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七章 亚楠

第七章 亚楠

        浮士德想起刚刚进来的时候,的确在大门上开到一把虚挂在门把手上的旧锁。那把老式挂锁烙印了很漂亮的玫瑰状花纹,和同样阴刻玫瑰状花纹的大门十分般配,想必这就是马奎尔小姐没有直接换新锁的原因吧?

        老马奎尔吭哧吭哧地打了几个喷嚏,他对老宅里的空气质量非常不满,又用拐杖敲了敲桌子说:

        “这些老家伙都年久失修了。”

        他向马奎尔小姐说:“我家里还有很多用不到的家具,让他们自己搬几样进来。这里面的老家伙,都跟我的腿脚一样,再用下去是会出问题。”

        莉露露虽然对于鬼屋的传闻非常害怕,但听到可以搬一些新家具来用的时候,脸上还是浮现出一点喜色。

        浮士德对于脸上藏不住任何想法的莉露露小姐,抱以同情的微笑。

        他坦然自若地接受了马奎尔老爹的邀请,带着莉露露小姐一起前往马奎尔家中准备搬运家具。四人离开这座“凶宅”的时候,浮士德记下了房子的门牌号:鸦巢镇亚楠街221号。

        当所有人都出门以后,浮士德转身将挂锁锁上。门外停着一辆马奎尔老爹的四轮马车,老头子先让马奎尔小姐和莉露露上车,才想起自己的礼帽还落在屋子里。

        “是浮士德先生对吗?可以帮我取一下我的礼帽吗?”

        浮士德微微颔首,他正好试了一下马奎尔小姐交给自己的那把老钥匙,钥匙和挂锁严丝合缝,刚好将大门打开。

        浮士德也把挂锁虚挂在门把手上,这把挂锁虽然老旧,但是沉甸甸的重量显示它的做工特别良好。

        浮士德走进屋子,只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帮马奎尔老爹拿回了他的礼帽,他出来后重新锁门。之后所有人便都上了马车,鸦巢镇不大,在淡青的月色下,没有花费多长时间,四轮马车就驶过阴暗的小巷,到了马奎尔老爹家中。

        他拄着拐杖,为浮士德和莉露露挑选了一张松木材质的饭桌,还有其他一些看起来质量就非常不错的家具。

        马奎尔老爹又嘟囔道:“那老宅年久失修,你们今晚可没法住。”

        浮士德对马奎尔老爹赠送的家具表示分外感谢,马奎尔小姐则说:“今天时间已经很晚了,老房子还没有打扫干净,也没有合适的被褥。如果方便的话,你们两位可以先在我家住一个晚上,明天再正式住进去。这样可以吗?”

        莉露露根本不敢这么晚住进那栋凶宅,对于马奎尔小姐的提议举双手赞成。浮士德也感谢了马奎尔小姐的热情,甚至对于自己过分的砍价行径感到一丝歉意。

        马奎尔小姐看了看书柜上自鸣钟的声音,确认时间的确很晚了以后,便邀请浮士德和莉露露到三楼的客房休息。

        马奎尔家总共有三层楼,马奎尔父女都住在二楼,浮士德和莉露露则分别住在三楼的两间客房里。

        客房装潢简单朴实,奔走一天,从帝都跑到乡下鸦巢镇的浮士德也感到十分疲惫。他躺倒在了床上,心中默念金属蟾蜍四个字。

        那只噗噜噗噜冒蒸汽的蟾蜍就又出现在了客房的书桌上,蟾蜍从嘴里吐出一张便签纸,上面的属性数据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姓名:维特·冯·浮士德

        位格:t9士兵

        源论:傲慢

        源质:39%

        性相:蛾

        职阶:无

        灵魂:99/100

        契约品:原初之火(t0契约品:觉醒他者的性相。);盛世美颜(t2契约品:长得好看的男孩子。)】

        灵魂一项属性由100变成了99,这是之前对荷西使用【盛世美颜】的代价。不过根据浮士德此前做过的实验,这样微量的灵魂损失,随着时间推移,很快就会自行恢复。

        源质一项属性,变化很大,从2%直接增长到了39%。看来这段时间的装批行为,取得了很大成果。

        他没有多想就闭上了双眼,好好睡眠休息,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第二天一早,浮士德和往常同样时间醒来,但是莉露露好像起得要更早一些。他敲了敲莉露露房间的房门,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直到走到一楼客厅,浮士德才在餐桌上看到了莉露露留下的纸条。因为浮士德起得太晚,莉露露小姐已经由老马奎尔指路,去百货公司购买床具了。

        浮士德心想买两床被褥,只要去杂货铺就好,还需要专程去百货公司吗?看来莉露露小姐还没有学会穷人的生活方式。

        纸条上另外写着,让浮士德先去亚楠街221号的老宅开门,将房间简单打扫一下,等莉露露回来就好。

        浮士德重新确认了一下,钥匙还在自己身上。因为之前马奎尔小姐说全世界只有一把这样的钥匙,弄丢的话会很麻烦,所以浮士德干脆将钥匙放在自己贴身的位置,确保不会丢失或者被人偷走。

        早晨的鸦巢镇看起来光景要比夜晚正常的多,没有昨晚那么阴森恐怖。浮士德重新回到亚楠街221号,因为阳光明媚,就连这栋“凶宅”都显得堂皇亮丽了许多。

        他用唯一的那把钥匙打开了门上的挂锁,轻轻推门,步入房中。

        “不知道扫把放在哪里?今天就让我来为莉露露小姐代劳吧。”

        浮士德自我调侃了一把,客厅里没有扫帚,他找了找,最后决定到厨房里找一下。厨房在客厅的侧面,就在餐桌旁边,厨房的小门虚掩,浮士德开门后,首先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这……!”

        一贯从容的浮士德,终于露出了殊为震惊的神情。他看到马奎尔小姐正倒在厨房的地板上,马奎尔小姐的脖颈上有非常明显的一道紫黑色勒痕,眼眶乌黑,腹部还淌出血迹。

        浮士德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他不敢翻动马奎尔小姐的身体,只是从脉搏、心跳和呼吸——当然还有那惨不忍睹的窒息面容上——确认了马奎尔小姐的死亡。

        房东死了。

        房东死在了一间只有浮士德才有钥匙打开的密室里。

        ===

        凶手不能使用超自然的作案方式。

        ——《帝国小说月报》第五十一期文章《推理小说创作十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