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商博良·冯·克虏伯

第六十章 商博良·冯·克虏伯

        嘉宝少尉的行文字体凌厉飒爽,她没有再继续隐藏身份。

        落款处明明白白亮出了霍亨索伦这个帝国皇室的姓氏,上面还落有一个带有皇室文章的个人戳记。

        浮士德两指夹住信件,他对新来的客人很感兴趣。

        对嘉宝少尉寄来的汇款单,则加倍地“很感兴趣”。

        “少尉阁下……懂我呀!”

        好朋友,没话可说了,必须是好朋友。

        浮士德用这笔汇款的四分之一买了床具和食材,路过礁石咖啡馆时,还买了两瓶啤酒回来。

        甘必大还在咖啡馆乖乖地打工,店长都好几次跟浮士德夸奖甘必大的力气大了。

        浮士德也给他买了些香煎葱倡:“真是诚实的人啊……你加油,你继续,来来,这些送你。”

        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浮士德毫不吝啬对甘必大的物质激励。

        有时候甘必大在礁石咖啡馆打工,浮士德也会专程来给他帮忙,最次也会买些吃的送来。

        在教堂那边同样的,只不过送给郝思嘉小姐的,就都是一些时髦的画册。

        鸦巢镇这样的小地方,想买到能了解潮流的时尚画册,还真不简单。

        往往刚刚寄到这边,潮流就已经变化。

        浮士德也是靠嘉宝少尉帮忙,直接用防剿局的航空邮件才能及时搞到最新潮的画册。

        时间快到,浮士德亲自来火车站,等候迎接这位“能解决债务问题”的新朋友。

        火车从镇外远远开过来,白色的蒸汽烟雾缭绕,被风吹得不断向后跑。

        火车快停下来的时候,引擎声刺耳得夸张,车轮摩擦着铁轨也嘎嘎嘎地响。

        这一趟火车只有很少几个,几乎没有什么乘客。

        最末尾的车厢又过了一段时间才打开,来客带着一顶海狸皮制的大礼帽。

        他远远看到浮士德声音就招起了手,另一只手握着的文明棍连连敲打地板。

        “先生,您好!嘉宝少尉要求我在鸦巢镇招待您,小住几天不是问题。您在这边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下了火车的这位客人,身材堪称挺拔高大,他个头比浮士德高得多,两肩也很宽阔,体格较甘必大还要健硕。

        一望可知,就是久经锻炼的体育场或战场好手。

        “我的朋友!我的浮士德先生!”

        他比浮士德预想的热情太多,一过来就将浮士德抱了个满怀。

        “赞美万机之主,我从一份内部报告上看到浮士德先生寄来的手稿,随文件还有您对手稿做出的那些评估。

        当时我就在想,世界上真有天生的商业领导人吗?

        现在我的回答是,想必浮士德家族的鲜血里确实流淌着经营企业的天分!

        您好浮士德先生,我叫商博良,商博良·冯·克虏伯。”

        商博良这个名字,浮士德还没听过。

        但克虏伯这个姓氏,在帝国就可谓大名鼎鼎,算得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甚至可以说,人们可以不知道帝国的皇帝是谁,可以不知道帝国的宰相是谁。

        却没办法不知道克虏伯公司是什么。

        这不仅是因为克虏伯公司是帝国最大的军工企业,还因为克虏伯公司经营范围极广,你都想不到自己会在什么地方看到他们的牌子。

        就连浮士德现在用的自来水笔,都是克虏伯公司的产品。

        光是听到这个姓氏。

        浮士德就明白了,嘉宝少尉为什么说商博良是能“解决最棘手的债务问题”的人。

        克虏伯这个姓氏,比起全盛时期的浮士德家族,还要金贵几分呀。

        商博良抱住浮士德,拍背笑道:

        “浮士德先生,其实我们曾经见过面,您还记得吗?在贴现银行的酒会上。”

        贴现银行?那是浮士德的债主之一,典型二世祖荷西家的产业。

        荷西原来是浮士德的跟班,浮士德家族破产后,他又第一个冲上来奚落落水狗。

        人品是很不怎么样,但浮士德确实经常去蹭贴现银行办的酒会——

        毕竟荷西家族的女招待们,实在是太漂亮了。

        浮士德说:“是的、是的,虽然时过境迁,但我还记得商博良先生的领袖气质。”

        浮士德一顿胡诌,商博良明知道他在胡说八道,也不以为意。

        “商博良先生,鸦巢镇的气候比帝都更好。这里的水井,栽培的花卉,还有海边的白崖,都是值得一看的东西。”

        浮士德带商博良往亚楠街的方向走去,他们走走停停,浮士德穿插着介绍鸦巢镇的“风光”。

        商博良脸上总带有爽朗的笑容,充满亲和力,这、这,这就是真正属于后浪的笑容吗!?

        清爽到浮士德自愧不如啊。

        “克虏伯公司的商业活动,不是为了利润,而是为了人类的幸福。

        浮士德先生,您明白吗?为了人类的幸福,我们有必要为国民建设良好的基础设施,不然文明何在?”

        浮士德特别受教地点头,人类的幸福啊,自己还是得要跟人家学习一个:

        什么叫立意,什么叫精神。

        商博良说:“您对西门子手稿的评价,太准确了。实业部的官员们都不懂,他们没有企业家思维,看不到手稿蕴藏的价值。

        就我个人的观点,这份手稿代表着一个十亿马克规模的产业,而且能够使全帝国国民的生活都获得飞跃性的改善。”

        十亿马克?电力行业少说也是一个百亿马克的产业好不好!

        浮士德竖起两个大拇指:“商博良先生,这也正是我的想法。所以您来这里,就是为了和我研究人类的幸福吗?

        说实话,像您这样富有的青年才俊,孤身一人到偏远小镇旅行,可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商博良特别自豪地提起自己的从军经历:

        “您放心,我当过兵,懂得搏斗的技巧,还一个人在南方大陆探险过。鸦巢镇对我来说,其实离帝都还嫌太近些。

        我不喜欢帝都的氛围,那里的人只会围绕我们溜须拍马,说不出什么有见地的话。

        像您这样的,浮士德先生,像您这样有见地的人才叫青年才俊。”

        “啊不……”浮士德笑道,“我还是少年。”

        “哈哈哈哈!”

        商博良拉住浮士德:“浮士德先生,我一直都对鸦巢镇这个地方很有兴趣,您可以带我到处转一转!

        闲暇时,我也想再听听您对西门子手稿的看法。”

        商博良还特意解释说:“放心,我不是为浮士德先生您的百分之十股份而来。比起价值五百万以上的证券,我对浮士德家族的人更感兴趣。”

        名誉已经被我差不多发誓用光的父亲呀,您到底干过什么样的大买卖?

        能让帝国的皇女殿下和克虏伯公司的公子都对我另眼相看!

        ===

        这部戏剧描述了铁匠和学徒们追寻燃烧的女人足迹的巡礼之旅;此女出现在他们的梦中,给予每人一处伤口、一个言辞。铁匠和学徒们放弃了找寻燃烧的女人,决心建立自己的王国,“在此处,我们的力量足以粉碎世界。

        ——《燃烧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