头道:“你这兄弟很勤快,也很能干。”

        鱼自来把钱揣进兜里,然后不解的道:“那为什么明天不让他来了?”

        一听这话熊友亮立刻是满脸黑线,就见他咬牙切齿的道:“五十个人的饭啊,还特么的不够他一个人吃的,让他明天还来,你是打算让他把老子吃破产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