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完美复制出来

第八十四章 完美复制出来

        第二天早上,济中医校门口。

        “恭喜你,李老师。”

        苏烨对李可明恭喜道:“从今往后,就该改口叫您院长了。”

        “恭什么喜啊?”

        李可明连连摆手,说道:“我现在正头大呢!”

        看着苏烨面露疑惑神情,于是解释道:

        “其实,我只想当个好医生,现在的事情很麻烦,看起来好像是高升了,但是这个位置真不好做,如何安抚师生,如何开展工作,单一个马上要进行的中医大比这件事情就已经让我很头大了。”

        苏烨闻言恍然。

        这个位置现在确实是烫手山芋,临危受命,中医大比一旦失利,就是背锅侠。

        “短时间内,我暂时是没法去医院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李可明叹息一口气,说道:“这次,我带你去我一个朋友的针灸馆,我会全力给你演示针灸的手法,你参加中医大比的时候一定会考到,掌握完今天的,你针灸基本就可以出师了。。”

        “好。”

        苏烨点头。

        叫了一辆出租车,驶出大学城。

        很快的就来到了一条看上去很清净的街道上,周围都是小区。

        停车之后,苏烨跟在杨文博的身后,来到了一家医馆门前。

        抬头看。

        “从义医馆?”

        “对,就是方医考核你遇到的那个叫张从义的开的。”

        李可明说道。

        话声刚落下。

        “怎么着,刚到就开始编排我了?”

        一个话声从身后传来。

        俩人同时转身。

        张从义从身后走来,一脸不情愿的看着李可明

        “说曹操,曹操到。”

        李可明笑着说了一句,看着两人说道:“不用介绍了吧。”

        “张老师好。”

        苏烨行礼道。

        “你好,你好。”

        张从义和蔼可亲的笑着点头,再转头看向李可明时,立刻又换上了一张臭脸。

        “听说他差点被你师父收徒?你还挺厉害,培养个学生,差点培养成师弟了,佩服佩服。”

        “怎么样,佩服吧?教出的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李可明得意的笑着说道。

        “呵呵。”

        张从义嘲讽的冷笑一声。

        md,老子要不是和你有交情,才不愿把医馆借给你用!

        “闪开,我开门。”

        张从义掏出钥匙打开门,一个古色古香干净整洁的医馆出现在苏烨面前。

        外面是诊桌,一旁的房间里用布帘子隔开,苏烨透过缝隙,看到里面有几张治疗床。

        就在苏烨参观的时候。

        张从义拉着李可明坐下喝茶。

        “恭喜啊。”

        刚坐下来,张从义看了李可明一眼,假模假样的恭喜道:“踩狗屎运了,当上院长了。”

        “你以为我想吗?”

        李可明苦笑一声,说道:“具体原因,你应该也能猜到。校领导选择也是有深意的,一是因为我的形象好,一个医术好清洁廉明辛勤教导学生风评极佳的好教授。”

        张从义撇撇嘴。

        “二是因为我这个国医徒弟的身份,校领导明显是希望能够利用一下我师父的影响力,让我师父抵住一下上面卫生部和教育部的压力,让他们不把济中医从专项基金名单中踢出去。”

        张从义给李可明倒了杯茶,很理解的说道:“你们学校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在中医大比开始之前出现这种事,这工作也确实不好干,小心别刚干了几天就背了黑锅。”

        “那也没办法。”

        李可明苦笑一声,小声说道:““现在,中医学院学生们的气势被打击得挺严重的,必须得有一个人站出来起到带头作用才行,不然中医学院怕是会一直消沉下去,我临危受命,所以也就咬牙接下了。”

        说着。

        李可明向着正在医馆里面四处观看的苏烨看过去,说道:“我希望他能在中医大比中取得一个好成绩。”“你对他期望很大啊。”

        张从义笑着摇头,“他学医时间毕竟太短了,这么多高校,还有大五的,那都学了五年,肯定更强,你不如将希望放在你们学校大五的身上。”

        “学了时间短,不也赢了你的那个天才学生。”

        李可明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

        张从义:“……”

        艹!

        亏得老子关心你,白费了老子一片心。

        你在这么哔哔,我让你滚蛋,医馆不借给你了!

        虽然在远处,但是两人之间的对话,苏烨却一字一句都听得非常的清楚。

        听着俩人对话的同时,嘴角也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我这里的病人来的都很准时,八点钟准时过来排队,病人马上就来了,准备一下吧,还有十几分钟。”

        喝完一杯茶,张从义提醒道。

        “嗯。”

        李可明点点头,对着苏烨说道:“你过来一下,我先给你讲解一下针灸的手法。”

        “好。”

        苏烨点头,走了过来。

        “你还没讲?”

