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当兽医在线阅读 - 第二章 言而无信鱼自来

第二章 言而无信鱼自来

        冯一然站在原地看着鱼自来离去的背影,感觉有点懵,脑子也乱,这特瞄的什么情况?鱼自来竟然约我去胡同里单挑?

        一年的医院实习生活鱼自来给冯一然留下了很大的心里阴影,怀疑自己是个智障是一方面,被坑得差点自卑了是一方面,但不管从那一方面来看,鱼自来都是绝对不会跟冯一然起正面冲突的。

        这很不鱼自来,这货向来是喜欢背后敲闷棍,给冯一然下绊子,挖大坑的,总之就是只会背后玩阴招、损招,但绝对不跟冯一然正面冲突。

        可今天偏偏这情况就出现了,冯一然想不懵圈也不行。

        冯一然的舔狗一号在一旁道:“冯院还愣着干嘛啊?走,哥几个陪着你去教训那狗日的。”

        冯一然自持是个有文化的臭流氓,很瞧不上这个少、那个少的称谓,认为这些称谓很土鳖,所以他的一干舔狗投其所好,叫他冯院长,简称冯院,这称号多高端大气上档次,还寓意着冯一然能子承父业当上医院的院长。

        听着就那么喜庆、提劲还有寓意。

        冯一然捏着下巴道:“那小子不会又给老子挖坑吧?”

        这话一出,一干舔狗都不说话了,以鱼自来的尿性来看,挖坑的可能性还真大,这小子蔫损坏,缺德主意是一个接着一个,能把人坑得生无可恋,死的心都有。

        忘了冯院跟太平间那位大妈的不伦之恋了吗?

        过了一会舔狗二号道:“冯院咱们这么多人怕他个锤子啊?鱼自来那狗东西真要是社会上有人,早就在院里跟您翻脸了,也不会老跟您玩阴的了?在说了,他话放出来了,谁不去,谁孙子,冯院你想当孙子不成?”

        舔狗二号这话一出,冯一然立刻大感此屁有理,鱼自来这狗东西向来只会背后捅刀子,向来不敢跟他正面硬钢,麻痹的,今天还就得去教训他一下。

        想到这冯一然在看到自己周围这一干舔狗,更是底气大增,自己这边这么多人,怕个锤子的鱼自来啊?

        就见冯一然大手一挥冷笑一声道:“走,弄他狗日的鱼自来去。”

        于是乎冯一然一伙人浩浩荡荡出了医院,直奔不远处的约架地点。

        早就到了胡同里的的鱼自来此时伸出两根手指捏了捏右手食指上一枚黑色的古朴戒指,这戒指正面有个“妖”字,背面则是一个小小的“医”字。

        鱼自来一边捏一边皱着眉头骂道:“老子都答应跟你们回去当什么狗屁司长了,帮我教训个缺德缺得都冒烟了的王八蛋都不行?”

        冯一然要是听到这句话,非得被活活气死不可?鱼自来你要点逼脸行不行?院里上上下下一千多号人,论缺德谁特么能比得过你?老子差点跟太平间大妈来一场不伦之恋,mmp的,这都是你狗日的一手策划的。

        满脸弱智表情的男子低着头小声道:“妖怪守则第二条明确规定,妖怪不能伤害人类。”

        鱼自来听到这句话张嘴就骂道:“我去你大爷的,还特瞄的妖怪不能伤害人类?你们妖怪吃人的事还少了?”

        男子仰起头用看弱智的表情看向鱼自来道:“司长那些都是你们人类编造出来的故事,妖怪真不吃人,真的。”

        男子说得无比真诚,鱼自来却是满脸黑线差点没气死,因为被弱智当成同类看了,不过现在也不是争论妖怪到底吃人不吃人的问题了,而是该想着怎么让这倆货帮自己教训冯一然,不然一会被教训的就是自己了。

        就自己这小体格,冯一然一拳都扛不住啊。

        鱼自来眼珠子立刻乱转起来,他突然眼睛一亮道:“妖怪不能伤害人类,但要是人类伤害你们司长咋办?”

