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二章 后浪扑街

第二章 后浪扑街

        莉露露在厨房闷头寻找白兰地,过去光辉洁净一如殿堂的浮士德邸已经乱作一团,说是成了走兽横行的动物园也不为过,就连厨房里都被逃走的佣人们翻箱倒柜,想找一瓶白兰地出来都有些困难。

        厨房外传来了螺旋桨呼呼旋转的声音,莉露露这才抬起头来。一架涂了红色油漆的双翼螺旋桨飞机直接降落在了别墅前的花园里,庭院里摆放的各色大理石像和铜像都被螺旋桨刮起的大风掀翻,摔碎一地。

        莉露露吃了一惊:“父亲。”

        浮士德家的管家夏伯阳打开顶盖,从飞机上跳了下来。他身手了得,不似老人,见到莉露露站在厨房门口,同样吃了一惊。

        “你在做什么?”

        莉露露呃了一声说:“倒……倒白兰地。”

        夏伯阳走进宅邸:“不错啊,也给我来一杯吧。”

        即便是被洗劫一空的浮士德家,厨房里的酒杯还是十分精美,银镶金装饰的高脚杯,很符合老浮士德的审美。

        莉露露倒满三只杯子,向父亲说:“好了。”

        “嗯?为什么是三杯?给谁的?”

        莉露露尴尬地摸着头:“给,给我!?”

        在浮士德家做了许多年管家的夏伯阳不明所以:“你要喝两杯啊……等等,莉露露你不是不会喝酒的嘛?”

        厨房的桌椅全都是雪松木材质做成,就和这栋富丽堂皇的宅邸一样,到处都洋溢出财富的味道。

        夏伯阳不禁叹了口气,位在威廉大街、靠近帝都股票交易所和宰相府的浮士德邸,直到今天早上为止还称得上是帝国金融的大脑。

        莉露露勉为其难地向父亲解释了一下这是小浮士德少爷让她倒的酒,夏伯阳恍然大悟:

        “噢,原来你是在为少爷准备酒水。”

        莉露露把眼睛瞥到一边:“不、不是啊,是我自己要喝,顺便给他倒的。而且……”

        女仆眼睛一转,马上又兴冲冲地笑了起来:“哈哈,虽然说我帮他倒酒,但是我足足让他等了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呢!那个小少爷……还以为自己是个王子,在阳台上一动不动地坐着。”

        莉露露窃喜道:“我偷偷去看过了一眼,还真就是一动不动,嘿嘿嘿,好像条等主人的狗。”

        莉露露将一杯白兰地留给父亲,用托盘端起其余两杯拿去阳台,还忍不住大笑:“哈哈,肯定现在还眼巴巴地等着我呢。”

        夏伯阳拍拍自己的额头,感叹女儿人已经长大了,只有脑子还停留在小学生的阶段。

        浮士德端坐在阳台前,他翘着腿,一手搭在座椅把手上。女仆将两杯白兰地用力砸在桌上,溅出了三分之一的液体。

        浮士德笑着道谢:“谢谢莉露露小姐。”

        莉露露又露出得意的笑容:

        “怎么?小少爷也学会道谢了吗?我不是让你等了很久么,怎么一点怨言都没有,没关系,你生气一点也没关系,反正都没用,小少爷也只能无能狂怒了哈哈哈。”

        浮士德端起一杯白兰地说:

        “莉露露小姐听过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吗?训练狗的时候,如果你叫了狗的名字,即使它没有马上过来,等它跑来了你也要表扬它。这样久而久之狗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就能学会跑到主人身边。”

        莉露露从来没听过什么巴甫洛夫条件反射,想了半天,终于恼怒起来:“你说谁是狗!”

        浮士德哈哈一笑,邀请夏伯阳坐过来:“管家先生坐到这边来一起喝吧。”

        莉露露冷笑道:“谁要和你一起喝啊,是不是啊父亲。”

        夏伯阳自己端起酒杯,坐到了浮士德的面前,说:“这是你父亲留下的信。”

        浮士德从老管家手上接过信封,取出便宜老爹写的信纸,上面只简单写着一句话:我欠下3.5个亿,先跑路了,你加油。

        浮士德眼皮猛跳,拿着信纸的右手剧烈颤抖起来,他僵硬地扭头问老管家:

        “马克还是芬尼?三亿五千万的债务不可能会算在我的身上吧?”

