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绑架

第六十二章 绑架

        现在终于轮到浮士德一脸懵蔽了。

        郝思嘉的家人气急败坏地找上门来,非说是他拐跑了自家的大小姐。

        甘必大大受震惊,不敢相信浮士德和郝思嘉好有这样的一层秘密关系存在;莉露露小姐照旧流露鄙夷之色,逢人便说和浮士德并不熟。

        商博良先生好奇道:“郝思嘉·冯·奥哈拉?浮士德先生,奥哈拉家族也是克虏伯公司的商业伙伴,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呀!”

        浮士德满头雾水,大前天郝思嘉的确是来自己家里吃了一顿饭。

        但她没有像甘必大那样留下喝下午茶,吃完午饭以后就自己一个人回家去了。

        这几天浮士德都忙着带商博良在镇上观光,还一边研究讨论将来西门子公司经营发展的问题。

        根本就再也没有见过郝思嘉一面,谈何诱拐?

        浮士德自己还奇怪,这两天怎么没有在教堂再见到郝思嘉了呢。

        现在从郝思嘉的家人口中,他才知道原来郝思嘉在那天离开亚楠街后就失踪了。

        幸好商博良先生的克虏伯公司的董事,他居然认识郝思嘉的父亲,赶紧劝慰住了这位满脸泪痕的老父亲。

        虽然郝思嘉性格乖张,郝思嘉的父亲说,她从前也有过离家出走的经历。

        但是从来没有过像这次一样,没有留下任何信件就突然消失,而且一旦消失,就这样长的时间没有任何音讯

        唯一的线索就是浮士德。

        郝思嘉公馆的女仆恩雅说:“大小姐最后一次出门的时候,她说过是要去浮士德家里吃饭。”

        众人都把目光聚到了浮士德的身上。

        他也有点慌张:“那天午饭以后,我全程都和商博良先生在一起,再也没见过郝思嘉了呀?”

        商博良说:“中间你还是有去上好几回厕所的吧?”

        “……你非要这么说,那确实是。”

        “甘必大呢?”浮士德问道,“你不是和郝思嘉很熟吗?这几天你见过郝思嘉吗?你知道她离家出走会去什么地方吗!?”

        “我、我……我和大小姐也没有那么熟啊……”

        “没用的东西!”

        浮士德劝道:“郝思嘉的爸爸,您先不要那么担心。或许就和您说的一样,她只是离家出走而已。”

        “离家出走哪会那么久?她一定发生什么事了!”

        郝思嘉的继母神情也很忧虑憔悴:

        “郝思嘉会不会被绑架了?也说不定是溺水了。”

        浮士德没想到郝思嘉的妈妈看起来这样年轻,而且相貌特别艳丽漂亮,身材也很夺人眼球。

        她不像一个有十多岁女儿的中年妇女,反像是一位风姿摇曳的妙龄摩登女郎。

        甘必大悄悄解释:“这是郝思嘉的后妈……”

        浮士德方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郝思嘉的家人似乎没一个人都非常担心她,但现在所有人都毫无线索。

        就在她爸爸准确去联络警局的时候,一张信纸被贴在了公馆的窗户上面。

        这是一封勒索信。

        一封来自绑匪的恐吓信。

        “郝思嘉被绑架了!”

        恐吓信上写着,郝思嘉已经被他们绑架了,并且要求她的父亲不许报警,否则就会撕票,将郝思嘉杀掉。

        浮士德问:“是谁先发现恐吓信的?”

        公馆的管家回答:“是我。我去收拾窗台上的杂物时,凑巧发现了这封信。”

        管家看起来年纪很大,一副年迈无力的样子,应该是干不出绑架这种事来吧?

        由于恐吓信上写着不许报警的字样,郝思嘉的家人们都投鼠忌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女仆一副被吓傻的样子:

        “大小姐被绑架了吗?必须要报警才行吧!”

        郝思嘉的继母面色苍白,被惊吓得脸上毫无血色,她瘫倒在长沙发上说:

        “不可以报警啊……老爷,不能让郝思嘉有任何危险。”

        郝思嘉的继母颓然无力地倒下,她听到噩耗后就变得无精打采,看来并没有因为血缘关系就轻视唯一的女儿。

        所有人都非常担心,郝思嘉的父亲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报警。

        “我昨天晚上在舆洗室外,好像听到了郝思嘉的声音。”郝思嘉的父亲说,“难道、难道,郝思嘉已经被伤害了?不行不行,我们不能报警,我没办法冒这种险。”

        这些富人投鼠忌器以后,表现并不比普通的穷人好到哪里去。

        局势乱成一团,郝思嘉的家人们也各个都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商博良先生不失时机地推了浮士德一把:

        “浮士德先生,你不是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吗?”

        商博良向郝思嘉的家人介绍道:“如果不能报警寻求帮助,我想诸位可以尝试向大侦探浮士德寻求一下帮助。”

        浮士德很想说我没有我不是,你不要胡说八道。

        但郝思嘉的父亲抓着他的手说:“只要你能救回郝思嘉……我就给你十万马克,不,我给你二十万马克!”

        “好没问题一定可以,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浮士德一本正经道:“我绝对会救出郝思嘉同学的。”

        浮士德本来是不大想被卷进这种奇怪的事件里,但是郝思嘉也算他的同事。

        平常还帮忙打工,实在不能见死不救。

        何况……她爸爸给的实在太多了!

        商博良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浮士德,他也很想看看皇女殿下青睐的落魄公子,到底有多大本领。

        浮士德先带着莉露露到郝思嘉家里的公馆看了看,张贴恐吓信的那扇窗户平平无奇,也没有线索可寻。

        现在郝思嘉的家人们都不敢报警,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了浮士德身上。

        郝思嘉的爸爸是克虏伯公司的商业伙伴,他很信服商博良的话。

        商博良也安慰他:“既然对方不准报警,想来后续还会有别的发展。您也不要太担心,据我所知浮士德先生是个相当聪明的人。”

        “唉,我实在太害怕了。我在家里睡觉,或者有时候在晚上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能听到郝思嘉的声音……

        我都怕那已经是她的魂灵了!”

        次日歹徒送来了第二封恐吓信,这回信件是被放在了郝思嘉公馆的信箱里面。

        信件内容是:

        “明天下午,用三百万马克的赎金来换回你女儿,将钞票都放入两个手提包中,交给女仆和管家,由他们来交付赎金,具体的交易时间和方式我会通知你们的。

        在那之前,我会让你们看到郝思嘉是安全的!”

        “三百万马克!”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字,虽然郝思嘉的父亲财力雄厚,但要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准备好三百万现钞,也还是有些难度。

        商博良看了浮士德一眼,浮士德说:“线索太少了,现在只能先按照要求做准备了。”

        郝思嘉的继母从背后抱住她的丈夫:

        “求求你了,一定要救出郝思嘉呀!”

        郝思嘉的父亲用力握紧拳头:“我会凑齐钱的,不管付出多大代价!”

        ===

        “于梦境寻觅,于漫宿寻觅。唯有穿过牡鹿之门者才能获得第三印记。此人必须穿过林地。此人必须攀至纯白之门,牡鹿之门等待着负光者前来。”

        ——《宝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