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侯府小哑女在线阅读 - 第811章 分家吧(二更)

第811章 分家吧(二更)

        “云歌年幼的时候,曾有高人为她批命,说是她命格有异。自那以后,你父亲对她的关注就多了些。”

        萧氏一番轻描淡写的描述,并不能说明内情十分之一。

        也不知她是真知道内情,还是假知道内情。

        燕云同倒是从中听出点有意思的事情。

        “高人替四妹妹批命?是主动找上门批命吗?”

        “具体情况本宫也不清楚。当时本宫不在现场,事后听你父亲提起此事。”

        “难道高人批命,说了什么惊悚的话。”

        萧氏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

        “再怎么惊悚,还能比云歌执掌七郡地盘更令人诧异吗?女子为官为宰,将天下男儿都比了下去。恐怕当初高人算命,算的就是这些内容吧!”

        显然,萧氏不是没想过高人批命一事,而是不愿意继续深想下去。

        有些事情,不敢深想。

        难得糊涂,日子才能过下去。

        想得太深入,只是折磨自己。

        燕云同是男子,他没母亲萧氏那么重的心理包袱。

        他很直接地问道:“四妹妹执掌七郡,不出意外,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地盘。女上男下,萧逸似乎被四妹妹压了一头,他身为堂堂男子,他不介意吗?我现在就担心,随着四妹妹地盘扩张,有朝一日,萧逸会和四妹妹翻脸,起内讧。”

        萧氏当即否认,“不会的,萧逸没那么小气。”

        “他是男人,他能忍受被女人压一头。”

        “他能!而且,云歌并没有压他一头,他们夫妻只是分工不同。云歌主政,他主军,分工明确,互相配合。云歌站在台前,他站在幕后。还有,萧逸本就不是正常人,外人常说他是疯的,既然他是疯的,又怎么能以常理推断他的想法。”

        萧氏的表情很不赞同,嫌弃燕云同的浅薄之见,思维太狭窄。

        燕云同眉眼上挑,没想到母亲萧氏如此想得开,看得透。

        “只盼着萧逸真如母亲所言,不会因为被四妹妹压了一头,心怀怨恨,同四妹妹反目。”

        哼!

        萧氏对这他的话很不满。

        “就算你不相信本宫的判断,也该相信你四妹妹看人的眼力。你四妹妹何曾看错过人?”

        “母亲说的也有道理。我的确应该相信四妹妹的眼力,怕就怕四妹妹陷入感情迷障,当局者迷。”

        “如果有一天,云歌真的和萧逸内讧反目,你又如何?莫非你还能挥兵南下,替你四妹妹教训萧逸?”

        “不瞒母亲,真到那一天,我不仅要挥兵南下,我还要取萧逸项上人头。“

        燕云同掷地有声,这一刻,他是真的有杀人的心。

        萧氏闻言,倍感欣慰,同时又感到惶恐紧张。

        她敢打包票,云歌和萧逸感情深厚,没有任何芥蒂。

        但是,她不敢说,将来几十年如一日。

        她只能盼望一切顺利,不要发生最令人担忧的事情。

        ……

        燕守战经过几天休整,身心舒爽,下定决心,再和萧氏来一次长谈,将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彻底解决。

        然而……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萧氏对待他的态度一如既往,“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问题,若有问题积累到现在,只能说本质冲突,不可解决。”

        燕守战抬手指着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竟然比十几年前更加冷酷,更加无情,更加无理取闹。

        “那你告诉本王,你回来做什么?”

        “本宫不能回来吗?莫非王爷想和本宫和离?”

        “荒唐!本王告诉你,你趁早死了和离的心,就算是死,你也是我燕守战的老婆。”

        “这不就得了!我既然是王府的女主人,回来住一段时间有何不可。”

        萧氏呵呵一笑,简直不想和他浪费口舌。

        燕守战盯着她看,“分开多年,再次相见,你对本王的态度一如既往。你就这么仇恨本王?”

        “王爷误会了!本宫不恨你,甚至偶尔要感谢你,给了本宫四个出色的子女。但是要说到夫妻感情,恕本宫无能为力。”

        言下之意,维持夫妻名分可以,至于夫妻感情就别谈了!

        谈感情伤感情,何必了。

        哎!

        燕守战大马金刀一坐,“那你想谈什么?”

        萧氏四下看了看,“就谈一谈如何分家吧。”

        “荒谬!本王还没死,你就惦记着分家,果然是蛇蝎心肠。”

        萧氏翻了个白眼,“本宫不要你一文钱。本宫是说,趁着我们两个都活着,趁着这次机会,给孩子们主持分家。

        以免将来万一你战死在沙场,什么都没交代,留下一摊子烂事给云同和其他孩子,伤情分啊!

