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当兽医在线阅读 - 第三章 你是个蛐蛐吧?

第三章 你是个蛐蛐吧?

        鱼自来一边往前走一边破口大骂:“狗日的冯一然,要不是小爷我累了,我今天非打得你狗日的你妈都不认识你不可,麻痹的,你特瞄的就是个傻子、弱智、白痴、二百五,你特瞄的怎么不去死那?”

        熟悉鱼自来的人一听他骂的这些话,就知道这狗东西是在指桑骂槐发泄心中的不满,出现这种情况不外乎鱼自来遇到打不过、跑不了、坑不了的对手,不敢跟对方硬刚,只能用这种怂的一批的方式发泄心中的不爽了。

        鱼自来的现在的对手就是身边这俩货,并且还真是打不过、跑不了,还坑不了这倆货。

        鱼自来骂了半天,身边这倆货还是老样子,一个满脸憨傻的表情,另外一个还跟个弱智儿童似的,一点都没察觉到就这么大功夫,自己哥俩被鱼自来问候了祖宗十八代的所有直系以及旁系女性,并且强烈要求发生超友谊关系。

        最后鱼自来也发现这俩货智商根本就不在线,骂了也没是白费力气,只能是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带着这倆货去出租屋收拾东西,然后跟他们去那什么狗屁医院了。

        鱼自来身边为什么出现这么两个玩意?这事还得从昨天晚上说起。

        昨天晚上,鱼自来是满心期待今天的留院考结果,鱼自来不敢说自己一定能拿第一,但付出了这么大的努力,比高考时还下苦功夫,怎么也能通过留院考啊。

        只要通过了考试,鱼自来就可以成为江海市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然后以权谋私给自己好好检查下身体,看看自己身体到底那出了毛病,怎么就这么多年一直体弱多病的。

        可谁想晚上吃饭归来,眼看着就要到他那五六平米的出租屋了,谁想就听一个贱兮兮的声音传来:“小子,接着。”

        一个黑影便飞了过来,鱼自来下意识伸手接住,手指上就多了那个黑漆漆的戒指。

        鱼自来当时就蒙圈了,我特喵的就是接住而已,怎么就直接手指上多了个戒指?用不用这么神奇?

        很快差点没吓死鱼自来的一幕出现了,一个牛头人身的黑大个骑着一头驴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

        鱼自来清晰的记得,他当时还冲他们挥挥手,咽下去一口口水,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你们好啊,妖怪。”

        下一秒鱼自来转身就跑,然后就被什么东西砸晕了。

        醒来后身边就多了那两个货,一个叫牛十三,一个叫特二,这倒霉名字。

        鱼自来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才大概搞清楚情况,首先让鱼自来大吃一惊的是这世界上有妖怪,有很多、很多妖怪,这些妖怪变成人的样子就隐藏在人类世界中。

        其次妖界有属于自己的种种部门,其中就有医司,也就是人类的医院,负责给妖怪治病。

        现在鱼自来就成了一家妖怪医院的司长,也就是院长,原因就是他昨天接住的那一枚戒指。

        用牛十三的话来说,这枚戒指戴在谁身上,谁就是他们医院的司长,必须得跟他回去。

        这事荒唐得鱼自来感觉自己是在做梦,可眼前这俩货却时时刻刻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鱼自来现在是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能咋办?也只能乖乖跟他们回去了。

        鱼自来感觉自己就特么的一特悲催的倒霉孩子,倒霉一辈子了,本以为能转运,但谁想更倒霉了。

        鱼自来收拾好东西一出来,就发现牛十三骑着一辆风一吹就可能散架的破摩托车。

        牛十三咧嘴冲鱼自来一笑道:“司长上车,咱们回医院。”

        鱼自来伸出手指指牛十三身下那辆随时都可能散架的破摩托车,咽下去一口口水道:“你确定让我坐这玩意回去?你确定它不会散架?”

