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完美的密室

第三十五章 完美的密室

        嘉宝还是带着浓重的疑问,莉露露则干脆是一副完全听不懂的样子。

        三个人就这样在法拉第研究所又翻了翻,浮士德在内厅的最深处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

        一些金属圆片和铁线。

        “这就是答案。”浮士德苦笑道,“我猜黑弥撒教团都不知道这些东西有多么重要。”

        嘉宝叱问道:“不要卖弄了!快告诉我吧,答案是什么?”

        “嘿,别生气,也别着急嘛,少尉阁下,先收拾好这些东西,我想你一定需要。”

        浮士德将内厅里几箱奇怪的金属仪器,都交给了嘉宝。“山猫”动力甲在军用机甲中,虽然属于非常轻型的类别,但力量比起人类还是大得多。

        当然,这个是不好和莉露露比的。

        她能算一般意义上的人类吗?

        莉露露甩了甩胳膊,长到肘部的纱质白手套下,隐约还泛起银色的金属光泽。

        法拉第研究所的廊道上现在全都是尸体,糜烂的血肉散发出一股生人莫近的恶臭味。

        连浮士德自己也得捏紧了鼻子,才能走出去。

        莉露露因此坚决不愿意进到内厅里边,她扒住门把手,任凭浮士德怎么劝说,也坚决不会动摇。

        “又想把我骗进去臭死?少爷太坏心了吧?”

        莉露露紧紧拽住门把手,死不休手。她两眼泪汪汪地看着浮士德,那副可怜样,就算是浮士德如此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好意思再叫她进来搬东西了。

        浮士德甩掉手上的血迹,叹道:“莉露露小姐是学聪明了,社会人就是不一样。”

        等到所有东西全部收拾整齐以后,嘉宝甚至还想将两名邪教徒的尸体一起搬出来。

        浮士德笑道:“少尉阁下,这件事还是交给警局来做吧。”

        “那你可以说了吧?”嘉宝很严肃地问道,“所有事情的答案和真相。”

        “其实很简单!”

        浮士德走出法拉第研究所的大门,外面的阳光明媚和煦得过分,半金半黄的霞光,一下子便扫去了研究所内部阴郁逼仄的压迫感。

        法拉第研究所的位置,是在一处深入海湾的岬崖上,纯白色的崖壁堪称一道景观。

        汹涌的浪花不断撞击在白崖的脚下,碎成一朵朵浅色的水花。

        “亲爱的少尉阁下,您和您的父亲关系好吗?”

        嘉宝突然警局了起来,她凝视住浮士德,却从这个男人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一丝有意义的信息来。

        浮士德只是眯着眼睛浅笑,看起来又是在故弄玄虚吧!

        “这和我们要谈的事情无关吧?”

        浮士德说道:“并不是所有的父女关系都那么要好……至少马奎尔家的父女关系就并不好。”

        嘉宝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浮士德还是在说那桩密室谋杀案的事情。她心中一动,还以为浮士德的眼光这样敏锐,什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你怎么知道马奎尔家的父女关系不好?”

        浮士德摇头:“我不确定,但这是一种合理的猜测。因为我的房东,马奎尔小姐并不是她父亲老马奎尔的女儿。”

        嘉宝一脸呆住的表情:“啊这,你是说马奎尔小姐的母亲出轨了吗?”

        浮士德奇怪地瞟了她一眼,接着说:

        “糊涂!少尉阁下满脑子什么思想?我的意思是,马奎尔小姐是她父亲的继女。

        我和房东初次见面的时候,在谈论租金时,我曾听马奎尔小姐提及,这些房子全都是她母亲留下来的遗产。

        当时我就很疑惑,马奎尔小姐的父亲尚健在,按照帝国的遗产继承法,不动产怎么会继承到马奎尔小姐的身上呢?

        唯一符合法律的事实,只有一个。马奎尔小姐的父亲,只是她的继父,所以不动产才继承到了房东小姐的身上。”

        嘉宝渐渐明白了浮士德的意思,她手脚发冷,觉得这事情实在太过于荒唐和恐怖。

        “浮士德先生认为马奎尔小姐的父亲,才是凶手吗!”

        嘉宝说:“可这也没法解释密室。”

        朝夕相处的继父,竟然会密谋杀害自己的女儿?这种事实的确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但正如浮士德所说的那样,马奎尔小姐从她母亲那里继承了许多不动产。

        这样大的一笔财产却和继父无关,那个老人怎么会甘心呢?

        只要马奎尔小姐死掉,这笔财产就有很大可能性落到她继父的手里。

        浮士德想起他第一次和马奎尔小姐见面时的谈话,房东小姐的不动产数量肯定很多,绝不会是一个小数字。

        巨额财产面前,就算是真正血溶于水的亲情都没有意义,更何况只是继父呢。

        “密室,”浮士德自嘲道,“密室是我配合老马奎尔完成的。”

        不得不说这种密室手法非常简洁高效,浮士德想到自己当初上当的样子,就觉得滑稽可笑。

        他倒没有气愤,只是自嘲着自己的愚蠢,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因为浮士德的愚蠢,才给了老马奎尔完美的作案机会。

        只是嘉宝更不明白了,什么叫浮士德配合老马奎尔完成了密室?

        女少尉满脸疑惑,脸上真的完完全全是写满了“你给我说清楚点”几个字。

        浮士德只好一一解释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莉露露小姐第一天到亚楠街221号看完房子后,因为房子还没有打扫过,所以当晚房东一家就邀请我们先去他们家住一晚。

        而密室,就是从我走出亚楠街221号时,开始布置的。”

        浮士德举止彬彬,虽然出身贵胄,却没有上等人家的傲慢感。他待人接物都很谦和,有时甚至让嘉宝觉得可爱。

        唯独喜好故弄玄虚这点,实在是让嘉宝少尉提不起一丝好感。

        她忍不住想要嘲笑浮士德,让他快些说得清楚一点。

        但又担心如此开口,免不了要遭到浮士德对她智商上的一顿讥讽。

        嘉宝觉得,浮士德虽然自称绅士,但绝对干得出这种没品的事情来。

        浮士德见嘉宝没有主动询问,自讨没趣,只好主动地揭晓了答案:

        “密室的手法实在太简单了。

        当我和莉露露小姐离开亚楠街221号的时候,当时马奎尔小姐和莉露露都已经上了马车,老马奎尔却突然叫住我,让我回到屋里帮他取一下礼帽。

        我进屋取礼帽,花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

        就是在这半分钟内,老马奎尔完成了密室。而我竟然愚不可及,丝毫没有察觉到异样。

        就这点来说,的确也是我害死了房东小姐。

        如果当时我能发觉不对,想必老马奎尔就不会动手谋杀了。”

        ===

        主啊,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

        ——小诗《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