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哈啾

第五十章 哈啾

        “了不起……”

        甘必大感叹道:“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浮士德绝非泛泛之辈啊。”

        郝思嘉看着甘必大,还有他的一群跟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当碰到一群傻瓜。

        “就这!?就这!?就这就摆平你了?”

        甘必大严肃地说:“你不懂,因为我也是男人所以才知道。那种不拖泥带水的行事风格,就算是破产跌落到了谷底,也还是像王子一样尊贵,我当时只在想,世界上当真有这种人?”

        “……你不是在开玩笑?”

        “哈哈哈!郝思嘉,一般不会开这种玩笑吧?”

        “……那就是你是个傻子。”

        甘必大的跟班也说:“鸡皮疙瘩掉一地啊,从来没见过那样的人,第一天上学被从未谋面的学生围住,那个态度,那份从容……果然是个人物!”

        郝思嘉不忍直视这群白痴,她心想以后再收跟班,实在不能再找这种下等人家出身的人了,智商实在太低!

        甘必大坐在地上,他痛定思痛:“见识了这样的人物,我也好好思考过了,不能再撕莉露露的裙……呸,不能再甘于平庸了,应该下定决心做点正事。”

        “太、太蠢了。”

        郝思嘉无法理解这么一大群人为什么会被浮士德轻松摆平,就像莉露露无法理解浮士德为什么在双排扣大衣里面穿了一件女装衬衫一样。

        郝思嘉没好气说:“甘必大,你去盯住那个女人。我去研究一下浮士德,看看他是有什么魔力,把你整成这样。”

        “了解!”

        甘必大精心准备好纸笔,他和莉露露在一个班级上,一有空就盯住莉露露,仔细观察她在做什么。

        甘必大的笔记本上,根据时间不同,记录的清清楚楚:

        8:50——一直在打哈欠(好像很困);

        9:50——在发呆(好像很无聊);

        10:05——居然在挠头!

        10:50——无所事事看着教室房顶;

        ……

        除了南丁格尔小姐的课以外,莉露露平常在学校的表现,活像一只猴子,但教室房顶可没有香蕉。

        甘必大很想找莉露露套近乎,问问看浮士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但只要他靠近过去,立刻就会被莉露露怒目而视。

        经过被堵的事情以后,莉露露现在对州立师范的人全都毫无好感。

        “让开,一群败类。”

        课余时间,任何人靠近莉露露,都会遭到她护崽的眼神扫射,令人望而却步。

        直到课程结束以后,莉露露回到家里,才垂头丧气:

        “浮士德少爷,我是被大家当做太妹了吗?就是像甘必大那种邋里邋遢,还会从嘴里流出口水的渣滓一样的人?”

        “噗——”浮士德克制住表情,“啊,莉露露小姐好可怜,被别人说成太妹,简直惨无人道啊。”

        莉露露翻起白眼:“真是的,我才不是太妹对吧。”

        “等,等下抱歉……”

        浮士德捂住嘴,控制住笑意:浮士德啊浮士德,这种事可不能笑出来。绅士在这种场合是不会笑的,不许笑、不许笑……

        “嗯哼,哎呀失礼了。最近嗓子有点不舒服,不过莉露露还真是倒霉呀。”

        莉露露怒视浮士德:“有什么好笑的——”

        “这个、这个,我会给莉露露小姐报仇的。”

        浮士德想起了今天一整天被那个郝思嘉监视的情况,浮起一个念头,旋即微笑:

        “我已经有好主意了。放心吧,莉露露小姐,很快就会为你出气的。”

        浮士德早就注意到了被人监视的事情,郝思嘉做的那样明显,想要不逃过浮士德眼睛,也很为难。

        他心知这些人的目的,与一群不长进的笨学生纠缠毫无意义。

        但如果能从中获得一些好处,浮士德并不介意收拾他们一顿。

        莉露露看到浮士德少爷的脸上,浮现起一片阴毒的冷笑,背上便不禁升起一片鸡皮疙瘩。

        这位哥,一言不合又要搞事情?

        “交完咱们两个人的学费以后,剩下的钱还够用吗?”

        莉露露怯怯地说:“省一点用,还可以坚持几个月吧。”

        浮士德掰起手指:“侦探事务所还没开张,现在就指着礁石咖啡馆打工的钱了。”

        他很快就制订好了自己的计划,面带春风,得意非凡,走路看起来都轻飘飘了好多,让莉露露一阵恶寒。

        等到翌日回到学校的时候,浮士德按照转入学生的惯例,站起来做自我介绍。

        他一点没有害羞的样子,站在人群的中心彬彬有礼:

        “经过昨天的事情,不少人已经熟悉我了吧?没错,我是浮士德家族落魄的继承人,身无分文的穷鬼……噗。”

        浮士德笑场了一下:“作为复兴浮士德帝国的第一步,首先是十天以内让你们俯首称臣,乖乖地认栽吧。”

        坐在下面的郝思嘉一脸吓傻,甘必大和另外一群跟班则又是惊讶又是佩服地看着浮士德,只觉得这个男人也太敢说了吧!

        浮士德看向郝思嘉:“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能赢我,就任你们为所欲为——但是输掉的话,就要做我的奴隶。”

        站在门边的教师也是一副吓傻的表情,尴尬了好半天:“那、那浮士德可以坐回你的位置了……”

        “哈哈哈。”

        浮士德一边放声笑着,一边坐到座位上。

        郝思嘉目瞪口呆,这人不是白痴吗?

        就算不是白痴,那也是神经病吧?整一个大脑升级不正常的人啊!

        浮士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十指交叉,发出一穿高深莫测的轻笑,更让郝思嘉觉得莫名恼火。

        浮士德自己则静静收获【源质+1%】、【源质+1%】的奖励。

        装和傻,有时候差别好像不大——最重要还是看结果咯。

        恼怒的郝思嘉等课程一结束,立刻就拉上了甘必大:

        “必须收拾他!绝对没有好果子!”

        郝思嘉漂亮的脸蛋上露出阴沉的表情:“浮士德不是说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能赢过他就行吗?”

        “大小姐,你、你到底想干嘛?”

        “哼哼。”

        郝思嘉亮出她做的观察笔记,笔记内容比甘必大对莉露露写的观察记录详细十倍以上,连浮士德上课转笔的次数都记录进去了。

        “浮士德有一个巨大的弱点,只要比这个,你绝对能赢。”

        “诶不,已经确定是我来跟浮士德比了吗!?”

        郝思嘉自信满满:“你是全国都有名的运动员,绝对能赢,我等着看浮士德这个装腔作势之徒的哭丧脸!”

        “哈啾!”

        莉露露揉了揉鼻子,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话被别人抢着说了。

        ===

        “我不得不提出抗议,这些空谈者实在无法统治帝国,他们没什么头脑却过于洋洋自得,愚蠢而又专横。”

        ——宰相写给秘书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