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黑弥撒教团

第十四章 黑弥撒教团

        现在帝国使用的纪年历法就是神离纪年,以神离之日为元年,今年就是神离纪997年。

        浮士德接受过完整的历史常识教育,对此段历史当然了如指掌。

        他点点头,嘉宝便接着说:

        “神离之日被称为子夜,有些传说认为子夜以后必有正午存在,众神则会在正午时回到人间——正午的时间,按照宗教学学者的推算,是在神离之日后的第一千年。”

        浮士德恍然大悟,向嘉宝翻了一个无力吐槽的白眼。他随即又为这个不雅的表现道歉,可还是对嘉宝的话示以嘲讽:

        “千禧年神话除了弥赛亚啊、救世主啊、世界末日啊以外,还有这种众神归位的传说也不算奇怪。

        但少尉阁下身为帝国军人,防剿局的实习干员,如此一本正经地说这种事,便很有喜剧效果。”

        嘉宝呼的叹了一口气说:“浮士德先生,这绝非是玩笑话。神离之日以后,曾经在王朝时代和中世纪兴盛一时的超凡力量,完全从世界上消失了。

        但从几十年前开始,就有人渐渐发觉了超凡的复苏……这也是防剿局设立的初衷,调查超凡复苏的真相。”

        嘉宝的眼神相当真挚,湛蓝色的瞳孔很像映照了蓝天的湖水,充满真诚的感染力。

        “因为浮士德先生在防剿局的保护名单上,我才做这样详尽的解释……

        近几十年来,不仅仅是在帝国国境内,而是在全世界范围,那些科学不能解释的超凡力量都在复苏。

        中世纪的幽灵、怪物、精灵都在醒来,防剿局的任务就是镇压这些异常的存在,保护国民的安全。

        这些年来,防剿局虽然也掌握了一些对抗超凡存在的方法和力量,但始终没人知道几十年来超凡复苏的源头是哪里,也没人知道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掌握超凡力量……”

        女少尉身型修长,她的眉眼也是如此,细长英挺,很具美感,连带话语都更有说服力。

        浮士德想到自己的“飞蛾”之梦,还有身上获得的超凡力量,其实已经相信了嘉宝的话语。

        但浮士德又想到了一点,他问道:

        “防剿局,还有帝国,肯定也掌握着一些超凡力量吧?而且听少尉阁下的话,我国看来已经掌握了制造、训练超凡者的方法吧!”

        嘉宝沉重地摇了摇头:“帝国的科学技术虽然是世界第一,但也只是聚集了一批超凡者为国家所用。不要说是制造和训练,帝国甚至都没有办法寻找和发现超凡者。”

        浮士德想到金属蟾蜍吐出的那张便签纸,上面契约品一项所写的【原初之火】,浮士德以前一直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要如何使用。

        他现在听过嘉宝的解释,马上就醒悟了过来:

        【原初之火】,就是帮助别人觉醒超凡能力的金手指吗?

        那简直就是bug!

        如果真像少尉嘉宝说的那样,以帝国的科技实力之强大,也只能靠偶然和运气聚集一批超凡者,不要说是训练出超凡者,连寻找超凡者都没有具体的方法。

        那浮士德的这项契约品,可是直接就能让别人拥有超凡能力。

        虽然还不知道用【原初之火】去帮别人觉醒性相,需要什么样的代价。可是能做到一国之力都做不到的事情,这可比女装大佬强大太多了。

        “很好很好,那最后一个问题。”

        浮士德向女少尉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少尉阁下调查的案件是什么?忒修斯主义者的袭击,肯定就是因为这桩案件。”

        嘉宝歪扭着头,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又是装聋作哑、又是顾左右而言他。她咋咋呼呼地乱说了两句话,就是不肯同浮士德交实话。

        没有办法,浮士德只好拉紧了手中的领带,重新勒住嘉宝优美的脖颈:

        “少尉阁下,你不是想知道我因为什么罪名被关在警察局吗?”

        “对啊!……浮士德先生为什么被关在警察局。”

        浮士德将额头贴到了女少尉的额上,阴冷地一笑:

        “一级谋杀罪。”

        “……”

        嘉宝的眼珠子不敢直视浮士德,忍不住在悄咪咪地往左边转动。

        浮士德则很客气地把脑袋挪动到了嘉宝的左面,继续保持充满“礼节感”的微笑。

        “……浮士德先生不要开这种玩笑嘛……”

        “一级谋杀罪,是指预谋杀人,不仅非法施行杀人行为,而且兼具杀人的意图和预谋。”

        浮士德眯起眼睛,微笑道:“是穷凶极恶,理应处死的极恶大罪啊!”

        浮士德抓住女少尉的下巴,神色冷冽道:

        “我肯定是被阁下拖累才会遭到袭击,险些连命都没了!既然是公务员,就好好为国民服务一下,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案件?

        别忘记了刚刚是我救了你,就算阁下现在出事,所有人也都会认为是忒修斯主义者干的。”

        嘉宝冷汗狂流,浮士德的五官这么近距离看起来更加好看了,但他冷冽的表情实在不像是在开玩笑!

        她心里进行了大概一秒钟的内心斗争:

        反正这种密级的案件,哪个显贵会查不到啊?随便问问都知道了!这有什么可保密的,实在不至于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下,激怒浮士德先生……

        “案件……案件,浮士德先生真的能够保证不告诉别人吗?”嘉宝弱弱问道。

        浮士德伸出右手发誓:“如果我告诉别人,便让我的父亲坟头爆炸。”

        “额,什么坟头爆炸?”

        “别跟我扯了,阁下快说吧!”

        “咳咳咳,”嘉宝清了清嗓子,“防剿局接到了很多起目击消息,不少线索都表明黑弥撒教团的成员正在鸦巢镇活动。”

        “黑弥撒教团?”

        “这是一个反对我国教会的异端邪教组织……他们的成员大多数都是忒修斯主义者,不人不鬼,很恐怖!

        上个月防剿局拷问了一名抓获的黑弥撒信徒,问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黑弥撒教团正在调查鸦巢镇内的一栋房子。”

        浮士德产生了不妙的预感:“门牌号是?”

        “亚楠街221号。”

        浮士德把五指都插进了头发里面,气急而笑:

        “哈哈哈哈蛤——好!竟然找到我的门上……这就是少尉阁下拉我下水的理由?”

        ===

        一种奇特的美统治着自然哲学的世界,科学家的终极任务,就是从中追寻第一推动的脚步……神是不动的推动者,亦或者是能源,抽象化的概念否定了人格神的意义……反宗教主义因此诞生,但推动世界进步的,唯有能源。

        ——维尔纳·西门子博士《论下一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