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女装大佬

第三章 女装大佬

        “债主是谁?”莉莉露问道。

        浮士德低头将宅邸的房门打开,靠在门背上手指报纸:“莉露露小姐该学会看新闻不止是看标题了,债主是荷西。”

        莉露露对浮士德冒犯人的话有些恼羞,但听到荷西的名字后脸上又抽动了一下:

        “荷西?就是很恶心的那个?”

        “对。”浮士德笑着说,“就是那个宫伯家的远亲荷西,他好像是专门高价拍下了这栋宅邸。”

        荷西勉强算是浮士德的同学,也是银行家的公子。但和白手起家的浮士德家族不同,荷西的家族属于帝国一位宫伯家族的支系。

        由于帝国统一以后,保留了诸侯时代的大部分头衔,伯爵头衔就显得特别复杂,种类繁多,地位也相差很大,令人头晕目眩。

        一般来讲,伯爵低于公爵和侯爵。除非是在自己的领土上享有“君主主权”,并且由皇帝直接授予头衔的“帝国伯爵”以外,一般的伯爵都要听命于上级的公爵、侯爵。

        而在“帝国伯爵”以外,地位上高于一般伯爵的还有“边境伯爵”和“宫廷伯爵”。

        边境伯爵,顾名思义就是诸侯时代被分封在帝国边疆、具有较强军事实力的伯爵。

        宫廷伯爵比较复杂一些,常常有人因为名字将宫伯误解为一种没有实权的宫廷贵族。实际上宫伯并非如此,诸侯时代,总有一些强大的公爵无视皇权,产生独立倾向,皇帝就会在地方上建设“行宫”作为压制大公爵的皇室据点。

        宫廷伯爵,实际上就是诸侯时代皇帝的“行宫总管”。

        由行宫发展出来的领地和城市,后来就成为宫伯的领地。所以宫伯地位不仅高于一般伯爵,而且和侯爵平级,威望也常常比一般的侯爵高。

        荷西是一位宫伯家族的旁系远亲,他靠财富和血液趾高气扬,刚刚走到浮士德邸外的时候,手下的律师们就已经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自动手记人偶,估价是九十马克,;辉光管计时器,两千马克;哦,还有留声机,一整套的电影放映厅,估价是一万三千马克;后花园停机坪里有私人使用的氦气飞艇,估价十二万马克……”

        荷西招摇过市地走了进来:

        “我听说浮士德邸已经被你们家的佣人洗劫一空……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发生在上流宅邸里的。”

        浮士德每次看到这位真二世祖浮夸的打扮,就忍不住想笑。不过今天他忍得很好:

        “荷西少爷是来探望身处窘境的同学吗?”

        荷西带着一帮律师、估价师,还有来收取资产的公证人走了进来,他耸肩做出同情之态:

        “当然、当然,我真的很同情你。”

        荷西带来的那群狗腿子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荷西径直从浮士德身旁穿过,走进宅邸里。

        浮士德没有转身,还是背对着荷西说:“谢谢你的关心。”

        “呵。”荷西侧过头,阴笑道,“你要完蛋了,你所有的东西都将成为我的。所有的!”

        同样待在浮士德邸中还未离开的莉露露,看到浮士德面临这样的处境,心中窃喜:有趣,我真想看看那张总是故作高雅、只会说些矫揉造作说词之下的脸,现在到底是藏着一个多么丢脸的表情。

        对于把心里话写在脸上的莉露露,浮士德只能微笑:

        “莉露露小姐,我这张脸下面并没有其他表情。不论我陷进什么样的困境之中也不会慌张,不会潦倒,是谁都会承认的优秀的人。

        但是莉露露小姐,我很担心你。你总是认真地观察我,这样最后可会变得尊敬我哦。”

        莉莉露脸上一红,捂住嘴巴吓了一大跳:“我说出口了吗!?”

        “哈哈哈,是的。”

        浮士德直接跟上荷西,一起走到了浮士德邸的大厅里。他随便挑选了一张沙发靠在上面,就静静看着荷西对浮士德邸的装潢挑三拣四。

        荷西清点着家具的数量,然后说:“对不起,浮士德同学,这是父亲的教诲,所有的东西我都要拿走。”

        浮士德无聊地吹着口哨:“哦?女仆也要拿走吗?”

        “嗯!?”荷西盯着莉露露纤细的身材,脸红道,“可、可以吗!?”

        莉露露摆出一张生人勿进的恶鬼脸庞,两手交叉在胸前:“我可不是浮士德家的私产!”

        浮士德冷漠地看着墙上挂着的油画说:“莉露露小姐,请不要把荷西少爷当成色情狂。对吧,荷西同学?”

        荷西咳嗽两声后,赶紧收回自己心中乱撞的小鹿,他又指着浮士德说:

        “咳,你身上的衣服也脱下来吧,那个是高级定制的礼服对吧。贵重的礼服也是被抵押的资产,咳咳,不过要是你求我的话,我也可以……”

        浮士德噗嗤笑出声,自己随手就把上衣脱了下来,丢给荷西:“拿去。”

        接着,他又玩味地看着荷西说:“裤子也价格不菲,需要给你吗?”