        特二弱智儿童一般的声音突然传来:“司长放心我不会散架的,我跑得贼快,儿骗你。”

        鱼自来猛然瞪圆了眼睛,这破摩托车是特二?

        牛十三直接伸出蒲扇一般大的手,跟拎小鸡仔似的把鱼自来拎到了车上,还不等鱼自来说话,便感觉眼前狂风大作。

        鱼自来今天对风驰电掣这个成语有了十分深刻的理解,快,实在是太特喵的快了,这破摩托车的速度快得跟特喵的飞机似的,但也差点把鱼自来给活活吓死。

        鱼自来生怕这破车跑着、跑着突然就散架了,真要是这样的话,就冲这车速,鱼自来肯定会摔得跟烂西瓜似的,还是那种拼都拼不起来的。

        但好在几乎个呼吸间车便停了,鱼自来头发根根向后背着,脸色相当难看,他发誓以后再特喵的也不坐这破车了,实在是太特喵的吓人了。

        此时鱼自来在一条街上,正对面是一间破破烂烂的平房,平房上挂着个连漆都快掉没了的牌匾,上边有几个斑驳的大字——荣盛街宠物医院。

        鱼自来在仔细一看,立刻发现宠物两个字逐渐变成了妖怪两个字。

        牛十三兴奋得跟个傻孩子似的笑道:“司长我们到家了。”

        鱼自来悲从心来,自己特喵的一个西医临床系高材生,难道这辈子就要当一名兽医,天天给这些妖怪治病?

        当兽医其实也可以忍了,可我特喵的不会给妖怪看病啊?

        牛三十跟特二一左一右的架着鱼自来就往里边走,一进去,鱼自来眼泪差点没下来,这特喵的是医院?

        房间不小,足足一百多平,可里边就几张破桌子外加少腿用砖头垫起来的破椅子,在没其他东西了,地上还一层的土,说这鬼地方几十年没人住鱼自来也信。

        就在鱼自来欲哭无泪的时候,一个欣喜的声音传来:“司长回来了?”

        话音一落,走进来一个人,这人皮肤黑亮、黑亮的,锃亮的大脑门上有两根头发,梳了个中分,嘴里有俩大板牙,闭嘴都能漏出来那种。

        鱼自来看到这人先是一楞,随即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个蛐蛐吧?”

        男子立刻一楞,随即竖起大拇哥满脸崇拜之色的赞叹道:“司长果然好眼力,我还没现原形您就看出来了,厉害,厉害啊!”

        鱼自来哭丧个脸骂道:“少特喵的拍马屁,就你这造型,不是个蛐蛐,你又能是个啥?”

        鱼自来眼泪真快下来了,自己遇到的这都特喵的什么事啊,一个傻牛,一个弱智驴,外加一个蛐蛐,就没一个正常的,自己以后难道要整天跟这三个货待在一起?要了命了啊。

        男子赶紧道:“司长我叫朴不成,您叫我老朴就成。”

        鱼自来立刻感觉头疼得厉害,牛十三,特二,朴不成,这都特喵什么鬼名字啊,老天爷用不用这么玩我啊。

        朴不成满脸谄媚的笑脸,就见他伸出手道:“司长您已经欠我们一年的薪水没发了,您看您今天刚走马上任,是不是把薪水给发了啊?”

        牛十三跟特二一听这话立刻双眼冒光的看向鱼自来,那眼神就跟看到一顿丰盛的午餐一般。

        鱼自来刚还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一听道要钱,立刻凶神恶煞无比光棍的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鱼自来家的门风是出门不捡东西算丢,他刚莫名其妙的当上这妖界医司的司长,好处还没捞到,你就跟他要钱?姥姥!

        朴不成一看鱼自来这幅铁公鸡的样子立刻是满脸苦笑,知道要回一年的薪水估计是不行了,只能退而求次的道:“那司长您先让牛十三吃一顿饱饭行不行?要是在不让他吃饱,会出大事的。”

        特二弱智儿童的声音响起:“是啊,司长,在不让十三吃饱,真会出大事,儿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