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犯规

第五十五章 犯规

        “浮士德赢了……”

        南丁格尔小姐手握怀表,声音里带着无限的惊叹,莉露露两脚离地跳起来欢呼:“拿下第二回合!”

        第二回合的胜负已定,但决胜的第三回合,随着浮士德体力的衰竭,甘必大依靠体能优势,还是很可能反败为胜。

        “你能反败为胜吗?”

        浮士德在起跑线前摆好姿势之余,还不忘嘲讽道:“你输掉的话,就要让郝思嘉小姐丢尽颜面了。”

        甘必大脸上通红,他的心态已乱,最糟的是呼吸节奏也完全紊乱。

        全自治州最优秀的橄榄球运动员之一,居然被落魄二世祖、完全的门外汉打败?

        奇耻大辱呀!

        裁判的声哨第三度吹响,这次两人已经是完完全全在同一时刻出发,甘必大在技巧上的优势越来越小。

        郝思嘉急到牙齿都快咬碎,她紧紧捏住名贵的怀表,很想一把丢到地上干脆摔碎,但又忍不住拿起来看看浮士德的速度提到了什么程度。

        “四秒二!?”

        郝思嘉惊道:“浮士德第二回合怎么还能跑到甘必大最快的速度?”

        即便是甘必大这种优秀运动员,到了第三回合的时候,也不可能再维持第一回合头两轮的巅峰速度。

        连续十轮36米的折返跑,也就是在复杂的跑道上急停急进七百二十米之长。

        可浮士德的速度不仅没有因为体力问题下降,反而还更快了!

        第三回合中,一轮接着一轮,浮士德的速度反而一步快过一步。

        他的呼吸声如狂风吹皱碎叶,飘忽不定,但身体的控制力、肌肉的记忆性,却都臻至巅峰。

        在浮士德灰白色的双眼中,眼前长长的障碍跑道已经被简化为了点和线的结合,他将真之枢机剑派的技巧也运用到了折返跑中,闪避人形支架障碍物的灵巧度,甚至还超过了甘必大。

        障碍折返跑,是为了模拟橄榄球赛场上激烈的抱摔、拦截,其实烈度比起真实竞技,已经逊色许多。

        而真之枢机剑派,是在无数实战经验的拟合下,用数学公式模拟殊死厮杀的修罗战场,复杂程度远超障碍折返跑不知道多少倍。

        浮士德之前纯靠【易皮盗贼】对计算力的加持,采用暴力计算的方式来预判闪避,效果已在常人数倍之上,可却无法超过甘必大长年累月训练积累出来的肌肉记忆。

        现在他在超强脑力暴力计算的基础上,又套入了真之枢机剑派的种种拟合公式,将暴力和巧力集合,计算效率瞬时提升,预判成功率已经无限逼近于百分之百。

        浮士德的身影在长线前进时快如闪电,让人几乎快要看不清楚;闪避人形支架时,速度也丝毫没有减慢。

        他的转身动作没有甘必大那样专业,可在速度上却是完全相当,甚至还超出了小半秒左右。

        浮士德越跑越快,到第三回合的第四轮折返跑时,他的速度又提高到了惊人的四秒一。

        除了郝思嘉和南丁格尔小姐拿着怀表一直在注意速度外,另外一些原本只是在赛道外看戏的橄榄球队队员也都算起了速度。

        “四秒一!?”

        “这怎么可能——”

        “一轮快过一轮,第三回合反而比第一回合还快?体力用不完吗!?”

        有教练模样的教师沉声道:“不是体力用不完,浮士德在直线部分的速度的确下降了。但他的技巧越来越好,在障碍闪避和折返部分提升的速度实在太多。”

        “四……三……”

        浮士德完成了最后一次转身,他的转身动作虽然依旧不如甘必大的旋身跑那样专业,但速度上的差距已经极小——

        更何况,在之前的第三回合前四轮比试中,浮士德已经确立了至少三个身位的巨大优势!

        南丁格尔小姐默默数数,挡在浮士德面前的人形支架只剩下最后两个了。

        甘必大却才刚刚完成旋身动作,他回过头来,眼前只剩下了愈走愈远的一个背影。

        那个背影如此渺小脆弱,就在不久前还只能出现在自己余光的侧后方向,现在却好似带着一串烟尘,消逝在了永远无法靠近的地平线上。

        甘必大的心态完全崩溃,两脚步伐一阵混乱,屋漏偏逢连夜雨,他又一次撞到了人形支架,对于赶超浮士德已完全不抱希望。

        郝思嘉两手都捧不住怀表了,她就站在距离赛道最近的地方,本想第一时间嘲笑浮士德的失败,现在却只能瘫软着身子见证奇迹的出现。

        “撞死他啊——!”

        郝思嘉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主意,她恢复全部力量,声嘶力竭地像面破鼓般呐喊:

        “这是橄榄球场啊,撞死他又不犯规——!撞他!”

        甘必大如遭电击,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对呀,这是橄榄球场上的赛道啊,比赛的规则里也没有说过不能拦截对手。

        现在摆明了败局已定,与其被浮士德奚落嘲讽,不如再拼一把。

        论体格和撞击,浮士德这样的身子骨怎么能扛得住一击?

        “撞死他啊——!”

        甘必大不再犹豫,他高喊“啊啊啊啊”发疯一样伸出双臂,橄榄球运动员的臂长都不短,两手伸展开就能挽回三个身位的差距了——

        距离抓住浮士德的后背,只有半截手指的距离。

        “抓、抓住了!”

        甘必大的两手成功触到浮士德的后背,心中一喜,立即瞄准浮士德的身躯拦腰飞扑,合身一撞,想用橄榄球场上常见的手段绊住他。

        浮士德灰色的眼睛里飞蛾蹿动,深寒的杀意涌现,一股狂乱的戾气升上心头。

        背后的甘必大,在浮士德的眼睛余光里被简化成了一副自带三角函数的几何图形,浮士德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在一起,身体微微倾斜,就将要扭身刺入甘必大的眼眶里——

        扑通!

        在浮士德扭过身子前的一刻,扑通一声,甘必大的拦腰飞扑完全停止。

        莉露露冲到了赛道里。

        “啊!”

        群起喧哗,莉露露藏在白色蕾丝长手套下的义肢,一把捏住甘必大的脸,将他高高举过头顶,又啪!的一下,像丢沙包那样甩了出去。

        甘必大脸上鼻血横流,连嘴里的牙齿都被摔掉好几处,所有来围观的学生、教师,都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郝思嘉呆住了,南丁格尔小姐也呆住了。

        只有浮士德吹了两下口哨,蹦蹦跶跶地跳过了终点线。

        “郝思嘉小姐,我们犯规了吗?”

        郝思嘉被莉露露的神力吓到呆住,一动都不敢动,她的嘴巴牙齿舌头全部失灵,瞬间组织不出语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