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白莲圣父和养马奴

第一百八十五章 白莲圣父和养马奴

        吼!

        吼叫声传百里。

        一头浑身乌黑,好似狮子的怪物跃上高空,发出震天吼叫。

        妖帝陵寝附近修士被声波波及,瞬间爆成血雾,残存修士急忙惨叫着向外奔逃。

        “是犼!妖帝的坐骑犼!”

        “并非纯血,而是犼的后裔!冰封在此,尸体通灵,化成守墓者。”

        “该死,谁这么手贱,把它惹出来了!摇光圣地的长老赶紧出手降服妖魔啊!”

        “古籍记载,它当年追随妖帝的时间并不长,谁料死后通灵倒是实力大增,此刻,怕是不弱于仙台修士。”

        众修士一边大叫,一边逃向摇光诸人方向。

        “撤!”

        徐道凌却是果断带着其余摇光骑士腾空后退。

        他是来找人当炮灰的!可不想给别人当炮灰!

        吼吼!

        他想退,犼兽却是不想放过这么大群目标,踏空追在后方。

        摇光骑士所骑蛮兽体积大,力量大,但速度着实没快到哪去!不一会就被追上。

        “不……”落在后方的骑士惨叫起来,然后被犼兽一口咬碎。

        徐道凌和其他骑士打出圣光术,想牵制犼兽,但没用,对方鳞甲光滑,又力大无穷,圣光一触即碎。

        啾啾!

        西面,凤鸣响彻天际,九只异禽全身羽毛闪烁道道神辉,光华璀璨。它们具有五彩身,长达十几米,像极了传说中的凤凰神鸟,拉着一辆五色神车升到到天穹上。

        “这鸟必定是凤凰后裔!”

        “是摇光圣地的九凤朝阳车,非太上长老不能乘坐!”

        “太上长老?圣地的太上长老必定是仙台修士,我等有救了!”

        众人朝西飞去。

        “孽畜,安敢如此!”

        神车内传出威严声音,转眼间,天空好似破了一个大洞。

        浩瀚神能波动,巨大无比的混青光束轰向犼兽。

        吼!

        犼兽愤怒吼叫,被一下轰入地底十丈。

        “是摇光绝学混元圣光术!”

        “传闻混元圣光术自成道纹,能引动方圆千里元气,三百年前,摇光圣主曾用此招轰杀绝顶大能!”

        吼吼!

        犼兽不愧是通灵尸,再次跃上高空,吼叫起来,数不尽的黑色妖将尸从寒潭爬出,腾空围攻众人。

        摇光太上长老接连出手,但犼兽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一次次爬起来。

        其它妖将尸则追在众人身后,不断有修士惨叫着被撕碎。

        “地府道友,你我联手制服这犼兽如何?”神车中,太上长老有些无奈。

        这犼兽尸身必定是被妖帝亲手炼制,鳞甲坚硬光滑,非大能不可破。

        “犼兽尸身归本座所有。”

        血棺腾空,四大凶鬼冷冰冰的盯着犼兽。

        犼兽停住脚步,有些忌惮的望向血棺。

        “可!”

        “尔等布阵,助本座磨灭此兽灵智!”

        血棺涌出无数黑气,最后凝聚成细线黑丝,好似头发一般缠向犼兽。

        犼兽忌惮的想退走。

        却是被摇光太上长老带领摇光骑士,以圣光阵死死困住。

        最终只能不甘的看着黑线入体,眸中神光一点点黯淡。

        半刻钟后,再次亮起,却是口吐人言:“此獠已被本座收服,可以松开了。”

        “道友好手段。”摇光太上长老忌惮地望着血棺。

        “算不得什么,凑巧罢了。”

        “摇光与姜家、姬家共探荒古禁地,道友可有兴趣同往?”摇光太上长老发出邀请。

        荒古禁地有强大荒奴,具皆绝顶强者所化。最近这段时日,荒奴虽匿迹,但保不齐就从旁钻出,干扰采药大事。

        若得地府强者相助,这些荒奴想来就不成问题了。

        “没兴趣!”

