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天道为我开外挂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胁迫

第五十一章 胁迫

        “徐师弟!”

        祁道源大叫一声,一道澎湃的绿色光团瞬间笼罩在自己身上,正是徐淮释放的增益术法——春泥护花。

        几番战斗之后,五人之间的配合已经极为熟练,不需要过多的交流便能明白队友的需要。

        祁道源仗着恢复力惊人,灵气充沛且抗揍,一直在团队中承担着拉仇恨的坦克位置,“四象轮回”释放过后,他立马挥剑紧跟,无匹剑气接连发出,形成连环剑网,将五个九尾幻影全部笼罩进来!

        朱志祥等人立于祁道源身后,有条不紊的施出各种手段,归元宗各峰秘法频频现世,混合在一起向前方攻击而去。金木水火土五行功法隐隐有归元合一之象,直让他们的攻击力更上了一层楼。

        如此电光火石之间的爆发式攻击,直接将九尾幻影打了个措手不及,其中两个幻影承受了大部分攻击,身影肉眼可见的黯淡下来,怕是再撑不了多久就要烟消云散。

        九尾天生魅惑,她们日常对敌之时,这种魅惑之力往往能发挥奇效,特别是对男人而言。

        祁道源自然知晓这其中的危险,所以自开战之初便运起了天道之眼的深度透视功能,不直视她们的妖艳皮囊,只视做是红粉骷髅,所以下起手来根本不会手软,反而越打越带劲。

        他犹如天神下凡,在徐淮一连串的增益术法加成下,各项属性都得到了质的飞跃,根本不在乎身上的伤势,直接发起了不要命的攻击。

        祁道源将“无我无剑”运转到极致,手中黛雪剑如指臂使,再加上“凌波微步”的诡异迅捷,场中剑意纵横激荡,直打的九尾幻影花容失色,根本没有多少还手之力。

        然而即便是如此,牢笼之中的九尾本体竟是毫无慌张之色,手中的妖丹滴溜溜的旋转,不时透出几道血色灵气融入到幻影身上,她们的伤势便尽数平复。

        祁道源自然注意到了九尾的这番施为,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实在是她所在的封印牢笼太过坚固,根本不是以他们的修为能够打破的。

        他不禁一阵腹诽,黎族这个封印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看着不像是封印九尾,倒像是在保护她似的呢?

        不过抱怨归抱怨,祁道源手上的攻击可是一直没有停止过,而且愈发狂暴。

        哼!老子的灵气强度可是硬的很,我就不信你一个刚收回内丹的圣兽能有多少灵气可供挥霍,大不了比一比,看看谁更持久!

        “集火!”

        祁道源大喝一声,身形骤然加快,一个闪现便出现在了其中一名九尾幻影的身后。他头也不回,黛雪剑覆盖着浓厚的金行灵气向后直插,只听“噗呲”一声,剑身直接透体而出!

        九尾正欲射入血色灵气助其恢复伤势,然而朱志祥等人的攻击紧随其后的跟了上来,祁道源抽剑闪身,已被重伤的九尾幻影瞬间便被狂暴的火焰和刀气淹没,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眨眼便化为乌有。

        幻影五去其一,然而九尾本体依旧不慌不忙,祁道源直觉中隐约感知周遭似乎在酝酿着某种危险,不过对方攻势尚未停止,一时之间也无法细细探查原由,只能暗自传音其余四人,让他们小心戒备,警惕九尾暗中使诈。

        除去一道幻影后,祁道源等人应对起来更加游刃有余,虽然称不上是摧枯拉朽,但余下的四道幻影确实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后便尽数消散无踪。

        此时的祁道源毫无胜利的喜悦,反而直觉中的危险感愈发强烈,九尾毫无挫败之感,必然是还留下了什么不易察觉的后手。

        他本有心再嘲弄一番对方,不过直觉告诉他还是早走为妙,所以决定不再多说废话,暗中下令让众人继续撤退,自己负责断后。

        朱志祥等人收到指令立刻往出口处赶去,可还没行多远,只见虚空之中数道血影一闪而过,轻而易举的进入到了他们的身体里,随后他们两眼一翻,便直挺挺的从空中摔落了下来。

        祁道源立刻赶上前去检查众人的状态,发现他们的头部泥丸穴窍已尽数被血色灵气占据,从而导致意识陷入昏迷。泥丸乃人体要穴,会影响人的意识和记忆,祁道源不敢贸然调用灵气趋走这些鸠占鹊巢的血灵,以免发生不测风险。

        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心中一沉,暗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几道血影应该便是那五只九尾幻影消散后的残留物,想不到竟还隐藏了这种后续攻击手段,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他暗中警惕着空气中可能向自己袭来的血气,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九尾放肆的笑声。

        “小冤家,想跟姐姐作对,你还嫩了点。”

        优劣之势瞬间转变,祁道源压抑住心中的不忿,回道:“是我们技不如人,九尾圣兽有什么条件就请直说吧。”

        九尾说道:“小冤家还挺识时务的呢。看的出来你们几个的关系不错,如果我说你现在亲手杀了他们,我就放你走,你会答应吗?”

        祁道源眉毛一挑,冷哼一声说道:“卖友求生之事我做不到,如果非要如此,我宁肯与你来个鱼死网破!”

        九尾“啧啧”两声,魅惑的说道:“小冤家还挺硬气的嘛,不知道你那里是不是也像你说话这般硬,姐姐好想试试呢。”

        祁道源此时没有跟九尾调笑的心思,说道:“九尾圣兽既然单独留我清醒,必然有所要求,你还是直说吧,我只要你能解开他们身上的禁制。”

        九尾“哼”了一声,婆娑着修长的手指说道:“男人啊,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刚才还跟姐姐讨论姿势,现在却表现的跟个圣人似的,真没意思。”

        祁道源听罢没有接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九尾没了继续调戏他的心思,说道:“看你还有些本事,帮我做几件小事,我可以把他们放了。”

        “我不相信你,你先把他们放了,我自然会按你说的做。”祁道源说道。

        “我也不相信你,没几个人质在手上,我怎么能放心让你帮我做事?”

        “我以我的人格担保,只要你放了他们,我自然会答应你的合理要求,而且我们五个人合力,做事更有把握。”

        “切!人格?一个能跟狐狸精逢场作戏的男人,我不觉得你会有这种东西。而且你的力量已经足够强大,不需要更多的帮手。”

        祁道源无言以对,不过依旧不放弃的说道:“我去做事,你又如何保证他们的安全?”

        九尾笑了笑,说道:“小冤家,信不信我,你都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不是吗?或者说,你打算冒着把他们变成痴呆的风险,自己试着解除我留下的禁制?”

        此时一直在角落里默不作声的花溪开口说道:“贵客如果不信,我可以先代为照看您的同门,这样您总可以放心一点了吧?”

        祁道源皱了皱眉头,虽然花溪之前曾对他们下过迷|药,不过那是因为立场的不同,单纯从人品来讲,她还算是心地善良的。

        如此情况下,将他们四人交给花溪照看,总比交给九尾照看要让他放心的多。

        祁道源点了点头,说道:“如此也好。只是不知九尾圣兽要让我去做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