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矢车菊

第三十九章 矢车菊

        警方很快就派人来收拾法拉第研究所的残局了,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来传讯过浮士德。

        他知道这肯定是嘉宝从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否则光是亚楠街221号的密室杀人案,浮士德至少也要被警方传唤过去做证人。

        两名邪教徒死在了法拉第研究所那栋压抑的破旧塔楼里,内厅中还留下了一片狼藉的野兽残骸。

        鲜红丑恶的场景,让很多警察都不忍直视,控制不住地呕吐起来。

        去警察局报案的也是嘉宝,浮士德和莉露露小姐两个人一直在礁石咖啡馆等候着少尉的归来。

        光头店长这次选择店中品质最佳的咖啡豆,给两人摇好以后,水面上精心描绘出一朵矢车菊的拉花图案。

        蓝色矢车菊是帝国的国花,像青天一样湛蓝,不长刺人的芒棘,原野中无需专人的照料,就能生长得非常好看。

        矢车菊有紫、蓝、浅红、白色等品种,其中紫、蓝色最为名贵,蓝色矢车菊还是帝国皇室的纹章之一。

        有些学者认为矢车菊象征着帝国国民处世虚心、谨慎,谦和之风的民族性格特点。

        但在浮士德看来,这种说法就很离谱,帝国的容克贵族大多傲慢又顽固不化,同“谦和谨慎”、“处世虚心”,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更广泛的传说,是传闻皇帝的母亲,在终结了诸侯时代的大解放战争时,曾因为一次战役被迫离开首都。

        逃难途中,王后殿下的马车坏了,她和孩子们停在路边等待之时,发现路边盛开着蓝色的矢车菊,她就用这种花编成花环,戴在九岁的皇帝胸前。

        后来皇帝在大解放战争以后统一了帝国,仍然十分喜爱矢车菊,认为它是希望之花,便授意国会以矢车菊为帝国法定的国花。

        光头店长问道:“浮士德先生已经解决所有的问题了吗?”

        浮士德则从店长那里借来笔纸,他埋头写信,偶尔才抬起头来回答店长的问话。

        “都解决了。维尔纳先生是一位让人尊敬的学者,帝国国民今后一定都会知晓他的名字和功绩。”

        店长叹气道:“他真的已经死了吗?”

        “嗯……节哀顺变,老板。警方在法拉第研究所里找到了他的骨骸和衣物,虽然面容无法分辨,但从体型来看,应当不错。”

        浮士德没有说出更加具体的现场情况,因为警方找到维尔纳先生的遗体时,他的半个头颅已被始剑齿虎吃掉。

        礁石咖啡馆的老板是维尔纳·西门子先生的老同学,浮士德也不想给他增添悲伤和负担,就轻轻带过了这一页。

        莉露露有点猫舌头,她很怕烫,两手捧着咖啡杯,小心翼翼地伸出粉红色的舌头,沿着杯沿试探了两下,但又不敢真的去触碰冒着水汽的咖啡。

        等她反复试探了六七次以后,才终于做好了心理建设,深吸一口气,吐出舌尖轻轻沾了咖啡一下。

        “啊!怎么这么烫!”

        店长诧异道:“这就是很平常的温度啊,莉露露小姐是猫舌头吗?”

        浮士德委婉地说:“请恕打搅,莉露露小姐肯定是不善于喝咖啡。”

        莉露露被两人看着,脸上微红,垂头丧气地说:“我……我不是猫舌头,我是咬到嘴了。”

        浮士德质疑道:“真的吗?我不信,明明就没看到你咬到嘴巴。”

        “咬到里边的位置!为什么要被你看到?”

        “哈,莉露露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啧、你这家伙……”

        “上流人家的使女,可不要忘记了称呼呀!”

        莉露露狠狠咬牙,这家伙、这家伙,还觍着脸说什么上流人家吗?真是不知好歹啊!

        “还说什么上流人家,欠了那么一屁股的债……”

        浮士德单手抓起杯柄,喝下咖啡笑道:“莉露露小姐总是嫌弃我负债累累,那以后我们可要省吃俭用了,原来说好的请你吃饭、给你买衣服,肯定是也没有办法实现啦。”

        “你这个人……!”

        “不要忘记称呼呀。”

        莉露露小姐忍耐着恼怒的心情,两手抱起变凉的咖啡,一口喝下去大半:“少爷、少爷、少爷,你满意了吗?”

        浮士德接着写完自己的信件,他把信纸放进店长拿来的一只白色信封中封好。

        莉露露有些好奇:“这是给谁的信?”

        “当然是给嘉宝少尉。”

        “给那家伙?那家伙马上就要过来了,有什么话直说不好吗?”

        “莉露露小姐呀,不要用那家伙称呼别人,这有辱浮士德家的门风啊。总之世界上有些话,是不方便直说的,所以才有信纸这种东西。”

        莉露露透过礁石咖啡馆的透明玻璃窗,已经看到嘉宝少尉正从外面走进来。

        “浮士德少爷,难道是喜欢她吗?”

        “噗——!”

        浮士德直接把一口咖啡吐了出来,他连忙向店长道歉,帮忙擦着吧台。

        “嘉宝少尉?这怎么可能!信里要说的是要紧事呀!”

        “要紧事?浮士德先生、莉露露小姐,还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嘉宝少尉推开店门走了进来,店门内侧悬挂着的餐单晃了两晃。

        她阔步走到吧台前面,直接坐在了莉露露的身旁,还很随意地将右手搭在莉露露的肩膀上。

        “莉露露小姐,不要担心了,警方那边的所有事情我都处理好了。还有什么要紧事?”

        莉露露肩膀上被嘉宝碰到的地方,全都刷的一下炸起汗毛。

        她最害怕的就是嘉宝女士动手动脚,一看就是不安好心,常常让莉露露有种被冒犯到的感觉。

        浮士德将封好的信件交给了嘉宝:

        “少尉阁下,这封信里写有其他关于此次事件的内容。等到你回到防剿局后,再打开看看吧。”

        嘉宝稍稍迟疑,但还是接过了那封信件。

        她看了信封两眼,没有研究出什么门道来,就随手把信件踹到了制服胸口的便携口袋里。

        浮士德跟着又问道:“距离五月七日的结束,还有几个小时,少尉阁下,你认为这一次五月八日会到来吗?”

        嘉宝打哈哈说:“这肯定没问题,事件都解决了,两个邪教徒也都被你杀掉了,时间循环肯定是黑弥撒教团搞的鬼,现在这种情况,五月七日当然会结束了。”

        ===

        八十年代以后,帝国开始推行社会保险立法,强制对所有雇佣劳动者实行统一、平等的社会保险。宰相推动了《疾病保险法》的通过,矿工、农工、仆役、船员、教师等,都必须进行强制保险。

        九十年代,国会又颁布了《意外事故保险法》,保险法由雇主承担,赔付金额按照法律规定,包括免费医疗保险、现金抚恤、死亡丧葬等。

        去年帝国又颁布了《伤残及养老保险法》。

        ——宰相《以社会福利促社会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