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关平当老大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八章出兵上庸

第一百三十八章出兵上庸

        关平其实是事先打个铺垫,却也引起了李飞,周雄,廖化,丁家兄弟心中泛起波澜。

        但关平仍然没有泄露任何军事上的细节。

        因为关平是口风很紧的男人。

        正所谓谋事不秘,而失其身。行军打仗可不是儿戏啊,不容半分马虎。

        在这样的保密之下,整个荆州乃至于整个天下,都不知道新野的战略行动。关平的目标,所以荆州还是一片承平。

        因为失去了刘备的威胁,再加上与关羽结盟,与关家联姻。虽然偶尔有波澜(关刘氏飞扬跋扈事件),但总体还是平稳。

        刘表自以为降服了关羽,让之成为了荆州守门犬。

        所以刘表春风得意,每天食欲上升,精神奕奕,红光满面。

        所以荆州才会如此承平。

        要知道以前刘备在的时候,荆州的许多豪杰,包括但不仅限于目前在新野做事的殷观,马射等人,还有其余许多人,都会往来新野,对刘备暗送秋波。

        自从刘备死后,这帮豪杰就消停下来了。

        荆州很是平静。

        但尽管如此,刘表对于新野还是用之,也戒备之。

        那新野城内,刘表不知道布置了多少探子,探听关羽的动静。新野有任何风吹草动,刘表便会知道。

        而自从结盟之后,关羽便没有不轨的举动,这也使得刘表生出高枕无忧之感。

        这日中午,刘表穿着厚厚的衣裳,立在屋檐附近晒太阳。尽管自从刘备死后,刘表精气神恢复了不少。

        但毕竟年老体衰,怕热也怕冷,中午的时候,穿上了厚衣裳,来到太阳底下晒一晒,会非常舒服。

        刘表当然不是一个人,蔡夫人与他形影不离。

        二人站了一会儿,不久后,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了一片白云,遮挡了太阳。刘表便哆嗦了一下,蔡夫人连忙说道:“夫君,天儿冷,往屋里歇着吧。”

        “好。”刘表实在是冷,就抓了抓衣服,与蔡夫人一起进入小厅内歇息。蔡夫人又命厨房准备了一碗红糖水,刘表喝了红糖水后,暖和了不少。

        这是夫妻二人的日常,刘表被照顾,蔡夫人照顾刘表。正温馨间,有下人来报,说是蔡瑁来了。

        刘表闻言就让这下人将蔡瑁请进来,片刻后,蔡瑁从门外走了进来,蔡夫人起身,为蔡瑁解开了身后的大氅。

        “哥,你怎么来了?”蔡夫人柔声问道。

        “主公,妹子。”蔡瑁对刘表,蔡夫人分别见礼,然后在客座上坐下,这才对刘表拱手说道:“主公还记得新野忽然多了许多战马的事情吗?”

        新野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刘表的监视,赵云所部人马忽然多了许多好马,自然也被刘表得知。

        “此事很蹊跷啊。便是我要买到一二百匹好的战马,也是难事。”刘表点了点头,他对此事印象深刻,自然是记得。

        “调查清楚了。是一位客商每个月都从北方运来战马,恐怕过不了多久,关羽就要有一支规模一千人以上的骑兵了。”

        蔡瑁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是有人利欲熏心,铤而走险,从北方贩马过来。而不是关羽与曹操暗通曲款,互相联络。”刘表闻言反而是安心了下来,笑着说道。

        此事刘表之所以印象深刻,便是害怕关羽与曹操暗地里勾结,明着与他结盟,其实成了曹操布置的前哨。

        来历不明的马,可能是曹操给的。

        刘表多疑,绝不会完全信任关羽的,否则也不会在新野布置这么多探子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蔡瑁也是点头说道,随即面上泛起疑虑,说道:“关羽多了一支骑兵,实力越来越强了,威胁也会与日俱增。”

        刘表却摇摇头,笑着说道:“军师不必忧心,关羽不是刘备,不得人心。他再强也只是他自己,除非他出兵宛城,占据南阳郡,才能成势。否则新野一地,二十万百姓,二三万兵马,翻不起风浪。但要想出兵宛城,谈何容易。夏侯惇虽然战败,但元气恢复极快。李典,于禁也都不是泛泛之辈。关羽要想攻取宛城,极难。”

        蔡瑁本也只是有些疑虑,更多的也是相信关羽翻不起风浪,而且,儿女婚姻也是一种纽带。

        总而言之,荆州上下虽然也怀疑关羽,但是信任却也更多一些。

        “是我想多了。”蔡瑁说道。

        “呵呵。”刘表笑了笑,随即说道:“昨日文聘得了两只熊掌,派人送了过来。军师便留下用膳吧,一起品尝一下熊掌的美味。”

        “诺。”蔡瑁欣然应诺。

        十一月中旬,天寒地冻。荆州的主人刘表与自己的大舅子蔡瑁,娇妻蔡夫人一起品尝熊掌,饮酒作乐。

        ..........