        满脸我是弱智表情的男子立刻不说话了,站在那绞尽脑汁的想妖怪守则里的规定,他突然道:“我们要保护司长不被人类伤害。”

        鱼自来立刻是一派巴掌道:“这就对喽。”

        刚说到这冯一然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出现在胡同门口,蔫损坏的鱼自来生怕眼前这倆货,主要是旁边那个傻大个把冯一然这群自投罗网的鸟人给吓走了,赶紧道:“你们倆先藏起来,一会他们要打我,赶紧出来。”

        傻大个倆人赶紧一溜烟的跑到不远处藏了起来。

        这时候冯一然也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过来了,一开始冯一然还真有点担心,生怕再被鱼自来这缺德玩意给坑了,可发现胡同就鱼自来一个人,立刻是放心了。

        就鱼自来那瘦得跟小鸡仔似的体格,都不用自己这一干舔狗帮忙,自己一个就能打他十个。

        冯一然大模大样的走到鱼自来跟前,伸出手拍拍他的脸蛋冷笑道:“鱼自来,你特么的还真有种啊,我还以为你跑了那。”

        话音一落冯一然就想起来自己这一年来被鱼自来坑到怀疑智商,坑到差点自闭的血泪史,心头的怒火是蹭蹭的往脑门上窜,就见冯一然厉声道:“今天老子特么的必须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鱼自来撇撇嘴自嘲一笑道:“这个还真不用你帮忙,就算我亲妈此时此刻站在这,她也不认识我!”鱼自来说的是实话,他是弃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亲妈肯定也认不出他来。

        仍下这句话鱼自来把脸凑过去满脸坏笑的道:“冯一然你特么的别让我瞧不起你,有种往这打,赶紧的。”

        今天鱼自来豁出去了,哪怕挨一拳或者一巴掌,也得让那傻大个把冯一然抽到生活不能自理,mmp的,把小爷试卷上的名字改成你的,这缺德事你也干得出来?这么损人不利己的操蛋办法你也想得到?你妹外加你妹夫的。

        鱼自来不说这句话冯一然真打了,他可是被鱼自来坑了整整一年啊,还是变着花样的坑,这仇大了,不然冯一然也不会干那损人不利己,还让自己老子冒一定风险的事了。

        可偏偏鱼自来今天却是一反常态,竟然主动让冯一然打他,冯一然实在是被坑怕了,总感觉这特瞄的又是一个大坑,鱼自来这缺德玩意正憋着坏把自己往里边踹。

        于是乎冯一然迟疑了,狐疑的站在那看着鱼自来就是不动手。

        鱼自来是这个急,mmp的冯一然,你特瞄的不说要打得我妈都不认识我吗?你特瞄的到是动手啊?

        冯一然非但不动手,反而后退一步,满脸警惕、狐疑之色的看向鱼自来,没办法谁被鱼自来坑了整整一年,还是那种变着花样的坑,也会心里留下很大的心里阴影。

        鱼自来急了,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突然一耳光抽到冯一然脸上,“啪”的一声脆响传来,冯一然捂着脸被打蒙了,鱼自来打了我一个耳光?真的吗?

        鱼自来看冯一然还是不敢还手,心里这个急,张嘴就骂道:“狗日的冯一然,老子抽了你一个耳光啊,还是当着你那群舔狗面抽的,你特么的有点反应好不好?”

        这话一出冯一然才反应过来,本是满脸我是谁,我在那的神色此时开始变化了,脸色由白转红,然后又成了青色,最后成了黑色,比变色龙变换得还要快。

        冯一然打小就被娇生惯养的,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别人就不能欺负他,现在被鱼自来这么个穷鬼当众抽了一耳光,这简直是奇耻大辱,立刻是勃然大怒。

        冯一然想也不想就怒吼道:“你特么的敢打我?我特么的弄死你。”说完挥舞着拳头奔着鱼自来就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两道黑影突然出现在鱼自来身前,左边的黑影嘴中大声道:“保护司长。”然后伸出蒲扇大的一只手,轻轻的推了下冯一然。

        没错,就是轻轻推了一下挥舞着拳头失去理智要揍得鱼自来他妈都不认识他的冯一然一下,真的只是轻轻一下。

        然后冯一然就飞了,真的飞了起来,冯一然带来的一干舔狗瞪圆了眼睛,脖子随着冯一然在空中飞舞的身影从左边移动到了右边。

        然后冯一然“噗通”一声摔到了地上,本是满脸的怒色,此时则是成了满脸痛苦之色。

        一干舔狗艰难的咽下去一口口水,然后看向那个轻轻推了冯一然一下的人,好高,高壮,好猛。

        傻大个站在鱼自来前边,满脸谁要伤害司长我就要跟谁拼命的表情。

        鱼自来从旁边绕过来,看看傻大个的表情然后赞许的想拍拍他的肩膀,但伸出手却发现这货太特瞄的高了,自己想拍他的肩膀估计得找个马扎来。

        鱼自来有些尴尬的收回手道:“就是这个表情,在凶点,对,在凶点,呲牙,你就想你是一条狗,有人要抢你骨头。”