        血棺冷冷甩下一句,便带着犼尸飞回灵墟洞天。

        黑气涌动扩散,遮住外间窥探目光。

        “齐长老,此人嘴上不感兴趣,但地府中人行踪诡秘,不得不防!万一……”徐道凌眸光闪烁,想上眼药。

        若是地府修士早些出手,摇光圣地就不会有损失一名骑士。更别说,对方还不给面的抢夺灵墟洞天修士。以致他不得不拿出到兜的灵药,征集炮灰。

        “收起你那点小心思!仙台修士,如非必要,圣地也不愿招惹,更别说对方还是地府中人。”齐长老冷冷瞧了他一眼。

        ……

        北斗,乃古之成仙地!

        被诸多大帝、至尊所看重,搜罗大量资源,填充北斗星。

        这里是当之无愧的修行圣地,大陆浩瀚无匹,拥有帝兵镇压的无上圣地世家超过十数,至于普通圣地世家更是数以百计!

        其下的大教,修行小派多如羊毛,数不胜数。

        就拿燕国西边的离国来说,除了四大福地外,还有不少散修也偷摸摸收徒。

        四大福地背靠圣地,哪怕皇帝也得看他们脸色,国内权贵更是以家族弟子进入福地修行为荣。

        龙渊城,方家,乃燕国数得着的豪门,历代家主皆是侯爵。

        万象园,取包罗万象之意。

        砰砰砰!

        拳风呼啸,空气震荡。

        方家族内弟子,年纪不过十一二岁,但一个个身形矫健,如饿虎扑食,似鹰击白兔……

        秘境法,主修肉身,年纪太小,肉身五脏还在生长。普通法门筑基修行很难全面深入,这时踏上修行路,不利于日后成长,所以一般都是十四岁到十六岁,身体架子长成后,才开始开辟苦海。

        在之前,则是努力强健己身,增加自身底蕴,打下坚实基础。。

        此时一双眼睛,位于假山深处观看着他们各种动作。

        这眼睛的主人赫然也是个十岁少年,灰衣小帽,小厮打扮。

        “一个月前,发现下水道,直通假山淤泥。方能入得内院,偷窥武学,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但我方寒……总不能做一辈子奴才吧。”

        方寒趴在假山下,很是不甘的握紧拳头。

        他爷爷是方家奴才,他爸是方家奴才,他自然也是方家奴才。若无意外,他儿子,他孙子……恩,如果有的话,都将是方家奴才!

        世世代代为奴!

        唯一的出路就是踏上修行路,被洞天收为弟子,方可免除奴仆身份。

        离国,占地数千里,人口过亿。四大福地每年加起来才收上百弟子!

        想成为其中之一,何其难也!

        非天资卓绝不可入!

        方家,世代王侯,富贵千年,近十年,也就家主之女方清雪,入得羽化福地,修成命泉,成了真传弟子。其他人,哪怕天赋不俗,可没家族全力支持,花大价钱购买灵药,修行缓慢,只能在外门苦海境蹉跎。

        当然了,能入外门,也很不错,足够摆脱奴仆身份。

        “半个时辰到了,该去喂马了!”方寒回神,恋恋不舍的退出假山。

        夜!

        龙渊河边,滚滚江水东流,河风猎猎,芦苇丛中!

        方寒在身上绑着沙袋,奔跑,跳跃,捶打沙袋。

        足足打了数百下,眼冒金星,到了体力极限,这才气喘吁吁停下。

        “还是不行,这些天虽然用存下的三两银子改善伙食,但还是远远比不得方家弟子。他们从小就吃灵芝、人参滋补身体,体内继续了大量精气,可以维持练武需求,增强体质。

        进入福地后,因为精气充足,开辟苦海的速度也会比常人快许多。我这般苦练,很容易损伤身体根基,到时侥幸入门,怕也开不了苦海。

        据说,即便被福地收为弟子,三月之内无法开辟苦海,引动神能,也会被开革出门。

        可恶!不能练武增强根基,莫非我要一辈子当个奴仆!”

        方寒不甘的握紧拳头。

        燕国内,倒也不是没普通人家被发现孩子资质过人,进而被福地收徒,但最后结果大多不是很好,成为外门弟子就顶天了。

        修行,修的就是资源,只要有足够多的资源,哪怕一头猪、一只鸡也能成为大妖,纵横世间!

        没有资源,即便是神体圣体也只能傻眼感叹。

        哗啦啦。

        河水忽然咕噜咕噜冒着木盆大的泡,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莫非有河妖?!”方寒吓了一跳,真要转身逃跑。

        河面忽然炸裂,霞光百丈,地涌白莲,天花乱坠。

        白莲中央,端坐着一白衣男子,说不出的俊朗慈悲。他身旁还站着个蛮力童子,瓮声翁气道:“淤泥源自混沌启,白莲一现盛世举!小民见得圣父天颜,还不速速叩拜!”

