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鸦巢镇

第六章 鸦巢镇

        车站外面杂乱无章的建筑物肆意横行,走出车站就是泥泞的小巷,煤气路灯忽闪忽灭,空气里弥漫着工厂烟囱的废气味道。

        鸦巢镇看起来不像是帝国常见的那种带有田园风光色彩的小镇子,阴暗逼仄的道路,灰蒙蒙的天空,道路好像都被泥水浸泡过一样,显得潮湿又肮脏,更像是一座来自中世纪末期的村堡。

        “少爷……!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莉露露畏缩不前,幽灵的故事听起来荒诞不经,可是这座凶宅前三位租客的悲惨命运,那都是实打实的。

        浮士德不动声色地翻阅着那本地产杂志,他一开始就知道马奎尔家出租的这座便宜洋楼是鬼屋。在火车上大嚷大叫,就是为了套取一两条有用的消息。

        看来凶宅的传闻是真的……

        “租金必须砍价。”

        浮士德面不改色地敲响了马奎尔家凶宅的大门,时值夜晚,月悬中天,虽然没有乌云密布,天空也因为工厂废气的影响,显得分外灰郁。

        两层楼高的宅邸是砖石修建,比起木质房子更加坚固安全,一楼和二楼所有窗户都被坚固的铁栅栏保护了起来,看来不经破坏是不可能偷偷进入的。

        没过几秒钟的时间,一位三十岁左右年龄的茶色长发女人就打开了房门。她看起来非常憔悴,眼袋下垂,肤色暗沉,黑眼圈也非常明显,凹陷进去的脸颊让莉露露联想到一些鬼故事里的巫婆。

        帝国淑女之间非常流行将头发弄卷、然后在前额或脸颊两侧特意留下两束微卷的长发的造型。但是马奎尔却像莉露露一样,保留着方便行动的简单发型。

        “马奎尔小姐?”浮士德扬了扬地产杂志上写着出租信息的那一页纸。

        马奎尔小姐面色萎靡,她看到了浮士德手上的地产杂志,很快就明白了门前两人的来意,随即邀请他们进到屋里。

        “这是栋老屋子了……帝国统一前就存在的老房,你们应该听说过它的传闻?”

        室内因为每扇窗户都被加固了铁栅栏的缘故,采光度并不好,油灯和壁炉的火光也略显幽暗。一楼是客厅,衣橱上方挂着一幅宰相的画像,壁炉边上另外挂着一幅文艺复兴时期描绘五贤帝的画像。

        马奎尔小姐介绍道:“那是香农的画……但八成是仿制品,只值几百个芬尼。”

        香农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据说他除了是一位画家以外,还是高明的雕刻家、建筑师、音乐家、数学家、工程师和发明家,以至于后来人们习惯把多才多艺的大师称为“香农式的学者”。

        幽暗的灯光下,油画里的几位老人就好像是活人一样,直勾勾盯着你。莉露露心中发毛,小手忍不住已经拽住了浮士德的衣角。

        浮士德直接说:“我就开门见山了——

        马奎尔小姐,我在来的路上已经知悉了关于本宅的种种传闻。既然事前有那么多租客都被吓走,想来这座房子空置的时间也足够长了。与其一直空置房屋,白白承受房屋维护费的损失,不如用更便宜的价格将它租给我吧?”

        马奎尔小姐有些疲惫,她应该超过三十岁,但名字后面还冠以“小姐”的称谓,看来尚未婚嫁。

        “年轻的小绅士,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浮士德,维特·冯·浮士德。”

        “您好,浮士德先生。”马奎尔小姐邀请浮士德和莉露露坐下,她又为两人倒了咖啡,浮士德谢绝了不健康的咖啡因饮品,莉露露心怀惧怕地接过茶杯,却没有喝下。

        马奎尔问:“浮士德先生心中满意的租金是多少?”

        这样一栋砖石洋楼,内部的装潢也算不错,一个月二马克的租金实在算得上便宜。但在浮士德看来,对于一座鬼屋凶宅来说,这就显得太高了。

        浮士德竖起右手的食指:“一马克,不能再多。”

        马奎尔小姐对眼前这位锱铢必较的小先生感到一点点无奈,她笑道:

        “其实多少租金都可以,我的母亲为我另外留下了几栋不动产的遗产,我的生活来源也并不依靠这座房子。只要有人愿意租住,并且能够帮我打理好房子,这就够了。”

        马奎尔小姐的话让浮士德感到有些遗憾,既然这位三十多岁的老小姐都这样说了,自己没能向她多索要一笔帮忙打理房屋的劳务费,实在亏本。

        “既然如此……”浮士德站起身,同马奎尔小姐握手,“我们就签订合同吧。”

        莉露露对小少爷这样快就决定住进凶宅,心里是十万个不高兴。屋内幽暗的灯光和长期无人居住的尘埃味,都让莉露露害怕得要死。

        她脸色发白,强调道:“我们真的要住这里吗?少爷,我们真的穷到要住这里吗?”

        浮士德无情点头,莉露露小姐终于面如死灰,提前感受到了被命运扼住咽喉的痛苦。

        马奎尔小姐对这一对奇怪主仆的互动,很感兴趣,她忍不住因为两人的话语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浮士德亦称赞道:“马奎尔小姐微笑起来以后,看起来气色就好了许多。”

        马奎尔小姐还没有作何回答,另外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就从大门处走了进来。

        老人穿着一件礼服领衬衫,系着深绀色领带,一手持拐杖,一手握着礼帽,一副典型老绅士的打扮。

        “父亲。”马奎尔小姐显得有些吃惊,“您要注意好身体。”

        老马奎尔用拐杖咚咚敲了地板好几下,显得有些不悦:

        “这鬼屋终于租出去了?我的身体可比你硬朗得多。”

        马奎尔小姐为浮士德和莉露露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位脾气暴躁的父亲,她接着介绍了自己和父亲的住址,提到如果浮士德在居住期间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直接到她的住址去寻求帮助。

        马奎尔小姐又将钥匙递给浮士德说:

        “这座老宅用的还是老式挂锁,它的钥匙做工很复杂,只有一把。现在只有帝都几家有名的锁具店,才会配这种老钥匙。浮士德先生,请务必保管好它,丢失的话会非常麻烦。”

        ===

        拥有七项头衔的女神从七蟠的血沫中升起:她是披坚执锐的女王,是蛇的女儿,是钥匙,是治疗者,是杀人者,是神谕祭司,但她的第七头衔隐而不宣。

        ——诸侯时代长诗《美杜莎的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