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霸凌

第四十九章 霸凌

        这是来到州立师范学院的第一天,莉露露从来没有上过这种公立学校,她的所有教育经历都和浮士德一样,只接受过精英化的私家教育。

        莉露露今天穿的衣服是嘉宝少尉送来的新裙子,崭新的黑色宽裙是毛呢材料,没有花边和装饰,款式典雅,上身的短外套则是褐色的,上面缝缀黑色珠子,边缘镶嵌小小的黑玉饰物。

        “多亏了【占卜师】!”

        莉露露窃喜道,她知道这算是作弊手段。可是没有办法,有三分之一的题目她实在想不到解法。

        如果入学考试没有通过的话,就得不到嘉宝少尉送的礼物,还要去给浮士德少爷打工!

        虽然这是有违道德的事情,但莉露露认为,只要没被发现就不算犯罪!

        “嘉宝少尉是个奇怪的人,但她挑选衣服的眼光可真好!”

        相比较之下,浮士德少爷的审美眼光就一言难尽了……

        为了庆祝通过州立师范的入学考试,浮士德也给莉露露送了新衣服,但他送的衣服要么是一看就属于便宜货,要么就是款式太奇怪,难看到不得了。

        “可恶啊。”莉莉露抱怨,“如果入学考试是考穿衣搭配就好了,浮士德少爷绝对无法通过。”

        她刚进校门,对一切陌生的新事物都倍感好奇。

        左边看看,右边瞅瞅,整齐划一的教室和广阔敞亮的走廊,肃穆的学院建筑也让莉露露小姐油然产生敬佩之情。

        “可敬的地方!”

        想到这里就是南丁格尔小姐工作的地方,想到今后就要接受南丁格尔小姐的教导,莉露露就有些感动。

        她还没注意到以甘必大为首的七八个学生已经围了上来,等莉露露发觉到的时候,前后左右的路口都已经被这些人堵死了。

        甘必大皮笑肉不笑地对她说:

        “喂~真是家门不幸啊?你原来是浮士德家府上的大小姐吧?”

        “不是啦。”莉露露不明所以地摆手道,“我只是……”

        甘必大唾骂道:“看你那副穷酸模样!什么标准银行,搞垮了那么多工厂,就是你们家搞的大陆铁路公司害我父亲赔了好多钱进去!”

        确实,老浮士德并非一个慈善家,而是一名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大银行家。

        被他恶意整垮兼并的工厂不计其数,标准银行破产以后,名下的各种垃圾证券也害得许多家庭的积蓄一夜扫光。

        甘必大旁边的几个跟班,好像都有切肤之痛,跟着骂起了浮士德家族。

        他们好像都把莉露露当成了浮士德家族的大小姐,越骂越起劲,最后简直要喷到莉露露的脸上了。

        “狗资本家的大小姐,打了又怎么样。”

        不知道是谁先上来推了莉露露一把,听声音应该是个女学生。

        莉露露毫无准备,踉跄地退了两步,她迷茫地看了看眼前站成一圈的人,解释说:

        “我不是浮士德家族的人呀……我就只是浮士德少爷的女仆……”

        莉露露小姐早在来学校以前,就听过了浮士德的嘱咐。

        她身体的一部分是机械的义肢,力量极其可怕,直接用手丢出去的铁钉,就能把t8等级的达尔文生物活活插死。

        如果用来殴打普通人类的话,恐怕动辄就要骨折,不用几下功夫,把人活活打死也不奇怪。

        所以浮士德嘱咐过莉露露在学校要控制好自己的力量,莉露露小姐对有南丁格尔小姐的学院生活十分向往。

        她自己也不愿意闹出什么纠纷来。

        面对咄咄逼人的家伙,莉露露还是克制脾气,表现出了一位显贵家庭女仆的优雅风范。

        她忍耐住没有动手,只是反方向推了一把。

        没成想到就有一个女性学生跌倒到了地上,莉露露对自己的力量掌握很精细,她知道这样的力度,根本不可能把人推倒的!

        “呜哇好惨。”甘必大故作吃惊,“浮士德家族的人胆子还真大,都落魄成这样了还动手打人。”

        “不要紧吧……浮士德家族的都干了什么!简直不是人啊!”

        “赶快给我道歉呀!完全没有教养的吗?”

        莉露露惊慌失措:“这、这……不是我推倒的呀!我没有用力的……对不起……”

        “这种没诚意的道歉还算是人嘛!都打成这样了!”

        甘必大一群人直接冲了上来,开始对莉露露推搡起来。

        他们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伤及莉露露,但莉露露更要顾虑到不能一不小心伤到这些人。

        直到有一个学生,直接丢出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砸向莉露露小姐……

        啪的一下,浮士德站在莉露露的身后,把那块石头捏碎在了手心里面。

        “保护女性是绅士的涵养。”

        浮士德张开五指,被捏成碎末的石头飘落到了地上:“如此美丽的鲜花,岂能袖手旁观。”

        “鄙人便是维特·冯·浮士德,几位找上鄙人的侍女有何贵干?”

        甘必大呸了一口:“这个才是浮士德呀……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不就是家世好了点?而且还破产了!”

        甘必大仗着体格健硕高大,面对浮士德这样的男性,也不再像欺负莉露露那样装模作样了。

        他直接冲了过来,对着浮士德的脸就是一拳。

        浮士德躲了也没有躲,用脸颊接下了这一拳。

        拳头紧贴在浮士德笑脸上,他静静地说:“这位同学,我们来换位思考一下吧……”

        “假设站在这里的是莉露露的话,你又会怎样呢?”

        “哈?莉露露?谁啊?”

        浮士德说:“莉露露是个从小和你相熟的玩伴。莉露露在浮士德家族的宅邸打杂,她的父亲是个酗酒的醉汉,每天回到家还要把莉露露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括号,本人还总解释说是摔伤的。

        但是莉露露啊,她总是一副开朗、坚强的样子。”

        “那是在盛夏的某天……没事跑去莉露露家的你,发现她家发生了巨变——莉露露很开心,她给你看了父亲用赌博赚来的钱买的新裙子,还说要去南方旅行。

        你一个留在了炎热的鸦巢镇,留在了什么也没有的小屋子里。

        而莉露露在南方享受豪华晚餐,你只有黑麦面包,父母也一整天吵得不停。”

        浮士德用冷酷的眼神凝视甘必大:“所以你萌生了嫉妒。”

        周围陷入一片寂静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甘必大……

        “你、因此想把莉露露的新裙子撕个粉碎。”

        “你不是人——!”甘必大的跟班惊呼,“我看错你了!甘必大你不是人!”

        甘必大慌了手脚:“没有、我……我没有……”

        浮士德低头说:“因为嫉妒他人的幸福,你居然做了自己也想不到的荒唐事。虽然莉露露的裙子没有被撕坏,但她再也不会和你说话了。”

        甘必大的跟班也说:“这肯定啊!莉露露没有报复你已经很好了!你不要不知足呀!”

        浮士德牵上了莉露露的手,回过头对瘫倒在地的甘必大说:

        “不过没事,我原谅你。谁都有做错事的时候,今后改过就好——莉露露,我们上课去。”

        ===

        “受经济制约的”权力,当然不等同于纯粹的权力。

        ——政治谚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