        一开始傻大个还按照鱼自来说的做,努力展现住自己最凶狠的表情来,但听到最后立刻是破功了,满脸委屈表情的道:“司长我不是狗,我是牛。”

        鱼自来上去就是一脚,嘴中呵斥道:“当我说话是放屁呗?让你保持刚才的表情没听到吗?赶紧的。”

        傻大个很委屈的看了一眼鱼自来,然后很是不情愿的瞪圆了眼睛,想把刚才的表情展现出来,但可惜的在难恢复原样,不管他如何努力,如何把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都有抹不去的憨傻之气。

        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受了委屈,还被自家大人责骂的可怜孩子。

        鱼自来很嫌弃的道:“见过笨的,没见过你这么笨的,行了,你站在原地不要动。”

        仍下这句话鱼自来迈步走了过去,他一过去不要紧,冯一然带来的一干舔狗立刻是连连向后退去,不是怕鱼自来,而是怕那个不知道从那冒出来,轻轻一推,就让冯一然飞起来的傻大个。

        鱼自来也没搭理这些舔狗,直接来到冯一然跟前。

        此时冯一然已经缓过来一些,看到鱼自来过来便满脸紧张之色的道:“鱼自来你要干嘛?”

        显然冯院长也怕了,怕了那个不知道鱼自来从那叫来的傻大个,力气也太特瞄的大了,轻轻一推,自己竟然飞了,这特么的是人吗?

        鱼自来蹲下来嘿嘿笑道:“你说我来干嘛?亲爱的冯院长,我当然是想来打你了。”

        这话一出,冯一然下意识就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头,生怕鱼自来这缺德玩意把那傻大个叫来,打他的脸,挨打可以,但自己英俊的面庞必须得意保全。

        鱼自来一皱眉道:“你捂着脸干嘛?你把手松开,我不叫他打你,我自己打你几下就行。”

        冯一然冷冷一笑,去你大爷的鱼自来,被你坑了那么多次,我会信你的鬼话?你当我是智商不在线吗?

        鱼自来看冯一然抱着头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立刻是没了耐心,冷哼一声道:“你特么的不松手是吧?那行,我叫他过来打你,那货傻是傻了点,但力气大,我估计一拳下去,就你这小体格,十有八九要被打得粉粉碎。”

        粉粉碎这三个字鱼自来咬得很重。

        冯一然脸色顺便变得无比难看,刚那个黑大个就是轻轻推了一下自己,自己就飞了出去,真要是卯足了劲,给自己一拳……想到这冯一然就是浑身一哆嗦。

        就见冯一然赶紧道:“我松开手,你保证不叫那黑大个来打我,你也不打我的脸,你答应,我就松开。”

        鱼自来嘻嘻笑道:“放心,我鱼哥说话向来算数,我要是说话不算数,就叫我死爹死妈。”

        这毒誓也就鱼自来敢发,因为他刚几个月大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了,对于自己的亲生父母鱼自来心里只有恨。

        冯一然一听鱼自来都发这么毒的誓了,还真信了他的鬼话,缓缓把手放下来,刚要说“别打脸啊”,但还不等他说出第一个字,鱼自来一拳就打到了他眼睛上。

        冯一然捂着眼睛急道:“狗日的鱼自来你特么的不讲信用。”

        回应冯一然的是鱼自来的拳头还有脚,他早就想教训冯一然这王八蛋了,但奈何自己打不过他,现在好了,有那个傻子在,冯一然肯定是不敢还手的,这好机会鱼自来自然是不会放过。

        于是乎鱼自来的拳脚主要照顾冯一然那张让鱼自来十分讨厌的脸。

        没过多大会冯一然就被鱼自来打得鼻青脸肿的,估计他妈来了也认不出他来了,而鱼自来则是满头大汗,更是气喘吁吁的。

        身体太弱,都不等把冯一然打个半死,鱼自来就已经累得小命快没了。

        冯一然望着鱼自来离去的背影悲鸣道:“鱼自来,你特么的言而无信,说好了不打脸的,你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