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店长

第二十九章 店长

        浮士德家族留给世人的印象,除了“成吨的白银,金质的勺和叉”以外,还有就是大银行家老浮士德的诡计多端。

        毫无疑问,浮士德继承了他父亲的诡诈和狡猾。这种能力不在灵魂中,而是隐藏在这具肉体的血液里。

        原来的“浮士德”接受过严苛的贵族教育,古摩诃罗延文字、历史、宗教、数学、博物学和现代语言……

        每天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都是学习时间,冬季还会延长至晚上七点。每周三和周六的下午,原来的“浮士德”还要抽出时间去银行、百货商店、火车站、矿场、车间和工厂进行访问,体察社会。

        这些知识留存在大脑之中,现在的浮士德只要稍稍回想,立刻就能够取用这些精英教育造成的博大知识库。

        他轻而易举地就骗开了礁石咖啡店老板的嘴巴,做到了黑弥撒教团不惜暴露给防剿局也没能做到的事情。

        当然,在这之中,【盛世美颜】这种不可思议的超凡能力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浮士德现在已有把握确切相信,或许这项足够戏谑的女装能力,才是自己身上最强大的一项能力。

        它能够在无形之中蛊惑他人,影响他人的判断和意识。

        这种精神方面的影响,实在可怕。

        浮士德还没有实验过,【盛世美颜】的能力是只对男性有效吗?在女性的面前,自己的魅惑能力还能产生这种出奇效果吗?

        光头店长的前额上布满冷汗,他很紧张,看来还不确信能否完全信任浮士德。

        浮士德决定在再加上一点筹码,他露齿微笑:

        “您知道亚楠街221号的房东,就是那位马奎尔小姐,她已经在今天早上被人杀害了吗?”

        “啊!”

        店长惊呼出声,他手里的玻璃杯哐当一声,不幸摔碎在了地板。

        浮士德又靠近了吧台一些:“马奎尔小姐被杀死在了那栋鬼屋里,你知道为什么对吗?涉嫌敏感,军方、警方,还有防剿局,都不会再吝啬用暴力解决问题了。”

        “我不知道啊……!”店长慌张道,“我和维尔纳先生是有些联系,但我对他的房东一无所知!马奎尔小姐为什么被杀了?是那些人吗!”

        “对。当然就是那些人。”

        “防剿局会保护我吗?”

        浮士德知道事情已经成了大半,立刻许愿:“请阁下放心,防剿局当然会确保您的人身安全。”

        光头店长至此,终于愿意透露出他的一己之秘了。

        这些线索看似无关紧要,但却从未被陆军、警方、防剿局、黑弥撒教团等等各方势力掌握,唯独被浮士德一人听到。

        店长慢慢回忆道:“维尔纳先生是我的老同学,我们是国民中学和高级文理中学时的同窗。后来他通过了帝国工业大学的考试,去了帝都上学,我们就不再有太多联系。

        几年前维尔纳先生辞去了在通用蒸汽公司的工程师职位,回到了老家鸦巢镇做老师。那段时间他经常到我的咖啡馆上喝酒,每个周末都会在这里看书、写一些文件。”

        “请问,那时候维尔纳先生是住在哪里?”

        “他住在政府修建的教师公寓里,后来维尔纳突然搬家到亚楠街221号,我也吃了一惊。也是从那时候起,他整个人都像是变了一个样。”

        浮士德好奇地问道:“维尔纳先生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

        “从前他是一个非常讲究派头的绅士,毕竟是从大都市回来的高级工程师,每次到我这里喝酒,点的都是最贵的朗姆酒。

        可从搬家开始,维尔纳不仅变得蓬头垢面、不修边幅了起来,而且还常常在我这里赊账。”

        浮士德心中一动,他知道亚楠街221号那处房子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特别便宜的房租。

        在维尔纳先生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这样一位体面的中产阶级,突然变得如此穷困窘迫了起来?

        店长接着说:“那段时间他经常跟我抱怨,说什么是帝国政府不重视他,公司还想方设法迫害他。维尔纳先生说他好几次发现自己家里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还被偷走了很多东西,从那时候起,他便陆续把一些东西寄放在了我这里。”

        “是什么东西?这些应该是重要的证物,我必须亲自看看。”

        店长苦笑道:“那您要失望了,只是一些工程师的数学草稿而已。维尔纳先生的字迹特别潦草,大概没有多少人能看得明白。”

        光头店长从吧台下面的柜子中取出厚厚一摞文件,堆积在一起的草稿纸上,已经覆盖满了灰尘。

        正如店长所说,字迹潦草得简直离谱。

        而且浮士德虽然受过精英教育,但也看不明白这些演算草稿纸上写的内容。

        店长说:“在他失踪前的最后几天,维尔纳曾和我说过有人在追杀他,还说什么只有防剿局才能保护他。当时我只觉得这个老同学可能是在外面欠了人家的钱,所以才这么狼狈。

        直到维尔纳先生神秘失踪以后,我才渐渐觉得这件事情很不对劲。

        后来他的家人曾去警察局报过案,但据我所知毫无进展。”

        浮士德感觉线索之间的链条已经被链接起来了,黑弥撒教团应该就是因为那起报案,所以才去袭击警察局的吧。

        但就算黑弥撒教团没有撞上浮士德,他们也不可能在警察局的卷宗档案里找到有用的线索。

        浮士德又翻阅了维尔纳先生留下的稿件好几遍,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一副图案上面:

        “老板,你见过这个图案吗?我的意思是,您在维尔纳先生那里见过和这个图案相似的实物吗?”

        店长挠了挠他的光头:“我好像见过他把玩这种金属片和铁丝,但我印象不深刻,不确定是不是这个图上的东西。”

        浮士德想到了报纸上的某条新闻,他感到全部的逻辑链条都已经完整,唯独时间循环的问题难以破解。

        因为将自己困在时间循环中,只能有利于防剿局追查黑弥撒教团,而根本不利于黑弥撒教团隐藏他们的行踪或者抓到维尔纳先生。

        浮士德最后问道:“老板,维尔纳先生的全名叫什么?”

        浮士德听到意料之中的答案后,露出了然于心的表情,与店长握手道:

        “非常感谢您的协助!案件已经解决大半,我想我知道维尔纳先生去了哪里……

        他可能处在安全的地方,也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不过至少您的安全是可以保障了,而且维尔纳先生最重视的东西,也将以合适的方式发挥它的价值。”

        ===

        孩子!孩子!

        够了!

        时间的日驹仿佛被不可见的精灵鞭笞,拖着我们命运的轻车前行;

        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勇敢地紧握缰绳,时而向左,时而向右,让车轮避开这里的悬崖和那里的岩石。

        谁知道它赶往何方?

        它几乎不记得自己从何而来。

        ——埃格蒙特伯爵,歌德《埃格蒙特》(egmont),第二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