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SET

第五十三章 SET

        吭哧、吭哧、吭哧……

        训练用的机甲,同样是动力强劲,蒸汽充沛,两支金属护臂包裹住手肘以上的部分,抛光面锃亮闪烁,乌黑澄澈。

        “来吧,鄙人善于奔跑。”

        浮士德也来到了起跑线前做好准备,前方36米的障碍跑道上放满了人形支架,大致上按照橄榄球队队形排列。

        前面左右两个人形支架是“支柱”,后排分别是“锁球”位置和“侧翼”位置,中心是八分卫,然后是传球前卫和接球前卫,再接着就是中卫、边卫和后卫。

        这些人形支架的摆放位置,就和实战时队员的队列相同。

        浮士德没玩过橄榄球,但他感觉这种阵型和足球差别大不。

        甘必大大言不惭:“36米的障碍折返跑,你能跑进五秒内才有资格和我同台竞技。”

        普通人就算穿上可以加速的动力甲,想在复杂的障碍跑道上跑进五秒钟,还是非常难的。

        但对甘必大这种一流运动员来说,36米的障碍跑道,跑进五秒简直是最基础,他平常训练都动辄能达到四秒多的水平。

        比赛还要来回折返跑五轮,这已经放大了专业运动员和普通人体力上的差距。

        最后还要比试三个回合!

        郝思嘉就是要彻底封杀浮士德胜算,不给他留下一丝一毫的机会。

        浮士德捏紧手心,熟悉了一下穿上动力甲后的力度。

        肌肉牵动气冲结构的关节移动后,一种跃跃欲试的牵引力就贯穿了浮士德全身。

        “五秒是吧?好。”

        浮士德做好了起跑的准备,他的姿势不如甘必大专业,但瞳孔却变成了灰白色——

        他揭开了蛾印记的第一印。

        只要不被发现使用超凡能力,那就不算犯规啊!

        “set(预备)——!”

        裁判也是橄榄球队的人,他明显偏向甘必大,预备的声哨拉得又长又慢,突然间又快速吹响,比赛骤然开始。

        甘必大知道声哨吹响的时间长度,一秒不漏地率先出发。

        浮士德被裁判的声哨牵绊,稍微慢了半秒钟左右,所以两个人一开始就被拉出很大差距!

        但浮士德并不担心,他接着揭开了第二层印记,【易皮盗贼】t8级别的加速度能力全部爆发。

        这种可怕的爆发性,绝对比普通的优秀运动员恐怖太多。

        唯一的问题是浮士德第一次使用蒸汽动力甲,根本控制不好动力甲强化后的力度。

        他左一脚右一脚歪歪斜斜地前进,充沛的蒸汽动力强行驱使浮士德的身躯往前前进。

        过快的加速度又让他极难闪避跑道中间的人形支架,没有办法,浮士德只能右脚踏地,靠摩擦力强行减速。

        啪!

        浮士德右脚用力跺地,脚底板直接夸张到在跑道上踏出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周围一大群来围观的学生目瞪口呆,虽然跑道是松软的砂石材质,但一脚踏出一个手掌深的脚印,也太夸张了吧。

        甘必大被周围人的惊呼声吸引了注意力,他忍不住用眼睛的余光向后瞄,一下就看到了浮士德踏出的脚印,直接惊到一头撞在了人形支架上。

        碰的一下,蒸汽机甲的巨大动能,轻而易举就把木质的人形支架撞成了碎片,但甘必大的呼吸节奏大受影响,前进速度马上就慢了下来。

        后边的浮士德却在强行脚刹车以后,稳住了节奏,膝关节的气冲结构咚咚响动喷射出水汽,加速以后几乎快要赶上甘必大了。

        站在跑道外面的郝思嘉急慌了神:“废物、废物——别让破落户超过去啊!”

        长年跟着甘必大混的那群跟班,都瞪大了眼睛,所有人均目不转睛盯着浮士德,他的加速度也太夸张了吧!

        莉露露捏紧手心,比浮士德还要紧张个一百倍。

        南丁格尔小姐拉住她的手:“别害怕,就算浮士德输了,他们打的赌也没有法律效力,莉露露别害怕,那只是小孩子们闹着玩的事情。”

        莉露露瞄了郝思嘉一眼,看她抓狂的模样,一点都不像闹着玩啊。

        轰、轰、轰——

        浮士德的加速度能力太夸张了,只要加速上去以后,立刻就追上甘必大。

        但浮士德在高速中躲避人形支架的能力,就远远不如甘必大了。

        他虽然有【易皮盗贼】带来的超强计算力,可是身体却跟不上大脑的反应,还是接连不断地撞碎人形支架,速度很快又慢了下来。

        甘必大首先达阵,一个旋身跑,停都不用停就完成了转身向反方向折返跑过去。

        浮士德不懂这些橄榄球运动员的跑步技巧,达阵时还是靠右脚踏地,啪的一声踩出深坑来刹车,然后才堪堪转向往回狂奔过去。

        这样一个转折,浮士德和甘必大之间又被拉出了三四米的距离。

        莉露露的心一下子就悬到了嗓子眼里,这要是输掉可就凉凉了。

        郝思嘉掐下怀表,惊喜道:“四秒二!比甘必大平常还快一点!”

        南丁格尔小姐也用怀表记录了浮士德达阵的时间,她有点犹豫:“刚好是五秒,门外汉有这种成绩已经很好了……但和甘必大还是有差距。”

        第一轮折返跑,就算是门外汉也能跑出不错的速度来。

        可是第二轮、第三轮……直到第五轮呢?

        更何况后面还有两个回合,继续跑下去,等体力耗尽以后门外汉怎么可能和专业运动员比。

        “达阵!完成一轮!”

        甘必大抢先奔回起跑线,他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和呼吸节奏,并且用巧妙的旋身跑折返出发。

        浮士德却因为暂时还驾驭不好蒸汽机甲带来的动力加持,依旧是左倒右歪地倾斜前进,动不动就和人形支架撞到一起。

        而且他到达阵的时候,必须要用脚踏入地面中,才能刹车折返,这又会影响速度。

        郝思嘉看了一眼怀表:“四秒四,有一点波动,但领先优势还是很大。等到最后一轮浮士德没有体力,差距只会更大。”

        莉露露完全哭丧着脸:“南丁格尔小姐,做奴隶要准备什么吗?”

        南丁格尔小姐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花香味,有点像是白梅。她板起脸以后,很像严厉的教导主任,就差一副窄框眼镜。

        “还有机会。”

        南丁格尔小姐亮出怀表上的时间:“四秒九,还有机会。”

        ===

        我们是直立行走的猿猴的子孙,尽管他说及此论时语带讥讽;又或者我们不仅摄食了我们的父母,“此行并非天孽”,也摄食了我们的起源,所以我们来自虚界。

        ——《达尔文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