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解谜

第三十六章 解谜

        浮士德和莉露露刚到鸦巢镇的第一天,他还能清楚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毕竟那只是“昨天”发生的事。

        众人准备乘坐马车去房东家暂住一晚的时候,老马奎尔突然叫住了浮士德,让他回到屋里帮忙取一下礼帽。

        浮士德那时候,完全没有对这一举动感到奇怪。

        他几乎是随口答应下来,就回到了屋里,离开了老马奎尔的视线。

        而房东马奎尔小姐和亲爱的莉露露呢?

        她们两人都在马车里面,也看不到老马奎尔在做什么。

        浮士德疏忽,给了老马奎尔一个完成密室的机会,使得这个丧心病狂的继父有机会实行一场栽赃他人的谋杀案。

        “我和少尉阁下说过吧?亚楠街221号的门窗紧闭,没有其他入口,只能通过大门进入房内。

        大门上有一把老式挂锁,它的钥匙仅有一把,就在我的手中——而这把钥匙,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手。”

        嘉宝点头道:“是,所以亚楠街221号锁上门后,就是一间只有浮士德先生才能打开的密室。那老马奎尔究竟是怎么进入密室里的?我只能猜测他用了某种超凡能力!”

        “比超凡能力更厉害的,是头脑。”

        浮士德若有所悟道:“还记得那把老式挂锁吗?老马奎尔叫我去屋里拿礼帽的时机,把握的非常好。

        当时我正准备锁门,所以就将挂锁没有上锁,临时挂在了门上。”

        嘉宝捏住下巴,终于明白了密室形成的手法:

        “老马奎尔趁着浮士德进屋的时间,用另一把早就准备好的锁,换掉了那把老式挂锁?”

        “没错!

        老式挂锁的外表十分普通,他只需要提前订制好一把外表相同的挂锁。当时又是晚上,光线昏暗不清,老马奎尔只要悄悄把老式挂锁换成另一把他有钥匙的挂锁就可以了。

        当我再次走出亚楠街221号,将礼帽拿给老马奎尔的时候,门上挂着的锁其实已经变成另一把了。”

        浮士德想到这点,依旧觉得有些扼腕叹息。他的疏忽,造成了马奎尔小姐生命的不幸终结,但把自己变成了老马奎尔的替死鬼。

        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锁被换了!

        浮士德对那把老式挂锁并不熟悉,老马奎尔只要仿造一把外表相同的锁,就可以轻易骗过浮士德。

        浮士德说:“所以问题不在于钥匙,而在于锁。

        老式挂锁在锁上的时候,是不需要钥匙的,只要轻轻一按,就能锁上。

        老马奎尔换完锁后,我还愚蠢地将挂锁按上,为他完成了密室的最后一个步骤。

        这时候的亚楠街221号,看似是只有我能打开的一间密室。

        实则老马奎尔的手中,才有开门的钥匙。深夜,他杀掉了马奎尔小姐,打开了仿制的那把挂锁,将尸体放到屋里以后,又拿出此前换下来的那把真正的老式挂锁,将其挂到门上,重新锁门。

        这样,一间只有维特·冯·浮士德才能打开的完美密室,就完成了!”

        密室的手法实在太简洁了,连浮士德都不禁赞叹起了老马奎尔的智慧。

        最简洁的手法,才是最好的手法。

        当浮士德疏忽大意地锁上那把并不属于自己的挂锁时,他就几乎注定了替罪羊的命运。

        嘉宝自认为接受过精英化的军事训练,可和一个利欲熏心的老人相比,她的智力简直像头羔羊。

        她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这个密室手法太完美了,甚至不会留下任何证据。浮士德先生,依我来看,即便你的推理正确,也缺乏证据逮捕老马奎尔。”

        浮士德用两根食指拉起嘴角,说:“只要警方确定了方向去调查,很容易就能查出老马奎尔是在哪里仿制的挂锁。他勒死马奎尔小姐用的绳索、勒杀时的搏斗,也一定会留下一些痕迹。

        而且最关键的,少尉阁下,您知道指纹识别技术吗?”

        嘉宝皱起眉头:“我听说过在达尔文协约国,他们会通过指纹来辨别罪犯的身份。”

        浮士德信誓旦旦道:“是的,指纹是老马奎尔最大的疏忽,你明白吗?

        这间完美的密室,需要我今天去亲手打开亚楠街221号的挂锁,才能在锁上留下我的指纹,形成最后的铁证。

        而只要我现在不去碰那把挂锁,上面就绝对没有我的指纹——我从未碰过那把锁!

        我唯一一次锁上亚楠街221号的大门,实际锁上的是老马奎尔仿制的那把锁。

        所以只要现在去报案,让警方调查一下两把锁上面的指纹,就会发现属于我的那把挂锁上却没有我的指纹,反而老马奎尔仿制的那把锁上才有我的指纹。

        这才是推翻密室的铁证。”

        就是因为这一铁证,所以浮士德才信心满满,一点都不担心警方的调查和老马奎尔的栽赃陷害。

        这个密室手法的确简洁高效,但由于方式过于简单,只要浮士德现在不去触碰那把挂锁,就能拥有推翻罪名的证据。

        至于另一把老马奎尔仿制出来的挂锁,老马奎尔肯定想不到那把锁上会有浮士德指纹,这样短的时间里,他很大概率应该还没有销毁仿制挂锁。

        所以密室的破绽其实不少,浮士德甚至相信只要警方找对正确的方向,直接靠刑侦手段调查,也能通过皮毛、血迹、伤痕和其他搏斗的痕迹,找出真正的谋杀凶手来。

        其实浮士德很早就想明白了密室的手法,他当时最疑惑的不是密室问题,而是密室谋杀案和邪教徒袭击警察局之间的关联。

        浮士德一直以为这桩谋杀案和黑弥撒教团存在联系,但是现在看来,黑弥撒教团袭击警察局,其实和浮士德无关,邪教徒的目的应该是想找到维尔纳先生失踪案的卷宗。

        正是因为两起本来无关的事件,因为亚楠街221号和浮士德产生联系,纠缠在了一起。

        这才大大打乱了浮士德的思路,让他一度陷入错误的思考方向。

        浮士德站在阳光下,坦然地说:“其实这桩谋杀案只和我有关,和少尉阁下调查的黑弥撒教团没有任何关系。”

        嘉宝“嗯”了一声后,还是说道:“浮士德先生,我会在警方面前帮助你的。但是你也应该将维尔纳先生的事情和我说清楚,黑弥撒教团杀害维尔纳先生,又四处寻找他的草稿笔记,到底是为什么?”

        ===

        万机之主,又称不焚之神。

        有一些异端简称万机之主是掌控晚上八点的司辰神“白日铸炉”,这极为荒唐,万机之主是世上唯一真神,亦是漫宿的唯一主宰,整个世界都是在万机之主的熔炉中诞生。

        祂象征着不断的重铸与改变的准则。

        ——万机之主教会宣传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