        张从义惊诧的看着李可明,“我以为你都教了,这次来我这实习的呢。”

        “就是来实习的。”

        李可明嘿嘿一笑,开始讲解。

        “针灸手法,分为单式和复式。”

        “单式手法从某个角度可比作单味药,复式手法是单式手法的组合应用,从某个角度可比作成方。”

        “药有药性而穴没有穴性,因为针灸是一种非特异性刺激。”

        “这些手法,在《针灸大成》中一共有17种。”

        “分别是:飞经走气、调气法、龙虎升腾、通经接气、青龙摆尾、白虎摇头、苍龟探穴、赤凤迎源、烧山火、透天凉、阳中隐阴、阴中隐阳、子午捣臼……”

        “17种针法,每一种都不一样。”

        “虽然历代各家提出众多的复式手法,但主要以热补法烧山火、凉泻法透天凉、龙虎法飞经走气,这三法为主,并以上述17种法为样板,自己按其规律和经验来灵活使用。”

        “热补法,虚则补之,局部谓进火补,全身称烧山火,适应症治虚寒症。”

        “凉泻法,实则泻之,局部谓进水泻,全身称透天凉,适应症治实热症。”

        “飞经走气,为过关通经之法,浅而大摇谓青龙摆尾,深而小摇称白虎摇头,适应症如经气被关节阻滞,可通关过节。”

        ……

        讲到最后。

        李可明喝了口水,说道:“今天我就把这17种针法给你一一展示一遍,你要好好看,好好学。”

        “好。”

        苏烨点头。

        这时,换上白大褂的张从义走过来,一脸惊讶的看着李可明和苏烨。

        “看你这意思,一天要学17种啊,行不行啊,他能学会吗?”

        “你看看就知道了。”

        李可明神秘一笑,不做过多的解释。

        我就看看!

        张从义冷哼一声,

        既然让他多看,那他就多看看,好好看看。

        八点。

        病人准时来到,这是针灸馆,都是来针灸的。

        第一个病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苏烨诊断为虚寒之证。

        “看好了,这是烧山火针法。”

        李可明亲自动手。

        “进针时,重用指切押手。”

        “要让病人自然的鼻吸口呼,随起呼气时将针刺入浅层得气。”

        “得气后,重插轻提,连续重复9次,行九阳数。”

        “再将针刺入中层,重插轻提,连续重复9次。”

        “其后将针刺入深层,重插轻提,连续重复9次,此时如果针下产生热感,稍待片刻。”

        “然后随病人吸气时将针1次提到浅层,此为一度。”

        “如果针下未产生热感,可随病人呼气时再施前法,一般不过三度。”

        “操作完毕后,留针15——20分钟,待针下松弛时,等病人吸气时将针快速拔出,急按针孔。”

        ……李可明讲的很仔细,几乎照顾到了每一个细节,目的就是要保证苏烨全能听懂,然后用他超强的记忆力记住。

        争取一次就学会。

        施针完毕。

        “记住了吗?”

        李可明问苏烨。

        “嗯,记住了。”

        苏烨肯定的点头。

        “这就记住了?”

        张从义在一旁实在忍不住出声问道。

        自从苏烨赢了他徒弟,他还以为李可明的教法有什么奇特之处可以速成呢,敢情就是讲仔细点,施展的时候严格规范标准一些。

        就这?

        “张老师,能借一套针吗?”

        苏烨问道。

        “可以。”

        张从义点点头,取下来一套用布包起来的银针,递给苏烨。

        疑惑苏烨要干什么。

        结果。

        刚拿到针,用酒精消毒之后。

        直接开始往自己身上扎。

        看的张从义一愣一愣。

        仔细一看。

        从进针开始赫然用的就是烧山火的手法!

        整个过程非但没有出现半点差错,甚至还做的极其完美。

        看到这一幕,张从义直接被震住了。

        真就看一遍就学会了??

        这家伙是以前学过吧?

        这种手法,怎么可能看一遍就学会,而且还能直接现场演示出来,你师生俩俩来哄我玩的是吧?

        张从义急忙疑惑的看向李可明,却发现李可明也同样惊讶的看着苏烨。

        李可明也没有想到,苏烨竟然真的将这么难的阵法完美复制了出来。

        他只是一开始有小小的期待,没想到苏烨真一遍就学会了。

        “好,好。”

        惊了一会儿,李可明满意点头。

        这时,第一个病人还在留针,第二个病人已经来了。

        苏烨四诊辩证,热证。

        “看好了,这是透天凉手法。”

        李可明再次开始施展。

        “在进针时,医者轻用押手。”

        “令病人自然地鼻呼口吸,随其吸气将针刺入深层得气。”

        “得气后,轻插重提,如此6次,行六阴数。”

        “再将针提至中(人部),轻插重提,连续6次,行六阴数”。

        ……

        刚展示完,张从义猛的看向苏烨。

        只见这小子竟然又拿起了银针开始扎自己,手上的动作竟然跟李可明做出来的一模一样。

        张从义忍不住的张大了嘴巴,看向苏烨的眼神像是见鬼了一样。

        什么情况??

        怎么又学会了?

        针灸什么时候这么好学了?

        他记得上次李可明是说这小子超强记忆力,但是没说这小子有超强复制能力啊?

        手感这东西怎么也不可能看一遍就会吧。

        可偏偏这小子会了,手法连他也挑不出毛病。

        第二个病人针完,第三个病人来。

        苏烨四诊辩证,还是热证。

        “你来。”

        李可明直接招呼苏烨上手,既然学会了,不如直接上手。

        苏烨也一点都不虚,直接上手治疗。

        张从义和李可明就站在旁边认真的盯着看,俩人都怕出什么问题,毕竟第一次用针啊。

        可结果。

        俩人越看越是心惊。

        苏烨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进针、捻阵,都非常的完美,简直就跟李可明亲自上手一样。

        “老李。”

        看到这一幕,张从义直接把李可明拉到身边,一脸严肃的张口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这个学生学针灸到底学了多久?”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李可明回答道:“这是第三次。”

        “不可能,你撒谎!”

        张从义立刻摇头。

        怎么可能有人的天赋能强到这种程度,看一遍就能学会?

        你当这小子是电脑吗?

        还能复制粘贴?

        还tmd是    3d打印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