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一日囚

第十八章 一日囚

        浮士德和莉露露是在五月六日乘火车抵达的鸦巢镇,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当时在车站的挂历上面还重新确认了一下时间。

        是五月六日。

        抵达鸦巢镇是在五月六日的晚上,之后他们到亚楠街221号看过房子以后,便在房东马奎尔小姐的邀请下,到她家客房睡了一晚。

        第二天,也就是五月七日的早晨,浮士德到亚楠街221号打扫房间,发现了房东小姐的尸体。

        当天浮士德就被关到了警察局里面,五月七日当晚,警察局被屠杀,浮士德和陆军少尉、防剿局实习干员嘉宝一起逃了出来。

        天亮以后,也就是五月八日,浮士德重新回到亚楠街221号找莉露露。

        所以现在的时间……应该是五月八日才对。

        浮士德又想起了之前看的那份本地报纸,上面抬头的日期也是五月七日,而非五月八日。

        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对莉露露苦笑说:

        “我的脑子没有坏掉,是我的手表坏掉了……莉露露小姐,你还记得我昨天被关进警察局的事情吗?”

        莉露露露出一副见了鬼的神情,她左看看右看看,还是不确定浮士德是在发什么疯、装什么傻。

        “昨天?昨天我们才一起坐火车来看房子呀!”

        “这很好。”浮士德松了口气,“那么,马奎尔小姐被谋杀了吗?”

        莉露露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她走近到浮士德的面前,戳了戳他的脑门,皱起眉头:

        “脑子果然还是坏掉了吧?”

        “哈哈哈!”

        浮士德突然大笑起来,吓了莉露露一跳,他看着亚楠街221号的方向,眼神明晰清澈了许多。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不是自己的脑子坏了,也不是自己的手表坏了——话说浮士德早就没有手表了嘛。

        而是时间坏掉了。

        时间回到了谋杀案发生的那一天。

        时间倒退了整整一天!

        浮士德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不可思议的事实,反正他自己就是穿越来的,再发生时光倒流一天的事情,也毫不奇怪吧。

        看莉露露的样子,她还不知道房东小姐被谋杀的事情,也不知道浮士德现在就是嫌疑最大的杀人凶手。

        浮士德两手紧握住莉露露,诚恳又真挚地说:

        “莉露露小姐,不管发什么事情,你都会相信我的吧?”

        “……浮士德少爷,你现在看起来很像一个诈骗犯。”

        “不管发什么事情,莉露露小姐肯定会相信我的吧!”

        “……不,绝对不会,就算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也不会相信你的。”

        “不相信我的话,你就没饭吃了。”

        “呃,”莉露露闻言立即捂住肚子,“相信、相信!我绝对相信少爷!”

        浮士德现在还不确定,嘉宝有没有跟自己一起回到过去。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份抬头是五月七日的报纸,嘉宝也有看到。如此看来,她应该是跟自己一样回到了谋杀案刚发生的时候。

        而除了浮士德和嘉宝两人以外,或许还有幕后黑手以外,其他人都是原本时间线上的人。

        但是原来那个五月七日的浮士德呢?

        自己莫名其妙回到了昨天,那现在会同时出现两个浮士德吗?

        他想确认这一点,再加上浮士德之前也和嘉宝约好了,在亚楠街221号等她。所以在简单地糊弄了莉露露几句话后,他就准备返回亚楠街221号。

        当然,首先还是要微整容一下。

        莉露露看到浮士德的五官正在发生悄然的变化,又吓了一大跳。

        浮士德见怪不怪:“莉露露小姐相信我的话吧,马奎尔小姐已经被杀了,而我被栽赃为凶手……”

        莉露露很真实地后退了半步:“我、我,我可不信这种鬼话喔……而且什么叫被栽赃?”

        “真正的凶手,还有密室杀人的手法,我已经有些头绪了。现在我得回去‘鬼屋’等人,莉露露小姐,你就直接去找警察,还有房东的父亲报案。

        莉露露小姐继续扮演平常的那副傻瓜样子就好,但是不要和警方说出我的事情……一问三不知就可以啦。。

        两个小时以后,我们到鸦巢镇海岸的防波堤见面。”

        莉露露还在困惑于,自己被说“平常装成傻瓜”,这算是夸奖呢?还是辱骂呢?

        浮士德则已经调整完了五官,又变成了一张全新的大众脸。他穿好外套,就装成一个路人走去亚楠街221号的方向。

        “莉露露小姐——”

        “嗯?”

        浮士德回过头来,笑道:“谢谢你。”

        莉露露一阵恶寒:“突然说这干嘛?”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会相信我的对吧?”

        莉露露越来越觉得今天的浮士德太奇怪了,突然破窗逃走,突然会易容术,还突然说什么被栽赃成杀人凶手……

        她觉得这些事情都太突然了,完全接受不了。但看着浮士德回头露出的微笑,莉露露难得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种示弱和乞求的意味。

        莉露露的心弦因之荡漾,浮士德新换的衣服,是一件有金色纽子的深蓝色水手条纹衫,太阳和海风并没有使他的皮肤变色,还是白净如大理石。

        只是如今浮士德因一种前途渺茫,脸色变得比过去更苍白些。

        可能是因为风吹得冷了,也可能是因为日光直照在浮士德脸上的缘故,他易容后的眼角下垂,居然让莉露露觉得那眼神很可爱。

        像只小狗。

        莉露露当即心满意足,拍胸保证:“放心吧!虽然少爷是个一无是处的人,但我还是相信你至少诚实。”

        浮士德转回头来,暗自握拳,莉露露果然是个好骗的女人。

        此前浮士德被莉露露追逐,其实并没有跑出多远的距离。没过一会儿时间,浮士德就回到了亚楠街221号的大门附近。

        这里已经被警察包围了起来,是房东的父亲老马奎尔报的案吗?

        莉露露也被浮士德打发去报案了,但看来房东的父亲动作更快些。

        浮士德注意到围住“鬼屋”大门的警察,有好几个人长相很面熟。

        他有些印象,因为昨天晚上自己在警察局见过这几个人的尸体——这些警察全部死于黑弥撒教团邪教徒的袭击。

        浮士德躲在看热闹的人群里面,甚至还主动找上警察搭话,设法又问到了一些警方调查的进展。

        房间的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唯一的凶手依旧只有手持钥匙的浮士德本人。

        不过现在他易了容,改换了容颜,就算近在眼前,警察一时半会儿也是抓不住浮士德的。

        浮士德一点都不着急,他知道嘉宝认识自己的衣服。如果不出意外,只要在亚楠街221号附近等一段时间,自然就会见到嘉宝了。

        等待的时间比浮士德想得更短。

        只过了十分钟左右,穿着原野灰陆军制服的嘉宝就出现在了浮士德的面前。

        因为帝国是算一个军人数量很多的、高度军事化的国家,所以军人的出没并不引人注目。

        浮士德松了一口气:“少尉阁下,你联系防剿局了吗?”

        嘉宝的脸色很难看:“我——我走不出去鸦巢镇,只要走出鸦巢镇,我就会在一瞬间回到鸦巢镇的车站附近。”

        ===

        其他的国家是一个国家拥有一支军队,帝国则是一支军队拥有了一个国家。

        ——思想家伏尔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