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真实与虚妄

第六十三章 真实与虚妄

        一片黑暗之中,祁道源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停下坠,这处空间仿佛无穷无尽,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会落到哪里。

        “噗通!”

        像是石子投入水池,祁道源只觉周遭光影瞬间变换,入眼所及竟是那样的熟悉。

        他瘫坐在熟悉的转椅上,面前是熟悉的电脑,屏幕上播放的是熟悉的爱情动作片。

        我……又穿越回来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我在水里溺亡了?不至于吧,凝元境修者闭气跟玩儿似的,我能被水呛死?

        还是说脱身之术被万蝠王识破,然后把我砍成了肉酱?

        我好歹也是九州名义上的创世神,运气这么衰的吗,连个初级历练都通不了关?

        我这主角没了,九州岂不是要完蛋?

        祁道源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有些无法相信。

        “滴滴滴!”

        qq提示音响起,他下意识的用鼠标点开,发现又是“九州书友俱乐部”在进行群聊天。

        枯叶蝶:九州这本书怎么又断更了啊!!!三天了还不更新,难道又要断更几个月?(/怒/)

        北风不寂寞:道友淡定啊,你又不是第一天入群,习惯就好。@枯叶蝶(/抠鼻/)

        枯叶蝶:可是好气啊!情节推进慢也就算了,居然还断更,让人怎么追书?(/嚎啕大哭/)

        秋意浓:建议这位道友直接给作者寄刀片(/吃瓜/)。

        枯叶蝶:这还真是个好办法,但是我不知道他地址,谁帮我人肉一下他(/滑稽/)!

        秋意浓:我同事跟他是同学,倒是能搞到地址,私聊我,我发给你(/坏笑/)。

        枯叶蝶:(/ok/)。

        南山归客:不是吧?你们居然来真的,这么做不好吧?@秋意浓地址顺便私聊发我一份,我也给他寄一斤刀片,新鲜的(/滑稽/)。

        北风不寂寞:作为管理员我可看不下去了啊,@秋意浓地址顺便私聊发我一份,我给他寄两斤(/抠鼻/)。

        群员x:还有我还有我。

        群员x+1:直接群里发就行了,我们一人给他寄点,让他没一点作者的自觉!

        ……

        祁道源满脸抽搐的看着群聊记录,心中一阵腹诽,老子重伤未愈,断更实在不是不得已而为之,昏迷之中怎么给你们身体力行的编织剧情啊?

        再说了,寄啥刀片啊!那玩意儿多贵,邮费也贵,直接网上打赏刀片给我不就行了?网站有这个功能,不用白不用!

        你就算寄给我,也改变不了我手残的事实,不可能一天给你更新一万字!而且刀片这玩意儿也不好销毁,万一被警察叔叔发现,很容易会怀疑我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啊!

        祁道源无奈的敲了敲脑袋,开始颇为头疼的思考接下来的剧情,然而还未想出个头绪,小九熟悉的声音便开始在意识中响起。

        “主人,太阳晒屁丨股啦,别做梦了,该醒啦!”

        嗯?小九居然还存在?她说我在做梦?难道这一切都是幻觉吗?

        “砰!”

        眼前的一切像镜子般被打碎,祁道源重新进入了无休止的黑暗当中,只是这次他的身体不是在下坠,而是在上升。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一片光明,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眼所见是一处简单朴素的房屋,屋里的陈设是常见的南疆风格,门口处写着一个大大的“伏”字,看来他并没有真正回归到现世,方才的一切都只是梦境。

        “你醒了。”一道略显沧桑的声音传来。

        祁道源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在床榻左手边不远处坐着一位白发老人,正缓缓合上一本书,书名叫做《真实与虚妄》。这本书的名字有些奇怪,看着不像是南疆甚至九州之人所写,明显带着些异大陆的感觉。

        祁道源能安然躺在此处,显然是被眼前这位老人所救,他内视一番发现身上伤势已基本痊愈,便赶紧起身下床,郑重揖手说道:“多谢您仗义相救,想必您就是伏波族长吧?”

        白发老人上前将他托起,畅然一笑,抚须说道:“小友果然聪慧,老夫正是伏波。不过这谢字实在是说不上,举手之劳而已,真要说谢的话,倒应该是老夫谢你才对。”

        祁道源疑问道:“不知伏波族长此话怎讲。”

        伏波说道:“你与万蝠王交战那日,正好被我外出采药的族人撞见,并将此事传回了族内。待我赶到之时,恰逢你刚刚重创万蝠王,她当时修为几乎要跌落妖丹境,我合族中几位长老之力,正好从她手中将青冥圣兽的内丹给夺了回来。只是那厮狡猾的很,最后还是被她逃了,算是功亏一篑,不然的话,也算是为南疆除了一大祸害。”

        “不过圣兽内丹既然回归伏族,此事当然值得我一个谢字。”

        伏波笑着看着祁道源,也是郑重揖手拜谢,祁道源自觉受不得对方如此大礼,急忙扶他起身。

        “伏波族长言重了,说起来这也都是巧合而已,只是不知您后来是如何发现我踪迹的呢?”

        伏波族长“呵呵”一笑,说道:“这就多亏青冥圣兽大人了,她感知力颇强,内丹一收回便发现了你的踪迹,只是你那时已经重伤昏迷,我便做主把你带回了族内。”

        祁道源点了点头,有些自嘲的说道:“原来如此,看来世间之事还真是环环相扣,我本来就是打算到伏族来着,虽然过程有些波折,不过也算是殊途同归,稀里糊涂的居然就来了,呵呵!”

        伏波族长说道:“你此来应该是为了青冥圣兽精血吧,我已经提前准备好了,你可放心拿去。”说罢便递过了一个精致的小瓶子,里面有一滴青色血液,隐隐还能看到青鸟虚影在盘旋。

        祁道源有些呆滞的结果瓶子,暗道伏族之行就这么简单就完成任务了?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吧!

        伏波族长似是看出了祁道源的心思,解释道:“九尾圣兽想要以一己之力去斗那幕后黑手,殊为不智。那人不论修为还是智计都近乎仙魔,九尾圣兽纵使境界高深,也决然不是他的对手。此事虽然是从黎族而起,但祸在整个南疆,并不单纯是黎族之事,自然需要我五族共同面对。”

        伏波的眼里透着一股睿智,那是看透世事后才能有的大智慧,祁道源看着面前这位不怎么起眼的老人,心中赞叹不已。

        姜还是老的辣,伏波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