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当兽医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没憋好屁

第六章 没憋好屁

        晚饭是朴不成做的,色香味俱全绝对算不上,撑死了也就是勉强能吃,但鱼自来却是吃不下去,到不是他太过挑剔,作为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眼前的饭菜已经算得上是丰盛了。

        鱼自来吃不下去的原因是心里犯愁,他对面蹲着牛十三这个憨货,此时这货这捧着个大锅狂吃个不停,时不时还冲鱼自来傻笑一声,像极了地主家的傻儿子。

        鱼自来一想到以后要养活这么个饭桶便感觉心塞得厉害,唯一让鱼自来感到欣慰的是特二,这货虽然满脸我是弱智儿童的表情,但吃得真心不多,就是有些恶心,鼻涕都落碗里了,他也不嫌脏,更不擦,米饭就着鼻涕吃,似乎感觉味道还不错。

        鱼自来实在是心烦的厉害,草草吃了一口就出来了,到了后院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鱼自来缓缓蹲下来,不由有些心惊,这牛十三拆家的本事真不是盖的,几进的房子拆得那叫个干净利落,连一块完整的砖都没留下。

        拆家能力同样惊人的二哈见到眼前的一幕,估计要自卑得一头撞死,这特瞄的才叫拆家啊。

        想到这鱼自来眼睛一亮,就见他猛然蹦起来一拍巴掌,有了。

        作为荣盛街宠物医院,不,是妖怪医院的司长鱼自来还是有一些高标准待遇的,例如他晚上可以自己睡一个屋子。

        不过这屋子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差得离谱,牛十三就好像躺在他旁边打鼾似的,鼾声那叫个大,吵得鱼自来半夜三四点钟才迷迷糊糊睡着。

        次日一早鱼自来早早的爬起来,其实他也不想这么早起,可不起来不行啊,他兜里现在是一毛钱都没有,医院里还有三张嘴等着吃饭。

        尤其是有个吃不饱就要拆家的牛十三,拆家不要紧,但牛十三真把剩下的院子真给拆了,鱼自来就得去当没有理想与梦想的生鱼片,这是鱼自来绝对接受不了的事。

        所以今天必须早起,然后带着牛十三去赚钱,绝对不能让这货把家给拆得一干二净。

        早饭自然是没有的,昨天牛十三把锅舔得那叫个干净,一个饭粒,一滴菜汤都没剩下,鱼自来叫上他就要出门,刚到门口就被捋着自己唯一两根头发的朴不成给拦住了:“司长您这一早上带着他去干嘛?”

        鱼自来背着手没好气的道:“干嘛?老子把他带去屠宰场。”说到这嘿嘿一笑道:“老朴啊,这么一来咱们晚上就有酱牛肉吃了。”

        朴不成一惊,差点没把自己唯一的两根头发拽下来,嘴中急道:“司长不行啊,他不是普通的牛啊,不能卖,真不能卖啊。”

        牛十三瞪着倆大眼睛,咽下去一口口水眼巴巴的道:“司长酱牛肉好吃不?”

        朴不成此时真想一巴掌抽死牛十三这憨货,你特瞄的敢不敢在二点啊,这货都要把你卖了。

        鱼自来着急去赚钱,没功夫跟老蛐蛐在这耍嘴皮子,不耐烦的道:“逗你玩那,我带他出去一下。”

        鱼自来自然是舍不得真把牛十三带去屠宰场卖掉的,卖了才能赚几个钱?牛十三这货好好活着才能给鱼自来赚更多的钱。

        朴不成急道:“司长你们走了,来病人咋办?”

        鱼自来立刻黑着脸指着满是尘土的破屋子大声道:“病人?那个脑子进水的货会来这鬼地方看病?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仍下这句话鱼自来拽着满脸憨傻笑容的牛十三就走。

        半个多小时后鱼自来气喘吁吁的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一进去鱼自来就又赶紧出来了,被熏出来的,房间里有三种味道,汗臭味、臭脚丫子味外加烟味。

        这三种味道混合到一起,杀伤力格外的惊人,反正把鱼自来熏得流着眼泪直接败退了。

        不过很快鱼自来又进去了,房间里有七八个壮硕男子,大早上的就都光着膀子,看鱼自来又进来了,为首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叼着烟看看他十分不耐烦的喊道:“小孩赶紧回家找你妈喝奶去,滚蛋。”

        其他几个人看了看男子,到是理解熊友亮大早上火气就这么大的原因,还不是前阵子下大雨把通往工地的一条主干道给冲毁了。

        现在运沙子的车根本就进不去,只能在外边卸车,找人把沙子一袋袋的往里边运,现在天又热得厉害,这又是重体力活,哪怕开出的工钱很高,但愿意干的人真没多少。

        前期到是招了一些人,但干了没几天,这些人就受不了了,辞职了不少人,现在熊友亮正为招不到人的事犯愁,在找不到足够人手,工期就会延误,到那时候他麻烦可不小,这么一来熊友亮心情能好才怪了。

        鱼自来也没想到自己刚进来就被怼了,心里也有些火气,他皱着眉头看看熊友亮直接没好气的道:“谁是管事的?还招人不?”

        熊友亮等人再次看向鱼自来,下一秒哄笑声便响起,有人笑得眼泪都下来了。

        一个黑脸的男子一边笑一边道:“小孩我们这确实招人,但不招小鸡崽啊,你看看你瘦得跟柴火棍似的,一袋沙子就能把你压散架了,我看你啊,还是回家找你妈喝奶去吧,多喝点争取多长点肉,哥几个说是不是?”

        黑脸男子这一说,其他人笑得更厉害了,笑得是前仰后合的。

        鱼自来则是匪气冲天的道:“少特瞄的跟小爷我这废话,小爷就问你们招不招人,痛快点。”

        熊友亮直接站了起来,特么的,老子本就心情不好,你特么的还大早上来找事,要不是怕一巴掌抽死你,老子早抽你了,想到这熊友亮很是不耐烦的道:“把这小b崽子轰出去。”

        立刻就有人站起来要把鱼自来给轰出去,鱼自来飞快躲开这个人,扯着嗓子喊道:“不特么的招人,外边竖什么招人的牌子,赶紧特瞄的拆了吧,不拆小爷我去工商局举报你们几个骗人玩的龟孙子。”

        鱼自来这是存心激化双方的矛盾,这小子就没憋好屁。

        一句话把熊友亮的火气彻底给激了起来,就见他冷笑道:“招人,怎么不招人?一次抗十袋沙子,带他去。”

        就鱼自来这小鸡仔的体格,别说一次抗十袋沙子了,一次他能抗一袋都够呛。

        熊友亮这是故意整鱼自来,你特瞄的不是大早上来搞事情吗?老子特瞄的整死你。

        鱼自来撇撇嘴道:“真特瞄的当小爷我是个孩子啊?工钱还没谈好那。”

        熊友亮冷笑道:“工钱?好说,一次十袋,抗一天,我给你一千。”

        在熊友亮看来,别说抗一天了,就鱼自来这小体格,就抗一次十袋沙子就得累吐血了。

        鱼自来大嘴一撇,很是不屑的道:“十袋?少点,一次二十袋,干一天,你给三千,还得管饭,管饱的那种。”

        熊友亮直接被气笑了,见过能吹牛b的,但没见过这么能吹的,行,你敢死,老子就敢埋,于是直接道:“行。”

        鱼自来脸上立刻有了奸计得逞的奸笑,看到他这笑容熊友亮心里就是一突突,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