        同样也是在这天,典农校尉部内的气氛十分复杂,有屯民喜气洋洋,有屯民垂头丧气。

        秋收之后,关平又收获了一批马进从北方带来的各族女子,凑足了一千五六百人。将之赏赐给了屯民。

        履行了诺言。

        都是乱世男女,也没什么别的,就是男人搂着女人,互相过日子罢了。当然有人得到了老婆,有人没有得到。

        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于是得了老婆的屯民们喜气洋洋,没有得到的不免垂头丧气。

        总而言之,典农校尉部内气氛十分和谐,没有半分军事行动之前的肃杀与冷厉。

        马良则是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人。

        因为关平是个甩手掌柜,所以典农校尉部的所有事情,几乎都是他一手操办的。但是在今天,从新野云送来了一批木板。

        马良并不知道此事,所以很是奇怪。

        马良出了衙门,亲自取询问了一下负责押运木板过来的小吏,小吏一脸茫然,只道是汉寿侯的命令。

        马良来到了一辆辆大车的边上,看了看这批木板。木板的形状非常整齐,长度,宽度,都几乎一模一样。

        马良不懂木头,但能看出这批木板的材质都非常好。

        在豪强人家,这样的木板会用来做地板。但是在军中,这样的木板的作用,就要广泛许多了,造船,搭建浮桥,制作攻城器械。

        马良立刻猜出了一些事情,便离开了仓库,来到了关平的书房,见到了关平。

        “季常,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关平请马良坐下,询问道。

        说来有些奇怪,二人一个是典农校尉,一个是典农司马,是一把手和二把手。因为在同一座衙门内,所以二人也经常见面,但一起坐下来交谈不多。

        关平将事情交给马良,马良也尽心尽力,二人相得益彰。

        所以马良很少特地这样来找关平,因而关平很是奇怪,还以为部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就让关平犯嘀咕了,出兵在既,莫要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却是马良猜测的没错,那新运来的木板是做浮桥用的。关平打算后半夜出兵,带上大批的物资,两天内向西直行赶到汉水,搭建浮桥,进入上庸地界。

        关平走后一天,典农部男女,以及大将甘宁便会带着大批物资,多张旗帜,假装兵马众多的样子,作为后援。

        马良见关平不动声色,便只能说道:“校尉大人,我发现军中忽然多了许多木板。”

        聪明人之间说话,不需要解释的太清楚,只需要透露出一点信息,便足够了。

        关平立即明白马良是猜出了什么。而反正今晚上便要出发了,马良当然是可以信任的。

        只是关平谨慎,所以才将此事缩略到三个人知道的地步。

        关平于是便笑着说道:“季常猜对了,后半夜便会有军令。”

        马良深深看了一眼关平,然后冲着关平拱手,起身退出了书房。

        马良是第四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而随即便有许多人知道了。张苞,赵统,周雄,李飞,廖化。

        当夜五更。

        天公作美,群星当空。卧房内,关平被婢女唤醒,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张雨,蹑手蹑脚的起来出了卧房来到小厅。

        小厅内,周雄带着两个亲兵来伺候关平,关平洗漱更衣,简单的用了膳食之后,披上大氅,与周雄一起出了衙门。

        衙门外聚集了许多人马,周雄,李飞部的二百余亲兵,廖化部的五十五位探马,丁奉,丁封兄弟。

        以及营司马马良,以及什长马谡。

        关平先看了看马良,说道:“后事便托付给季常了。”

        “大人放心。”马良拱手回答道。

        “幼常,我升你做参军。”关平有对马谡说道。

        “诺。”马谡十分沉稳,不惊不喜静静回答道。

        马良感慨万分的看着马谡,自家这位幼弟真的是变了。现在马良已经确定,这计划恐怕马谡有参加。

        如果是当年,马谡会立即告诉他。

        而现在马谡居然滴水不漏。

        马良不仅没有因为保密而责怪马谡,反而十分欣慰。一番交谈的时候,李正,张苞率部与关平汇合,不久后,关平下令出兵。

        大队人马带着许多大车,车上装着辎重粮食,以及搭建浮桥所需要的木板。浩浩荡荡的向着西方出发。

        目标,上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