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当兽医在线阅读 - 第一章 谁不去谁孙子

第一章 谁不去谁孙子

        七月的江海市哪怕是清晨天也热得跟下火一般,虽然气温高成这样,但江海市人民医院大门口却是人流如织,医院,尤其是江海市人民医院这种大型三甲医院向来是不缺患者的。

        这时一个十分吸引人眼球的组合走到了医院大门口,为首的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虽然眉清目秀的,但却满脸我很不爽以及生无可恋的复杂表情。

        他叫鱼自来,罕见的姓,古怪的名字,个子到是不矮,不过太瘦了,跟个竹竿似的,给人一种病怏怏的感觉。

        吸引人眼球的到不是鱼自来,而是跟在他身后两个货,左边是个身高足足有两米多的壮汉,皮肤黝黑,扔到煤堆里,他要是不笑的话,绝对发现不了他。

        壮汉穿着个大背心,下边是个裤衩,一身的疙瘩肉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往那一站就跟铁塔似的,壮汉瞪着俩铜铃般的大眼睛正好奇的看着医院门口黑压压的人群,他这幅形象让人稍微看上一眼便不敢靠近,但却一脸的憨傻气。

        这表情实在是配不上他这恶人的好身材。

        壮汉左边是个身高也就有一米五的矮小男子,男子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那驴一般的长脸,还有尖尖的下巴。

        看到他下巴的人都担心他一低头,就把自己胸口捅出个窟窿来,那下巴实在是太尖了一些,跟钢锥似的。

        男子眼睛瞪得老大,但眼睛却呆滞、无神,左侧的鼻孔垂下来的鼻涕都快到嘴角了,他也不擦,满脸我是弱智儿童的表情。

        这俩货一出现,立刻是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

        鱼自来察觉到这些目光赶紧加快脚步往前走了几步,满脸我不认识这俩二货的表情。

        鱼自来往前走,这俩货赶紧就跟了上去,一副怕鱼自来丢了的表情。

        鱼自来看看这俩货,心情是格外的复杂,在看看医院,心想就算小爷留院考考了第一,就算院长抱着小爷我的大腿哭着喊着让我留下,我特喵的也没办法当一名医生了,mmp!

        想到这鱼自来就恶狠狠的看向跟上来的俩货,一副想弄死他们的表情,他不能当医生,都怪这俩货。

        尖下巴目光呆滞的看看鱼自来,吸溜下鼻涕道:“司长啥时候回咱们医院啊?”

        壮汉点了下头声瓮气的道:“是啊!”别看他就说了俩字,但这货嗓门大得离谱,别人听到后就感觉耳边响起了一道炸雷。

        鱼自来不听这话还好,一听这话立刻是满脸的怒色,无边烦躁的吼道:“催特瞄的什么催?等小爷我办了正事就跟你们回去。”说完就威胁他们道:“你们别跟我进去,不然就算你们吃了我,小爷也不跟你们回去。”

        扔下这句话鱼自来迈步就走,直奔医院的小会议室,医院会在这里公布留院考的成绩。

        鱼自来心情十分复杂的推门走了进去,小会议室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了,都是今年的实习生。

        成绩已经公布了,有人满脸愁容、唉声叹气的,这是考试没过的,有人则是满脸的喜色,有的兴奋得更是又蹦又跳的,显然是考试通过的。

        鱼自来看到这一幕心情是复杂到了极点,因为门口那两个二货,就算他考试过了也是白搭,不可能留在医院当医生。

        但鱼自来还是想看看自己的成绩,为了这次留院考鱼自来可是复习了一整年的时间,下的功夫一点不次于高考。

        下这么大的苦工是因为鱼自来知道这是自己唯一成为医生的机会了。

        但谁想就被门口那俩倒霉玩意给搅合了。

        鱼自来刚想到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便传来:“哎呦,这不是咱们的鱼大夫吗?来看成绩啊?别看了,你没过!”

        鱼自来皱着眉头看去,立刻看到一个走路晃晃悠悠,还油头粉面的家伙,这家伙长了一张十分欠抽的脸,反正不管别人是不是这么想,但鱼自来是这么认为的。

        来人叫冯一然,院里副院长的公子,典型的医二代,跟鱼自来一样也是实习生,但因为是院长的公子,打来那天就认为自己高人一等,老师交给他完成的工作,这货回头就让其他实习生帮他干。

        在冯一然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你们这群吊毛实习生算个什么东西?老子特瞄的是院长公子,实习后百分之一百要留院的,使唤你们干活怎么了?那特瞄的是瞧得起你们这群吊毛。

