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蒸汽后浪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少年维特的烦恼

第一章 少年维特的烦恼

        维特·冯·浮士德醒了过来,他体内来自另一个宇宙的灵魂,已经是第七天醒来,但还是不大适应这个奇怪的世界。

        浓郁的南方熏香刺激了他的鼻腔,四周的墙面上贴着涂釉的蓝瓷砖,仲夏的炎热让浮士德恍然失神。

        浮士德从从床上坐了起来,那张床过分的大——基座覆着绯红色镶金织毯,四个大理石的天使高高擎起床帐,床帐是上好的蕾丝和薄纱,远处刺绣的挂毯,熠熠生辉。

        嗤、嗤、嗤——

        浮士德听到了开水壶响起来的声音,他的眼睛在房中搜罗了一圈,没有找到火炉和水壶,只在书桌上看到了一只头顶冒着蒸汽的金属蟾蜍玩具。

        金属蟾蜍噗噜噗噜地喷了几道白烟后,就消停了下去,一动不动。浮士德在金属蟾蜍的脚下看到有一张报纸,对天发誓,他保证自己没有学过这门外语,不过“浮士德”当然认识这些字。

        有钱人家往往会有专门的使役人员,比如女仆和管家,来为主人读报。但浮士德没有拉响床帐内侧的铃铛,而是自己翻阅起了报纸。

        报纸的刊头写着“观察家报”四个字,头版新闻标题是“庆祝帝国统一十五周年,第三艘城邦级飞艇正式开工”。

        在头版新闻的下面,是国际新闻栏目。

        第一条国际新闻的标题是“王尔古雷国际航线再出事故,歌利亚级鲸舰可靠性遭到广泛质疑”,第二条国际新闻的标题是“第二代蒸汽动力甲大受欢迎,克虏伯军火预计将占领南大陆市场”。

        在最末尾处还有一条国内新闻,标题是“大陆铁路公司破产,标准银行投资受到质疑”,下面的小标题则写着“浮士德财团回击质疑者,标准银行财务状况健康”。

        浮士德来到的这个世界,似乎在蒸汽科技和生物科技的方面发展过头,几十年前科学家就已经能够制造出巨大的蒸汽机甲、合成出远古时代的古生物巨兽。

        新兴国家一般都盛行机械主义,老牌帝国则精通巨兽合成技术,除了直接把现代生物改造为巨兽以外,更厉害的是能够复活古生物,还能把不同的古生物、现代生物合成起来,和机械主义者相对应,这些人被称为达尔文主义者。

        这七天来,浮士德自己每夜入眠时都会梦到一些不可名状的奇怪事物。所以他估计除了蒸汽机甲和古生物巨兽以外,这个世界应该还存在有其他超凡力量。

        报纸上写的“浮士德财团”和“标准银行”指代的都是一回事,那是他父亲老浮士德一手创建的大银行,“我的银行会成为帝国金融的标准”,诚如其言,标准银行算得上是帝国境内第一梯队的商业银行。

        老浮士德早年间在帝都一个非常偏远的角落开设了兑换铺,作为东西方之间货物的集散地,帝国首都总是充斥着大量不同的货币,对于兑换机构的需求非常大。他的铺子还是彩票站,从事彩票销售和赎兑——发行彩票是国家为光荣费用(比如付给士兵遗孀和残疾士兵的抚恤金)筹资的主要手段。