        荷西目瞪口呆:“我……我也不是心怀不轨想来羞辱你的,我只是想让你早点知道贫穷的残酷。你、你,你应该早点学会做一个苟延残喘的穷人!”

        “感谢你的好意。”浮士德鞠躬说,“可惜我对苟且偷生毫无兴趣。虽然我失去了很多,但依然拥有你没有的东西。”

        荷西震怒:“说出来听听啊!”

        浮士德冷冷地看着他:“你是在问我吗?”

        他冷冷地凝视荷西:“你明白的。”

        荷西心中发虚,他自己想着到底是没有什么?没有什么?我没有什么?没他英俊,没他绅士,还是没他智慧和从容?还是什么都没?我比起浮士德是有这么垃圾的吗?嗯嗯嗯?到底是没有什么?

        荷西心中发慌,眼睛在大厅里转来转去,他最后还是盯着小女仆说:“虽然不太绅士,但是女仆装也是抵押资产的一部分吧?也脱下来吧。”

        浮士德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请别为难莉露露小姐。”

        荷西终于呵呵笑了起来:“这可难办了,因为我还没拿走你所有的东西。”

        “是我失言了。我请求您,不要为难莉露露小姐。”

        荷西脸上带着控制不住的狂喜说:“这是在求我吗!”

        浮士德鞠躬说:“是求你。”

        因为太过顺利,荷西直接狂喜到被自己呛到,他咳了两声后,又看到客厅的柏木衣橱里还挂着一件女装后,便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哼哼看在同学关系上,那件女装……你穿上那件女装我就不为难她了。”

        莉莉露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上流社会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没品的羞辱?但浮士德完全不以为意。

        他特地把那件宫裙放在最显眼的位置,看到二世祖轻易上钩,浮士德便向莉露露说:“女士请闭眼。”

        浮士德一边给自己换上女装,一边闭上了眼睛。金属蟾蜍吐出的那张便签纸,浮士德早就对上面的大部分属性都做过实验。他穿上女装后,马上启动了T2等级的契约品【盛世美颜】。

        根据浮士德的实验,这项契约品会根据使用时间的长短,扣除非常微量的灵魂。它的效果是增强吸引力,除了会让人喜欢上自己以外,也会让别人更容易相信自己说的话——可惜的是【盛世美颜】似乎只有在女装时才有效果。

        浮士德换好装饰有孔雀羽毛的蕾丝宫廷长裙后,将头发一撩,玩味地笑道:“原来荷西少爷有这种喜好。”

        浮士德的容貌本来就十分秀美,很适合女装,在使用【盛世美颜】以后,看起来简直比莉露露还要吸引人。

        他换上长裙后,无论上身的姿势、膝部的摆动或穿着白皮鞋的那只脚举步的姿态,都异常优美、轻巧,显得既洒脱又傲慢。

        浮士德两次回头上顾下盼,这种稚气的羞赧又平添他的几分妩媚。他笑盈盈地看着大少爷荷西,让荷西一瞬间难掩心中燥热:

        宫裙不算特别高雅的款式,但上面却衬托出一个如花如玉,俊美无比的脑袋,这是爱神的头颅,有古风时代大理石淡黄色的光华。

        荷西直接看得入神,发呆起来,直到荷西那群律师们都捂着自己的屁股,用非常诡异的眼神问道:

        “少爷……少爷有这种喜好吗?”

        “没、没……没有……没有吧?”荷西声音颤抖,不太确认地说。

        浮士德哈哈一笑,牵起莉露露的手直接往外面走:“宅邸就暂时放在你这里了,以后我会回来取的。”

        他穿着女装,直接将莉露露拉走,出门以后两人直到走出威廉大街,荷西那伙人都没再跟上来了。

        莉露露心中微微有点暖:“少爷不用为了我受那么大屈辱……”

        浮士德翻了个白眼,直接说:“把衣服给我脱了。”

        “嗯?嗯嗯嗯嗯嗯?”

        “把,衣,服,给,我,脱,了。”

        等到两人都穿着朴素的衣服,从典当行里走出来以后,莉露露才放弃了当街格杀浮士德的打算。

        浮士德换了一件浅色的夹克外套,莉露露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将高级定制的专属女仆装换成一件普通布料的女佣连衣裙。

        不过浮士德对莉露露朴素的装扮又不甚满意,最终还是添钱,重新购置了在胸前、裙摆和系带上,都缀有蕾丝及花边的、又薄又软的细棉布材质的可爱围裙。

        “孔雀羽毛宫裙的价格是三十马克,你的女仆装也能典当十五马克。”浮士德自得的拍了拍手,“据我所知,一般的女仆每月薪水才只有五马克,也就是五千芬尼。这么容易就赚到了一般市民一年的薪水,就算是莉露露小姐也不得不称赞我一句商业鬼才吧。”

        莉露露:“所以你是早就计划好了穿女装……?”

        浮士德露出爽朗的笑容,竖起大拇指:

        “那不是女装,那是钱。”

        ===

        在帝国,一切都事关钱,因为只有钱能让人或事变得神圣。

        ——剧作家、导演褒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