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蛾印记一层的职阶

第九章 蛾印记一层的职阶

        迅捷剑是现代击剑的原型,剑身细长、质地坚硬,是由中世纪的穿甲刺剑发展而来。

        浮士德学习的剑术流派叫做“真之枢机”,它基础是一种圆形的图谱,其中布满了复杂的几何线条。每一次移动,每一次攻击和防御,均遵循其中计算好的线路来进行。力求在最巧妙的角度以最快的速度击中对方,而不被对方击中。

        简单来说,“真之枢机”剑术就是一种靠几何学和三角函数来决斗的剑法!

        会函数吗?会几何吗?你会数学就是会剑法了!

        这种靠数学计算的剑术只有一两种架势和站姿,经过短期学习既可掌握,但对于数学能力的要求特别高。

        原来的二世祖“浮士德”或许用不好这门剑术,但对于攻破了张宇考研数学1000题的浮士德来说,使用这套剑术就是小菜一碟了。

        “两道线段相等导角会不会解?内切圆配极做过吗?连几何和三角函数都不会,还学人家练剑?”

        这是浮士德剑术老师常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只要迅捷剑在手,浮士德眼前的万物就被他概念化为了圆和一根根线条。

        “离线步法……攻击角度……最大伸展距离……触及范围……目标区域……”

        他聚精会神,全部注意力都投注在了迅捷剑细长坚固的锋刃上面。飞扑过来的怪物都只像灰色的点和线,浮士德的脑中骤然闪现出一只灰色飞蛾的身影。

        蛾。

        “狂野又凶险,是混沌与渴慕的准则。”

        一瞬间,浮士德终于明白了便签纸上的“性相:蛾”意味着什么。这是混沌、黑暗、欺骗、蜕变的力量……

        属于魔鬼,更确切一些来说,是属于邪神的力量。

        这一次浮士德不需要金属蟾蜍,他汹涌澎湃的脑中已经自动浮现出了便签纸上的文字:

        【姓名:维特·冯·浮士德

        位格:t9士兵

        源论:傲慢

        源质:39%

        性相:蛾印记一层

        职阶:理发师

        灵魂:99/100

        契约品:原初之火(t0契约品:觉醒他者的性相。);盛世美颜(t2契约品:长得好看的男孩子。)】

        【理发师:增强行动速度和计算力,赋予变化五官的超凡能力。】

        浮士德侧过身体,左手垂在身体的另一侧,右手持剑向前探出。

        他的脑中迅速展开函数计算,争分夺秒,迅捷剑刺砍结合,精准地将飞扑过来的小盗龙一一击落,又用迅捷剑的护手挡住趾爪的攻击。

        在出剑的同一瞬间,浮士德又在自己的瞳孔里看到了梦中见过的“飞蛾”。他额头上突兀淌下冷汗,脊背发寒,好像见到了自己最恐惧的东西一样,产生一种深入骨髓的惧怖感。

        但“蛾”带来的力量也同样立竿见影,浮士德第一次感到手中的迅捷剑如此轻快。“真之枢机”剑派那些复杂的三角函数计算,突然间就变成了一加一般简单的算术题。

        心之所想,剑锋便能所及,浮士德的迅捷剑从未这样听话过!

        “什么嘛,我的剑法还挺准的嘛。”

        浮士德刚刚微笑着说出这句话,那头体长超过四米的恐爪龙就从牢房的走廊里冲了出来,高度发达的趾爪像一把大镰刀砍了过来。

        迅捷剑剑身质地特别坚固,饶是如此,浮士德用剑身和护手一起挡住这记攻击时,还是被恐爪龙巨大的力量撞飞。

        他个人被拍到警局的墙壁上,背部和脊椎都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扑通一声又从墙壁滑落到地板上。

        但浮士德也在被拍飞的同时,竭尽全力切下了恐爪龙的两根趾爪。他身体酸痛,可头脑却异常地清明,额叶里不时流出的清凉触感,也在帮浮士德保持专注的计算状态。

        浮士德勉强用迅捷剑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警局中没有一点光亮,但室外煤气路灯的夜光透过窗户缝隙照了进来。

        他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个披挂斗篷的男人身影。

        “是谁?”

        男人将斗篷的帽子摘下,露出一颗狰狞的黑色山羊头。

        他阴冷地笑道:“把东西交出来。”

        浮士德呸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沫。他左手垂在身侧,迅捷剑剑锋指着敌人,照旧摆出对敌的姿态。

        警察局外的煤气路灯光芒忽闪忽灭,突然间啪嚓一声,夜光便完全熄灭,警局内重新进入一片黑暗之中。

        披挂斗篷的男人从身后抓起一只夜灯点亮,鲸油的味道飘了过来,幽幽的光辉照亮了那颗山羊头——浮士德这回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山羊头形状的头罩。

        斗篷人将夜灯慢慢举起,光芒便逐渐向浮士德这边照了过来。他心中一动,立刻想到了刚刚从脑中闪过的“理发师”那串字,念头产生的同时,眉、眼、耳、鼻、口便在同时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当斗篷人的夜灯照亮浮士德的时候,他看到的已经是一张平平无奇的大众脸了。

        斗篷人咦了一声后,又发出阴森森的声音:

        “还以为是名清客……原来是敬拜者吗?交出东西来!”

        他左手一挥,巨大的恐爪龙和剩余几十只小盗龙就同时扑了过来。狭促的警局内腾挪躲避的空间实在太少,浮士德手心捏紧了剑柄,他已做好被群兽撕咬至死的准备。

        可是……交出东西来?到底是什么东西……

        心里这样想,浮士德嘴上说的却完全不同。他在恐爪龙冲上来之前,抓紧发出一阵狂笑声后,两眼盯紧斗篷人,冷笑道:

        “东西当然不在这里。”

        在群兽迫近,距离浮士德只剩下半米距离的时候,斗篷人的左手突然举了起来,那些蜥形纲的野兽便停下了突袭的脚步。

        “交出东西,你就不用死。”

        真要杀人啊!?浮士德忍不住狂咽口水,悄悄向后退了几步,可很快就撞到了警察局的墙壁。

        这简直是走投无路的局面啊……

        除了继续装批,还能干嘛?

        “你真的明白那东西意味着什么吗?”浮士德静静微笑了起来,“想要那东西,你的献祭远远不足。”

        【源质+3%】

        “什么代价?”

        斗篷人的声音里暗藏困惑,但不等他想明白浮士德是在装腔作势,一声巨响就打破了僵局。

        轰——隆——!

        不等浮士德回答,那男人右侧的墙壁就被巨大的机械臂打破。雷鸣般的轰隆声中,一具动力甲伴随着齿轮嘎吱噶扎的旋转声冲撞了进来。

        蒸汽机噗噜噜作响,引擎飞速转动,金属的机械臂好像气冲锤似的一拳把斗篷男人的头颅打得稀巴烂。

        ===

        大人,时代变了。

        ——《剑术科学的数学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