        现在分好家,将来我们即便突然之间人不在了,好歹家已经分过,不用担心他们扯皮伤感情。”

        燕守战怼她,“你是在咒本王吗?本王长命百岁,你死本王都没死。”

        “那可不一定。你常年驻守边关,天天吃沙子,你瞧瞧你人都老成什么样子了。别逞强了,还是早做打算吧。另外,你过世的时候,我若是不在,或许没办法及时赶回来,你也别记恨我。我会在平阳郡替你治丧。”

        呸呸呸!

        燕守战气坏了。

        这是咒他不得好死啊!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你于心何忍。分开多年,一回来,一见面,就谈论生死大事,还要求本王分家。你没良心啊!”

        “本宫就是太有良心,才会做这个恶人。否则,本宫大可以当个甩手掌柜,万事不管,不遭人恨,还不用背负责任,多轻松啊!你要是真不乐意谈分家,就当本宫之前多管闲事。”

        萧氏也来了脾气,说话的语气冲得很。

        燕守战眯起眼睛看着她,“你真心替本王打算?”

        萧氏白了他一眼,“你就说吧,本宫的考虑是不是很有道理?”

        哼!

        燕守战坚决不服输。

        “本王一定长命百岁。”

        他再三强调。

        萧氏呵呵一笑,“世上有几人能长命百岁?尤其是像我们这种操不完心的人,通常都活不长。能活到现在这个年纪,已经是上天厚爱。寿数一事,不可强求,懂吗?”

        燕守战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又伸手到背后,摸摸自己的颈背。

        “本王老了,这一点我承认。但要说我寿数到头,本王坚决不承认。”

        萧氏嫌他聒噪,“这么和你说吧,过段日子,本宫就要启程回平阳郡。要是哪天你人不在了,本宫肯定赶不回来。

        万一到时候你没立下遗嘱,如何是好?

        没有本宫在场主持大局,你猜族老和你那群异母兄弟,会不会趁机搞事情,贪墨产业?

        云同常年在边关,他从未插手过家族产业,要是有人暗地里偷偷做手脚,他都察觉不到。

        你希望他被人蒙骗?

        要知道,燕家产业,就是幽州兵马的根基。养兵要花钱的。

        你不趁着现在将财源理顺,该谁的就是谁的,等到你百年后,留下一个烂摊子给云同,他拿什么养兵?

        难不成一辈子指望云歌?云歌也要养家啊,她也要养兵,养人,她的开销更大。

        而且,未来的事情很难说,万一有一天云歌和幽州起了冲突,如何是好?

        这些事情,你身为家主,理应早早安排好。如今还需要我来提醒你,你可真够老糊涂。”

        萧氏一通骂,将燕守战骂得头痛。

        他一直对自己蜜汁自信,坚信自己还有几十年岁月,肯定能长命百岁。

        这会,被萧氏这么一通怼,突然发现,未来很多事情都不确定。

        比如他的寿数,多半不会随他的心意。

        说不定哪天人就没了,这是有可能的。

        比如刘章。

        谁能想到刘章突然人就没了。

        好好的皇帝,竟然因为水土不服,死在半途上,说出去都觉着像是个笑话。

        万一,他也步上刘章,如何是好?

        “这么说,本王真要早点定下家业分配,立下遗嘱。”

        “不然呢?”萧氏嫌弃他,嫌他自以为是,不替晚辈着想。

        燕守战哼哼两声,堂堂大男人不和女子一般计较。

        他转移话题,“你准备何时启程回平阳郡?”

        萧氏想了想,“或许秋天吧。”

        那就还有几个月的时间。

        燕守战心头一宽,对方没有因为他回府就急急忙忙离开,可喜可贺。

        虽然没什么夫妻感情,但是也算不上仇人。

        已经过了大半辈子,剩下的日子,当然也能过下去。

        人生啊,就是如此。

        过着过着,一代人就老了,然后纷纷离世入土为安。

        新一代人又成长起来,成为中坚力量。

        ……

        最终,燕守战还是接受了萧氏的建议,趁着他的活着的时候,先确定分家细则。

        首先就是清点产业,盘点库房,理清账目……

        事情琐碎繁多。

        下面的人并不知道他的真正打算,一听查账,个个如临大敌,紧张兮兮。

        就算账本没问题,也会紧张啊。

        万一盘账,查出自己都没发现的问题,岂不是麻烦。

        从王府到衙门,从早上到傍晚,天天鸡飞狗跳。

        百年世家,几代人的积攒,肯定经不起查。

        一查,百分百能查出大硕鼠,查出一堆蛀虫。

        全都是一群燕氏族人,外加部分姻亲外戚。

        一长串名单摆在燕守战面前,怎么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