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当兽医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欣慰的“老父亲”

第七章 欣慰的“老父亲”

        屋子里一干力工跟看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看着鱼自来,心想这小子要么是出门没吃药,要么就是出门吃错药了,大早上的跑这搞事情来,一会非得被熊友亮整得累吐血了不可。

        就你这小鸡仔似的塑料体格,还特么的一次抗二十袋沙子?你一次要特么的能抗两袋,老子就跟你姓。

        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干力工也没人可怜鱼自来,全都是一副等着看他笑话的冷笑表情。

        熊友亮叼着烟迈步就走,其他人赶紧跟了上去,等着看这出好戏。

        屋子外就堆着不少沙子,还是装好袋的那种,熊友亮站在屋檐下叼着烟冷冷一笑,随即便阴阳怪气的道:“哥几个别愣着了,好好伺候下咱们这位少爷吧。”

        跟出来的几个力工嘿嘿一笑,不怀好意的看看鱼自来,随即其中一个嘿嘿笑道:“少爷请吧。”

        鱼自来也站在屋檐下,别看是早上,但天气却闷热得厉害,鱼自来又不傻,自然不会跑到大太阳地下晒太阳,中暑了咋办?

        鱼自来撇着大嘴冲站在不远处那只傻到都不知道找个阴凉地躲躲阳光的傻牛喊道:“牛十三滚过来。”

        牛十三直接道:“好嘞。”

        熊友亮等人立刻是一愣,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牛十三的大嗓门,离着老远就回应两个字,可听在他们耳中,这声音却跟炸雷似的。

        牛十三飞快的跑了过来,黝黑的皮肤上有一层细密的汗水,就见这货跑到鱼自来跟前,满脸憨傻羞涩表情的笑道:“大哥您找我啥事?”

        进屋之前鱼自来就反复跟牛十三说了,当着人类的面不能喊他司长,要叫他大哥,之所以让牛十三这么叫,一是怕暴露身份,二那,让牛十三这么个铁塔一般的壮汉喊自己大哥,鱼自来感觉贼有面子。

        当然要是牛十三脸上没那憨傻气就更好了,一声气势滔天大哥叫出来,鱼自来会更感觉倍有牌面,同时也有一种当黑涩会大哥的嚣张霸气之感。

        鱼自来看看熊友亮这些人笑道:“别愣着了,给我这兄弟上沙袋吧,我跟你们说啊,不用给我面子,一次最少二十袋,只能多,不能少。”

        熊友亮一皱眉直接骂道:“小崽子你特么的耍我是不是?”

        有牛十三在,鱼自来就是一只有主人撑腰的恶狗,谁骂他,他就让牛十三咬谁,典型的狗仗人势,不,准确点来说,应该是人仗牛势。

        鱼自来立刻跳着脚骂道:“我去你大爷的,谁特么的耍你了?我什么时候说是我抗了?”

        要不是为了赚钱,鱼自来骂街绝对比这个还要脏,脏到熊友亮这一群在工地上讨生活满嘴荤段子的糙汉子听后都要红了脸的地步。

        论打架十个鱼自来也干不过人高马大的熊友亮一个人,但要是论骂街,鱼自来自认能在两分钟内把熊友亮给骂哭了,鱼自来骂街的战斗力就是这么强,不服都不行。

        熊友亮皱着眉头一想,眼前这欠抽的小子好像还真没说是他抗,mmp的,好像被这小崽子给坑了。

        不过熊友亮在看看跟铁塔似的牛十三到是心动了,现在他缺什么?就缺牛十三这种壮汉去抗沙子啊。

        想到这熊友亮直接一挥手,示意那几个力工给牛十三这傻大个上沙袋。

        牛十三呆愣愣的看着鱼自来道:“大哥我干嘛要抗沙袋啊?我是护士啊?”

        鱼自来一脚踹向牛十三的屁股,但却拽到了他的腿上,不是鱼自来没踹准,而是牛十三太高,除非鱼自来一个加助跑蹦起来踹,不然原地踹只能踹到牛十三的腿上。

        鱼自来没好气的道:“不抗沙袋咱们四个晚上都得挨饿,我就问你今天想不想吃饱?”

        一说到挨饿,一说到吃饭问题,牛十三立刻不说话了,十分乖巧的走了过去,任由那些力工往他身上放沙袋。

        鱼自来站在一边咋咋呼呼的道:“在放几袋,别给我面子,放啊,愣着干嘛?聋了?我特么说话你没听见啊?”

        几个力工是真想抽大呼小叫的鱼自来,可在看看铁塔似的牛十三,也只能心里问候下鱼自来家里的女性亲属了,生怕真骂了,被眼前这黑大个一拳头活活打死。

        很快熊友亮一干人就瞪圆了眼睛,然后艰难的咽下去一口口水,这黑大个力气也太特么的大了吧?

        就见牛十三背上摞着小山高的沙袋,少说也有个四五十袋,这还不算完,就见牛十三背着这些沙袋走过去,两只手一抄,倆胳膊下又夹了十几袋沙子。

        牛十三抗了这么多沙袋,但却脸不红、气不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可是把熊友亮这些人给镇住了,或者说给吓住了,他们这些人加一块也没牛十三一个人扛的多,这特瞄的得多大的力气?这黑大个是人吗?

        鱼自来看到这一幕,脸上直接露出了老父亲看到自家傻儿子有出息的欣慰表情,这傻牛终于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不用他来操心他吃饭的问题了,并且还能帮鱼自来赚点外快。

        鱼自来站在一边也不说话,等了一会,看熊友亮这些人脸上的震惊之色逐渐消退这才道:“十三把沙袋仍了,拿两根钢筋过来。”工地上最不缺的就是沙袋还有钢筋这些东西了。

        牛十三非常听话,仍了沙袋,就拿过来两根儿臂粗细的钢筋走了过来,鱼自来看看这钢筋,又看看熊友亮这些人,嘿嘿坏笑道:“十三把这钢筋拧成两朵花送给几个几位大哥。”

        牛十三一愣,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把钢筋拧成两朵花,想问吧,但又怕被鱼自来骂他笨,只能是抓耳挠腮的在那鼓捣起来。

        就见两根儿臂粗细的钢筋被牛十三扭来扭去的,看他那轻松的样子,手里那特瞄的是钢筋啊,分明是两根软绵绵的面条。

        熊友亮一干人再次傻眼了,站在那跟中了美杜莎之眼似的,这特么的是人?这得多大的力气才能把这么粗的钢筋当面条扭啊?

        鱼自来嘿嘿笑道:“正所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咱们那会可是说好了,干一天活,给三千,要是你们不给,或者少了的话,嘿嘿……”

        鱼自来说到这突然恶声恶气的道:“我这兄弟可会非常生气,他一生气,要是把你们当成钢筋扭成两朵花,我可管不了。”

        熊友亮看看牛十三手里那两根被扭得乱七八糟的钢筋,立刻是打了个寒颤。

        而鱼自来则是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道:“记得管饭啊,我晚上来接他,工钱到时候给我。”

        熊友亮看着背着手缓缓离去的鱼自来,在看看还在琢磨怎么把两根钢筋拧成花的牛十三,无比艰难的咽下去一口口水,同时心里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感觉要出事,出大事。

        可到底会出什么不好的事,熊友亮却是想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