        老浮士德逐步扩张业务,像当时的许多交易商一样开始给自己标上银行家这个更加响亮的头衔。

        标准银行取得成功以后,老浮士德就为家族买到了贵族身份,虽然还没有正式的头衔,但也可以在姓氏前加一个“冯”。

        在帝都,浮士德就象征着童话般的财富和奢华,代表着优雅和权力。

        小浮士德对此深有同感,七天来的体验,已经让他感到做一个泡在金钥匙海洋里的二世祖,的确是有被爽到。

        熏香的气味在空气中氤氲多时,门被打开,一阵香风飘到了浮士德的鼻子里。

        侍从的女仆打开了门,红中带金的长发被阳光照耀,边缘泛出银白色的光辉;青色的眸子,深沉如水;头顶的饰带,夺人眼球。

        按照帝国的社会风俗,家庭出身在中产阶级以下的女子能够佩戴的只有便帽,而不是时髦俏丽的系带帽子,作为专门服侍贵族家庭的女仆自然也不能例外。

        不过像浮士德家族这样的新贵,往往并不在意这些陈词陋规,浮士德邸中女仆的服饰衣帽都十分华丽,洋溢着上层阶级的浮华流彩和暴发户的张扬肆意。

        “少爷醒来的好晚。”

        浮士德只穿着乳白色丝绸的睡衣,神态慵懒,打着哈欠:

        “莉露露小姐,因为懒惰是商业发展的推动力,我的懒惰才能让你有机会创造经济价值。”

        莉露露嘴角被迫扯动了一下:您佬是指导国家经济发展的政策大臣还是皇帝陛下的国务秘书啊??

        在咔啦咔啦的齿轮转动声里,一台走路摇摇晃晃的机甲步入屋内。它的四只机械臂都抓着衣物,八只脚活像蜘蛛的构造,机械足的关节处还能看到正在转动的零件。

        浮士德撇了撇嘴巴:“把这种货色起名为女仆人偶的先生,绝对是一位商业鬼才。”

        莉露露一把扯过衣物,皱着眉头为她讨厌的做作小少爷穿衣。新衣服的面料摸起来相当舒适,连内搭的硬浆衬衫都在保持版型笔挺的同时,维持了惊人的柔软度,只是蓝色法兰绒的齐膝灯笼裤看起来比较幼稚。

        莉露露提到了观察家报上刊登的新闻:

        “好像因为挤兑的关系,有好几家分行只好关门了。”

        浮士德翘起嘴角:“韭菜……啊不,普通用户就是这样,追涨杀跌,蚀了本后恐怕又要闹出什么大新闻。哎,莉露露小姐,人与人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相处呢?”

        难道不是因为世界上有你们这种奸商吗??

        莉露露控制住自己把眼皮翻上天去的冲动说:“恕我愚笨不知。”

        浮士德将外套穿好,抿着嘴说:“莉露露小姐一定觉得,都是因为有浮士德财团这样的奸商,大家才会闹得不愉快。”

        莉露露噗的一声,差点把口水喷到那昂贵的夹克外套上:

        “我什么也没说啊!”

        “是——吗——”浮士德从女仆的手中拿过领带,自己打好,“那么今天的日程安排是什么?”

        莉露露忍辱低头:“迅捷剑的剑术课、历史与自然,然后还有坚信礼课。”

        这个国家最主要的信仰是万机之主教会,不过帝国对于教会的容忍度不高,多数国民都属于不需要遵守教会繁文缛节的新教徒。

        根据万机之主的教义,孩子在一个月时受洗礼,十八岁时受坚信礼。在这以前,少年人需要上坚信礼课来了解万机之主的教义。

        “赞美机魂,算是我喜欢的日程,莉露露小姐到楼下等我吧。”

        浮士德先到舆洗室简单洗漱一番,又自己从衣帽间选择了一顶简朴的礼帽。他刚想走出去,却又不合时宜地听到了那“嗤、嗤、嗤”的开水壶声。

        那只金属蟾蜍,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衣帽间的柜子上。

        蟾蜍的眼睛一直盯着浮士德,它的眼睛像是用一颗祖母绿宝石雕刻而成,瞳孔像是横穿过翠绿色的一条深黑缝隙。

        噗噜、噗噜——

        蟾蜍头顶又喷吐出了两道白色的烟雾,它张开嘴巴,从口中吐出了一张浅黄色的便签来。

        浮士德丝毫没有吃惊,这七天来他每天都能看到这样东西,便签纸上写着:

        【姓名:维特·冯·浮士德

        位格:t9士兵

        源论:傲慢

        源质:2%

        性相:蛾

        职阶:无

        灵魂:100/100

        契约品:原初之火(t0契约品:觉醒他人的性相。);盛世美颜(t2契约品:长得好看的男孩子。)】

        浮士德对于每天吐出一张属性面板便签纸的金属蟾蜍,已经感到司空见惯。其他人似乎看不到便签纸上的文字,但他还是小心谨慎地将纸张撕成足够小的碎片。

        他脑海中的记忆碎片告诉自己,纸上写着的源质和灵魂两项数值是最重要的,源质每达到一次100%就可以提高一次力量。

        灵魂是使用契约品时需要消耗的能量。

        灵魂是一项固定数值,每次消耗后都会缓慢增长恢复。

        源质就比较奇特了,浮士德实验出来的结果,源质的增长似乎只和一种行为有关系。

        装批。

        没错,只有各种各样装批的言论和行为,才会增加源质——这点可能和浮士德的源论是傲慢有关系?

        好在浮士德的财团贵公子身份,非常方便他做一个装批如风的人,所以源质的提升看来问题不大。

        他整理好仪表后,刚刚走下楼梯,就听到了其余仆人们的喧哗声。不光是仆人,连宅邸中其他的门卫、厨师都冲了进来想要搬走大厅里的家具。

        莉露露向浮士德高高举起手中的观察家报号外特刊,标题没有采用惯常的花体字,只用几个巨大的黑字写着:

        《标准银行破产!老浮士德出逃海外!》

        浮士德沉吟片刻,还是先坐到了阳台的餐桌边上享用早餐。他不紧不慢地吃了两口,一个家庭厨师却冲了过来将桌上的餐点全部扫到了口袋里。

        看到浮士德诧异地抬头,厨师吐着口水骂道:

        “这个生火腿和鱼子酱我早就想吃了!还有银器餐具正好给我抵工资!”

        厨师们将厨房中食材扫荡一空,顶级的鲜鱼、鹿肉、猪肘还有产自西部的白葡萄酒和非时令水果,一样不剩,金银材质的餐具更是没有留下半件。

        仆人们则忙着搬走大件的家具,贵重的钱币、奖章、古玩和艺术品早就一件不剩,东方进口的名贵地毯也被全部卷走。

        莉露露又翻开了一遍,确认了标准银行破产、浮士德财团烟消云散的事实后,终于捏着拳头,喜悦地赞美机魂:

        “耶!资本家都去死!”

        她又一蹦一跳地跑到阳台,指着浮士德乐开了花:

        “啊哈哈哈哈,你终于完蛋了——你也有今天哈哈哈,说你呐、说你呐,你也有今天,从今天开始我就直接用‘你’叫你了,没问题的吧?嗯?没问题的吧!”

        莉露露两手抱胸,俯视着浮士德露出得意的神情:

        “你含着金钥匙的日子就到今天为止了,你践踏普罗大众尊严来享乐的好日子彻底没啦!从今天起你就一文不值,是不是很害怕?哈哈哈,害怕吧害怕吧,现在轮到你来体验一下贫穷的快乐了哈哈哈哈——”

        浮士德心里计算着标准银行破产、便宜老爹跑路以后,自己需要背上多少债务。他毫无表情地用指节敲着餐桌,又指使女仆:

        “莉露露小姐,帮我端一杯白兰地,送到阳台来。”

        “……啊?”莉露露愣住,随即又反应过来,“不是吧你给我……!”

        浮士德抬头看着她说:“是李子和樱桃的,莉露露小姐,别拿错了,不是土豆和黑麦酿造的杜松子酒哦。”

        莉露露:“……”

        ===

        资本是我们时代的神祗,浮士德是祂的先知。

        ——《观察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