        夏伯阳遗憾地说:“是三亿五千万马克,少爷,这当然是算在您身上的。”

        浮士德的右手加倍抖动起来,他脸上保持从容的笑容:“帝国统一战争得到的战争赔款是多少?”

        莉露露举手回答:“这道题我会!是五亿马克!”

        浮士德心中脱口大骂这什么狗币老爹,恨不得把信纸当成亲爹骨灰扬到天上。

        他一点一点撕碎信纸,沉默一分钟后,突然低下了头,随即仰天哈哈大笑说:“不愧是你啊!”

        莉露露不大相信地看着浮士德:“我倒要看看你装到什么时候,欠了三点五个亿,我已经迫不及待想欣赏你那哭丧着脸泣不成声的模样啦!”

        浮士德随手将信纸碎片扬到空中,潇洒得好像那是一盒骨灰。他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对莉露露微笑道:

        “我和你不同。”

        莉露露忍不住又问:“欠了三亿五千万啊!你哪来的信心?我看现在就把自己挂到勃兰登堡门上上吊比较好!”

        浮士德竖起食指,重复道:“我和你不同。”

        莉露露赶紧劝说父亲:“父亲我们还是快点逃比较好,浮士德财团的大船已经沉了,三亿五千万的债务真让人笑掉大牙!他是翻不了身了。”

        夏伯阳摸摸女儿的头说:“很可惜,身为浮士德家的使役,我已经决定跟随老主人一起跑路了。”

        老管家又用手指敲了敲莉露露的左臂,从衣袖下面发出金属响声:

        “你的手臂也是老主人资助下才恢复的……帝国法律严禁将机械移植到人体,女儿,你是不能离开浮士德家的。我走了以后,少爷就要由你保护。”

        这个世界的蒸汽科技和生物科技高度发达,但是义体移植,包括将机械移植到人体上和将其他生物的细胞组织移植到人体上,在绝大部分国家都属于非法存在。

        义体移植者又被叫做忒修斯主义者,这来自古代“忒修斯之船”的故事:它描述的是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船,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最后,该船的每根木头都被换过了。问题是,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忒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

        老管家的话让莉露露难以置信,她两手抓住父亲的肩膀拼命甩动:

        “开、开玩笑的吧!?我才十六七岁啊!我从今往后怎么活啊!”

        浮士德在一旁噗嗤笑出声来,直到莉露露杀人般的目光扫过来,他才正襟危坐说:

        “绅士绝不会嘲笑他人的不幸,莉露露小姐,在这种时候绝不能手足无措,不要慌……噗嗤——”

        浮士德咳了一声后向老管家说:“我很担心莉露露小姐。”

        夏伯阳起身向浮士德鞠躬:“少爷,莉露露就留给您照顾了,她也会保护您免于他人的暴力。”

        “管家先生……”浮士德沉吟片刻,“标准银行破产的事情另有蹊跷吗?”

        夏伯阳笑了笑:“少爷,这些事情老主人会处理好的。您只要照顾好自己和莉露露就足够了。”

        莉露露抗议道:“我才不想被这个装腔作势的人照顾!”

        浮士德摊开双手:“好吧,祝您好运,夏伯阳先生。”

        夏伯阳又温和地摸了摸莉露露的头:“莉露露,你要照顾好自己,也要照顾好少爷,等我回来好吗?”之后便二话不说重新坐上螺旋飞机独自飞走,只留下莉露露一个人委屈地盯着天空。

        浮士德也站起身走到浮士德邸的大门前,金色的短发被太阳晒淡,他又看了看手表说:

        “那些人也应该来了吧。”

        莉露露疑惑问道:“谁?”

        “债主,也应该要上门清查宅邸了吧。”

        浮士德侧着头,在耳边拍拍双手说:“那么莉露露小姐也早点动身吧,若想离开还请便。”

        莉露露看着这个二世祖落魄的模样,难免有些恻隐之情:“你呢?”

        浮士德哈哈一笑:“担心我吗?不胜荣幸。”

        他先看了看大厅,靠墙而立的柏木大衣橱里只剩下一件装饰孔雀羽毛的宫廷裙装:“就剩下一件女装。”

        浮士德接着看着手表,倒数时间:“三、二、一……银行家工作的时间已到,债主该上门了。”

        ===

        标准银行面向国外业务,同达尔文协约国的银行展开激烈竞争……它帮助经验不足的帝国海外银行一道,为提高出口量做出的贡献,不亚于帝国工业产品的质量和远洋航运的可靠性。

        ——《帝国信贷和银行年度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