        “弟子方寒见过圣父!”

        方寒心咯噔一下,急忙跪下。

        离国,四大福地是正统,其余散修则被斥为邪道,只能偷偷摸摸收徒。

        面前这二男,明显就是散修!

        不过无所谓,只要能踏入修行路,邪道就邪道。被发现,大不了逃出离国便是,有了修为,天下何处去不得!

        “白莲慈悲。”白衣男子口吐芬芳,一道白芒没入方寒识海。

        扑通。

        方寒闷哼一声便昏了过去。

        “叶子,这是第几个了?”蛮力童子忽然开口。

        “一百三十七个了。”白衣男子回道。

        “才一百多个,什么时候聚成信仰法身?”蛮力童子很是无奈。

        “诚哥不让我们公开搞,只能偷摸着一个个拉拢,能咋办?”

        白衣男子顿了顿,又道:“诚哥这也是为我们考虑,这地修行者太多,我们这神魂观想法又和今法完全不同……万一被人撞见,怕不是又要倒大霉!”

        “我也知道诚哥是好意,只是现在我们这情况……不成法身,只能用阴魂行走世间,吃有吃不得,喝也喝不得,活着也没甚意思!!”蛮力童子道。

        “能恢复灵智,有个盼头就不错了。若非诚哥,我们怕是和其他阴魂一样,已经消散一空。你要实在觉着没意思,下次,你来扮圣父,我扮童子!”叶凡建议道。

        庞博笑了:“得了吧!哪有一身腱子肉的圣父!别得不偿失,把信徒吓坏了!”

        “你也不用急,诚哥传出的这法门,对修行资源要求不高,甚至可以说基本没要求,光吸纳天地元气就可以维持修行。日后必定会以滚雪球的姿态,迅速壮大!熬过初期这两三年就好了。”叶凡安慰道。

        “就怕那些圣地、大教容不下啊。”庞博有些忧心。

        生死过一遭,他也成熟了许多。圣地、大教别看表面高大上,内里……作为今法的既得利益者,不可能放任邪法蔓延,侵蚀他们的利益。

        “到时再看吧,你我想这也没用,诚哥应该有考虑,实在不行,就和现在一样转入地下呗。”叶凡也没了当初的稚嫩。

        “对了,诚哥去哪了?好些天没见着了。”

        “子陵提过,好像去什么魏国东部。”

        ……

        不知过了多久。

        方寒这才揉着脑袋清醒过来。

        “黄泉大帝观想法?定神,出窍,夜游,日游,驱物!这法门竟然不炼肉身,不费资源,每日冥想即可提升!”

        “驱物!驱物!我听闻,开辟苦海后,修士体内就有神能,可以用来驱动法器。这个驱物应该和驱动法器差不多。”

        “真没想到,我方寒竟有这般运气!哈哈哈……”

        “糟糕,天亮了,已经耽误了喂马时辰!”

        方寒拔腿重回马厩。

        到达马场时,他平日喂养的千里马已经被一个气质冷艳高贵的女子骑着。

        女子身旁,站着丫鬟、护卫,还有几位其他豪门的公子哥。

        一个老人匆匆忙忙跑过来,咆哮道:“方寒,你闯下滔天大祸,还不速速跪拜,向二小姐请罪。”

        “大总管,我早上闹肚子……”方寒试图解释。

        然而没用,你是个奴才,哪怕死,也得先把主人家的差事办完,办好!然后才能去死!

        不然,不但你要死,你儿子,妻子也得跟着受罚!

        啪啪啪!

        他直接被抽了十记鞭子!

        “你就是方寒?”方二小姐声音传了下来,高高在上。

        “小人就是方寒。”方寒低头回道。

        “千里雪被你豢养得不错,可见你是用心的,当赏。不过今天早上,你失职了,所以你这十记鞭子受的不冤。我侯府一向有错就罚,有功就赏。”

        这般说着,马上滚下一粒银子。

        “谢小姐厚赏!”方寒忙不迭捡起银子,笑容满面,眸底深处却是一片森寒。

        这次打鞭子,赏银子。下次说不定就是杀了,厚葬!

        宁为乞丐,不为人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