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法拉第研究所【二更来了】

第三十章 法拉第研究所【二更来了】

        “你问出什么情况来了吗!”

        嘉宝少尉刚看到浮士德从咖啡馆里走了出来,就有些急不可耐地追问过来。

        浮士德两手捧着那一摞厚厚的草稿纸,朗声大笑道:

        “哈哈哈——看看这是什么?一个新时代、一个新世界的钥匙,现在就在我的手中。”

        嘉宝和莉露露两人面面相觑,都对浮士德的口出狂言感到困惑不解。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不是弄清楚黑弥撒教团的目的吗?这个二世祖在那胡乱放话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呢!

        莉露露像看着一个傻子说:“少爷办事太不得力了,也没办法,他就是那种很容易得意忘形的人……都不知道在得意个什么劲儿!”

        嘉宝催问道:“到底怎么样了?我可不想再和那些恐龙厮杀一场。”

        “没有任何问题了。”

        浮士德把那一叠草稿文件放到街道花坛的边缘上:

        “莉露露小姐,那张本地小报还在你这里吧?”

        “是……又怎么样?”

        “拿给我。”

        “态度呢?”

        “……少尉阁下,这里就要拜托你再买一张报纸了。”

        莉露露顿时慌了手脚:“不要浪费钱、不要浪费钱,咱们很穷的啊!”

        “那还不拿给我?”

        “啧……”

        莉露露还是逃不过浮士德的话术,乖乖将清晨时买的那张本地小报拿了过来。

        嘉宝少尉好奇问道:“这张报纸不是已经看过了吗?你还能继续找出什么新东西吗?”

        “你看这条新闻。”

        浮士德指着标题为“法拉第研究所解散”的新闻,念道:

        “法拉第研究所正式解散:

        三年前帝都工业大学在鸦巢镇设立了研究化学、工程学的法拉第研究所,旨在利用本地较为便宜的土地价格修建大型研究所。

        结果虽然镇政府借此机会引进了一批学者,还让这些帝都工业大学的教授们在国民中学进行了好几场讲座。

        然而研究所本身的施工进度却非常缓慢,镇政府和帝都工业大学在土地征用、免税额度的问题上也争执不断。

        到今年正式解散为止,法拉第研究所没能启动任何一项项目,也没有为鸦巢镇创造任何一个就业岗位。

        我们呼吁司法当局,应该追究镇政府在法拉第研究所引进项目中的渎职责任。”

        嘉宝问道:“什么意思?你认为工程师维尔纳先生,和这个法拉第研究所有关系吗?”

        浮士德将他从光头店长那里问到的内容,向嘉宝和莉露露两人复述了一遍。

        他说:“维尔纳先生就是帝都工业大学的毕业生,而法拉第研究所也是帝都工业大学首倡的项目,这之间毫无关联的可能性有多大?

        维尔纳先生突然放弃了在通用蒸汽公司的高薪工作,跑到鸦巢镇这种小地方来教书,看来唯一的答案就是这个法拉第研究所了。”

        嘉宝说:“但是法拉第研究所都已经解散了,我们从何调查?事情岂非又陷入僵局。”

        “研究所虽然解散了,但我想研究所的房屋、设备,甚至还有一部分人员,未必就会那么快走光。

        我们现在去法拉第研究所的旧址问问看,如果我猜得不错,答案几乎就在我们的面前了。”

        嘉宝的眼神带有怀疑,莉露露则终于快要按捺不住饿着的肚子了,她忍耐住用可怜巴巴的眼神乞求浮士德的冲动。

        没有办法,浮士德苦笑一阵后又回到礁石咖啡馆点了一份早餐。

        浮士德此刻心情已有豁然开朗之感,所以难得花费了一百多个芬尼,为三人买来了一顿相当轻奢的早饭:

        一只装着好几个面包的大面包篮,除了经典的黑麦面包外,还有一个加入南瓜籽和葵花籽的甜面包是留给莉露露小姐吃的;

        另外还有两截白香肠和一点点榛子酱,自然还有几杯店长亲自滤泡的咖啡。

        咖啡都装在简易的玻璃杯里,浮士德倒不着急,他一直等嘉宝少尉和莉露露小姐将咖啡喝光以后,才把三只玻璃杯还给了礁石咖啡馆的店长。

        光头店长疑问道:“陆军和防剿局的活动,怎么还带着一个孩子?”

        浮士德随即打哈哈道:“你不懂,那是我们防剿局特殊行动部队的成员……人不可貌相!你懂嘛?她非常厉害的。”

        等到三个人全都饱腹以后,浮士德就在吧台上留下了一百芬尼的钞票。

        店长连忙说:“不用、不用,你们如果真的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一顿早饭的钱根本不成问题。”

        浮士德笑道:“哈哈,不,咱们今后打交道的机会还多着呢,赊账的机会留到以后吧?我想不出一天时间,一切真相都将水落石出。”

        嘉宝把军装外套提在手上,她靠在咖啡馆的门扉上,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浮士德先生,我们的时间非常宝贵……我们只有这一天的时间!请您快些吧!”

        浮士德摊开两手,做出一个无奈的神情来。他告别了光头店长,很快就和嘉宝、莉露露两人前往法拉第研究所的旧址了。

        法拉第研究所的旧址是在鸦巢镇码头边上,一处深入海湾的海岬岩半岛上。

        浮士德站在防波堤上,眺望远处一片美丽的白色悬崖,细粒石灰石构成的高高海岬岩,正被海浪拍打着,溅起了淡蓝色的浪花。

        十几米高的白色崖壁如同被垂直切开,绵延数里,美丽壮观。

        鸦巢镇这种小城镇的海湾角落,居然还隐藏着这样绮丽的风景。

        白色的岩石不断向海洋深处延伸进去,白鸽、海燕和海鸥滑翔在深蓝色的天空里,海豹懒洋洋地摊在滩涂地里,好像在伸着懒腰。

        法拉第研究所一直没有完全建成过,它的旧址就在白崖的最高处,是座现今看来已经破败的哥特式建筑。

        高高的尖顶比起化学和工程学的研究所,反而更像是一座教堂。

        法拉第研究所早已人去楼空,现在空无一人,嘉宝少尉不禁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浮士德则站在塔顶的阴影之下,好像在想着什么问题。

        他低着头,又看了看海面,若有所思,最后直接拍了两下手说:

        “不管了!我们直接进去看看!”

        莉露露心有余悸,瞬间就打起了退堂鼓,连说话声音都是带颤的:

        “少爷你是认真的吗?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这个楼都这么破败了,什么时候突然塌掉都不一定啊,我们随便进去绝对会出事的吧!”

        ===

        带着对万机之主的信赖穿上马刺,让生命的野马和你一起飞跃砾石和藩篱,做好折断头颈的准备,但首先不要害怕,因为终有一日你将与大地上一切亲爱的东西告别,尽管不是永远。

        ——帝国流行的婚礼歌曲《希望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