        绝大多数实习生面对冯一然这么个院长公子能咋办?惹不起啊,惹不起,只能是任凭他使唤了,没节操点的干脆当起了冯一然的舔狗,冯大医生说啥就是啥,他说院长今天穿个***,那肯定就是穿了个***。

        不过在这些实习生中也有特例,这人就是鱼自来。

        鱼自来不当冯一然的舔狗,也不任凭他使唤,反而把冯一然耍得团团转,刚实习不到三个月,鱼自来就秀了一波风骚无比操作,差点没把冯一然坑得自卑了。

        那时候鱼自来跟冯一然分到神内轮转,正巧神内科分来一个千娇百媚的小护士,那嫩得掐一把都能出水的小脸蛋,那前凸后翘的好身材,一出场,冯一然魂都飞了。

        这一切鱼自来自然是看在眼里,作为一个只能文斗,不能武斗的病秧子、战五渣,鱼自来瞬间就意识到机会来了,坑冯一然的机会来了。

        鱼自来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把局布好了,布这个局其实并不复杂,反而还很简单,他主动找到护士长承担了打印护士联系单的工作。

        护士站座机那贴着一张护士联系单,上边有每个护士的联系方式,方便在出现一些紧急情况的时候,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联系到科里的护士。

        科里有新来护士的时候,这联系单就要更新一下,鱼自来跑去打印室打印出两份联络单,回到护士站,他就把上边那张贴到了护士站那。

        事情跟鱼自来想的一样,冯一然这老色批果然在第一时间跑来找新来护士妹妹的联系方式,存到自己手机上后,便满心欢喜的走了。

        冯一然前脚走,后脚鱼自来就把这张联系单撕下来仍到了垃圾桶里,然后贴上去最后一张。

        冯一然做梦都没想到,那位貌美如花护士妹妹的联系方式被天杀的鱼自来换成了太平间负责给尸体整理遗容,以及换衣服的大妈的联系方式。

        于是傻乎乎的冯一然每天捧着手机各种撩,各种肉麻无比的土味情话是层出不穷,还真别说,这冯一然还真有一套,竟然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那位“护士妹妹”给约了出来。

        结果见面的第一秒,冯一然就差点自闭了,说好的护士妹妹那?太平间那位大妈怎么来了?怎么还冲自己抛个媚眼?mmp的,有点辣眼睛啊。

        彻底让冯一然自闭的是大妈一句羞答答的话:“然然啊,其实……其实我也喜欢你很久了,就是以前姐姐我感觉我们年龄差距太大,不过既然然然你不在乎,姐姐我也不在乎,我们在一起吧然然,我的好然然,来,让姐姐抱抱。”

        面对大妈的深情告白,冯一然手里的九十九朵玫瑰花直接掉在地上,花瓣撒了一地,就见冯一然“噗哧”一声喷出一口老血,直接晕了过去。

        躲在不远处偷看的鱼自来也差点笑得晕过去。

        冯一然的老爹请了好多心里医生,总算是把在自闭边缘疯狂试探的冯一然给拽了回来。

        实习一年冯一然不但被鱼自来耍得都怀疑自己是个智障了,还被坑了无数次,这仇要是不报,冯一然感觉不管自己老子请多少心里医生来,自己还得自闭。

        所以今天这仇一定要报复。

        冯一然突然亲热的拦住鱼自来的肩膀,然后压低声音得意洋洋的道:“鱼自来知道你为什么是倒数第一吗?”

        说完冯一然就伸出手指指自己的鼻子无比得意、嚣张的道:“因为我让我老子把你试卷的上的名字改成了我的。”

        话音一落冯一然就有一种大仇得报的舒爽感,立刻是大笑起来,被鱼自来这狗东西耍了一年,坑了无数次的大仇今天终于是报了,怎一个爽字了得?

        鱼自来一张脸猛然胀得通红,狗日的冯一然,院里的流浪狗是真狗,可你特瞄的却真不是人啊。

        冯一然那是谁?副院长的公子,早就内定要留院了,他就算不参加留院也是如此,可偏偏这狗东西干了这么个天打五雷轰的缺德事。

        宁可去求他老子玩个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还有一定风险的暗箱操作,也要把鱼自来从医院里给挤走,简直就是缺德回家,缺德到家了。

        鱼自来差点被活活气死,但下一秒就一反常态无比嚣张的挑衅道:“狗日冯一然,十分钟后,医院旁边的胡同,谁特么的不去,谁孙子。”

        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懵了,鱼自来疯了吗?就他这跟小鸡仔似的体格,要跟冯一然单挑?嫌自己命长了吗?

        不少人还皱起了眉头,这风格很不鱼自来啊,鱼自来向来是要文斗不要五斗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转性了?还是出门吃错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