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入学考试

第四十八章 入学考试

        浮士德摇晃着自来水笔,他早早写完所有题目,娴熟地转起笔来。

        州立师范学院的学生,用的是一支自来水笔。这是一支黑色的笔,笔杆上写着“克虏伯公司”字样,笔尖拧开了,笔杆里装着一根吸管。

        自来水笔向上的笔画很细,向下的笔画就比较粗,比以前人们用的鹅毛笔和后来用的钢笔,都好用很多。

        浮士德又要哀叹一个商机丧失了,克虏伯公司的产业怎么这样丰富?

        在【占卜师】念写能力的帮助下,莉露露也和浮士德一样,顺利通过了州立师范学院的入学考试。

        因为两个人的考试成绩优异,还获得了免费的宿舍名额。

        不过浮士德已经租好了房子,他的课余时间要经营浮士德侦探事务所,要给礁石咖啡馆做招待,还要去镇上的教堂弹奏管风琴,实在不方便住在宿舍。

        “上学的同时还要打三份工,这也太辛苦了吧!”

        州立师范是个很普通的学校,学生来自各个阶级,但整体来说,还是普通人和穷人更多一些。

        对有钱人心生嫉妒的学生,不免会想要准备好戏弄浮士德一番。

        甘必大是高年级的学生,他是州立师范橄榄球队的队员,体格高大的吓人,比浮士德高出快有两个头的距离了。

        橄榄球是帝国盛行的体育运动,比赛的时候所有队员都需要穿戴专门的蒸汽动力甲,互相冲击、碰撞,是一项为军队选拔好苗子的残酷竞技。

        力量、战术、速度,缺一不可。

        优秀的橄榄球运动员,就像甘必大一样肯定是身材高大、性格强势,很早就被军队作为重点观察人员进行培养。

        比赛期间,受伤、骨折、晕倒都是很寻常的事情,据说还有传闻帝国对橄榄球的联赛设有专门的死亡人数指标。

        除非死亡人数超过一定标准,政府才会介入干涉。

        甘必大看起来就是那种野心勃勃、桀骜不驯的坏学生头子,他家境不能算差,父亲是冶金厂的车间经理,但和浮士德家族肯定是不能比了。

        越是这样家境还算优渥的人,看到浮士德这样堕入人间的破产贵公子,越有一种“不欺负他实在太不仗义”的感觉。

        “那小子连个像样的屁都放不出来,直接打一顿也没事吧。”

        甘必大想的教训办法,就是直接堵住浮士德打一顿就算完事。

        这种简单粗暴但很愚蠢的做法,马上就被郝思嘉痛骂一顿。

        在这群出身不错的坏学生里,郝思嘉才是真正的中心,其他像甘必大这样的人,也要看她的脸色才行。

        郝思嘉的名字里也有带有冯字,她是真正出身贵族的大小姐,漂亮、任性、虚荣又骄傲,典型的那种被宠坏的大小姐。

        郝思嘉在学校,一般只关心漂亮的衣服和各种各样的舞会,她热衷于各种各样的男人围绕自己打转。

        甘必大不服气地说:“你喜欢那一类型的男人?”

        郝思嘉一脚踹到他身上:“你胡说什么?谁会喜欢一个破产的穷鬼!”

        “那不就完了,我们直接把浮士德堵住打一顿就行。”

        “你懂什么?仔细挺好,他曾经是公子哥!超级公子哥!你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吗?”

        “不就是有钱人?”

        郝思嘉穿着勾勒曲线的紧身猎装,恨铁不成钢:

        “我就给你解释一下,他呢,住在一座像城堡的房子里。或许根本就是直接住城堡,看!就是这种感觉!”

        郝思嘉在地上画了几个塔楼的图案:“然后他睡在六米的大床上迎来朝阳。”

        “这也太大了吧?”

        “诶亚不对,太小了,应该是二十米。”

        “真的吗!?”甘必大满脸质疑,“那不是很难睡吗?被子要怎么办?会很重吧。”

        “到了起床时间,就有女仆来打开窗帘。每天早上他都在日出的沐浴之下醒来,永远都是在闪耀的光芒中睁开双眼,显贵就是这么生活的。”

        甘必大严重怀疑:“就算是有钱人,阴天的话也没有阳光沐浴吧。”

        “阴天会点一百只长明灯来照明啊!”

        郝思嘉不屑地看着其他跟班:“上流显贵就是那个样子,他们从来不需要自己起床,全部由温柔体贴又漂亮的女仆服侍,换衣服也不用自己动手。”

        甘必大慢慢觉得贵公子确实很不得了:“了不得啊有钱人……不服不行呀。”

        “吃饭也不用自己动手,看来你终于明白了,那个浮士德可不一般。”

        “然后呢?你到底想说什么!?”

        郝思嘉震惊了:“这还不懂?像那种人,落魄到转入这所学校!你明白么!转到这所狗屎一样的破学校,你还不明白意味着什么吗?这所学校就是狗屎上面最臭的尖儿,从他的人生经历来考虑,从未经历过任何辛苦,也没有过烦恼,却要和蚂蚁都不如的笨学生上一所学校!你懂吗?”

        周围人都低下头:“我们有差到那种地步吗……蚂蚁都不如也太过分了吧?”

        甘必大震惊道:“我们学校原来是狗屎上面最臭的尖儿吗!”

        “对啊,最臭的。”

        郝思嘉两手抱胸,刚好将胸部托了起来。她很不喜欢州立师范,但是要去更优雅的女子学院,郝思嘉又受不了那种严格的校规纪律。

        “所以说啊,那个浮士德,光是到我们学校来就已经是在忍辱负重了。”

        “所以不用教训他一顿,他其实已经在受苦了?”

        郝思嘉拍了拍他的脑袋,夸奖道:“你懂了就好。”

        “那到底要怎么欺负他呀!”

        郝思嘉撇着嘴巴:“傻瓜,欺负他有什么意思。”

        郝思嘉对这群笨学生实在没眼看,转身就走远了。但甘必大却从这句话里领悟出了新意味:

        “对啊!你们知不知道还有一个和浮士德一起转入的学生?咱们先去收拾她!”

        莉露露刚刚走进州立师范,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她捏紧了金属义肢的左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总感觉手有点痒痒的呀?”

        ===

        西门子电气公司将在公开证券市场上发行股票……大部分银行都不看好这家国营公司,只有少数科学家认为西门子电气公司的产品,有助于打破机械同盟国在贸易战中的困境,改善帝国的能源供应现状。

        ——贴现银行对西门子电气公司股票的风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