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论道冥皇(明天改,改好后再看)

第一百八十二章 论道冥皇(明天改,改好后再看)

        (这话还在就没替换)“果真是宝地啊。”

        血棺主人嘶哑道:“劳烦旁道长帮忙取出本座的宝器。”

        “……”

        段德深吸了一口气,道袍比平日足足鼓了两圈。

        最终,他还是露出洁白八齿微笑:“大人,稍等片刻。”

        说完,屁颠屁颠的挖出石壁中的通灵法器。

        一道道醉人的紫光流转而出,紫气弥漫,让人感觉非常舒服。这是一枚紫色扳指,紫霞道道,瑞彩千条!

        “这是地府万魂扳指,本座寻找已久,未曾想在这遇见。”血棺主人感叹着将之摄入棺中。

        四头凶鬼也跟着手舞足蹈起来,看着似乎在为主人高兴。

        “土包子!这明明是紫气朝阳戒!内蕴无穷朝阳紫气,配合紫府圣地绝学紫气东来,王者之下,堪称无敌手。”段德暗暗腹诽,旋即又是一阵悲哀。

        对方是土包子,可自己混得连土包子都不如,至少人家把东西握手里了,自个则只能眼巴巴看着。

        “大人,常言道,事不过三,此山即便是福地,接连出现三件通灵法器,想来也已耗尽气运,不若去旁地一寻。以大人的修为,肯定还能找到许多‘地府法器’的!”段德大着胆子试探道。

        尽管地府中人一贯嗜杀成性,不讲道理,正常情况应该能躲多远躲多远。

        可宝物动人心,他实在忍不住。

        “胖道长谬矣!这三件法器又算得了什么?搭头罢了!此山奇骏,内蕴灵机,必定能引来一两件东荒重宝!”血棺传出淡淡声音。

        “嗯?”

        段德眸光闪动,这声音偏年轻,和之前很不一样。

        想了想,他还是装作不知:“那大人便在此休憩,小道先告辞了。”

        话音未落。

        轰隆隆,天际万千光华闪动,宛如一轮青色烈日升起,明月诸星尽皆黯淡无光。神光破空,宇宙动荡,恐怖能量浩瀚莫测。

        五大绝顶高手的法器瞬间就被震碎,其布下的道纹,也跟蜘蛛网一样,一碰即碎,根本阻拦不了片刻。

        “是妖帝执掌的帝兵!追!”

        “帝心也跟在其后,若得其一,称王有望!”

        五大高手,缓过气后,有四位追了过后。

        最后一位,想了想,继续深入,独自探寻陵寝,搜寻最后一件重宝荒塔!

        那可是仙器!比前两件重宝加起来还要珍贵些。

        水晶匣子、璀璨光束径直射向石山。

        “竟然真来了!”段德搓着双手,跃跃欲试。

        只是瞅了眼血棺后,还是讪讪等候一旁。

        帝兵射出无数光芒,宛如亿万星辰在燃烧,让人无法直视,轰得一声撞在石山上,整个天地都颤动不止。

        石山崩裂,内放柔和绿色霞光。

        一个巨大无比的绿色宝盆浮起,将帝兵和帝心吸入其中。

        “竟是聚宝盆,难怪通灵武器一个个往这钻!竟然有人事先埋伏好,图谋妖族至宝!”

        段德反应过来,悄悄看向血棺。

        聚宝盆就在身边,血棺之主若是出手,是有可能留下宝贝的。

        这时,空灵圣洁的白衣女子闪现,快速收起聚宝盆,化作流光远去:“多谢前辈们赐宝,不然就算妖帝后人亲至,也难收取……”

        四位大人物赶至,神色冷漠的同时出手,轰击那道流光。似海啸般的能量席卷呼啸,整个天空都在燃烧,跟着附近捡便宜的修士急忙闪开。

        可惜,这浩瀚一击却是轰在空处!

        流光早已不见。

        “小妖女早有准备,在附近纹刻道纹,借助天势远遁,此刻怕已在数千里外。”鲜花神辇中传出气急败坏的娇喝。

        “好不容易冲开封印,得见重宝,却是留不下,而且还便宜外人!当真憋屈!”

        姬家大人物猛地一拍战车。

        轰隆隆!

        神能爆发,附近三百米的山石被波及,瞬间气化消失。

        “你为何不出手,坐视她离去!莫非你与那小妖女是一路的!”法舟之主忽地变色呵斥血棺。

        姬家大人物、香花神车之主,玉撵之主纷纷不善的盯着血棺。

        方才他们是距离远,够不着,可血棺就在附近,随便干扰一番,对方绝对是跑不了的!

        “本座与你等有约在先,不能争夺重宝!我地府一贯言而有信,可不像某些人见利忘义,翻脸无情!”

        血棺传出嘶哑声音。

        “你!”法舟之主作势欲出手。

        “有空与本座在这瞎比比,不如赶紧回去,说不定还能赶上最后一波。”

        四大凶鬼融合为一,仰天咆哮。

        姬家大人物驾驭神车果断掉头;香花神车也是万千鲜花散落,转眼没了踪迹;玉辇亦爆发神芒远遁。

        法舟之主最后狠狠瞪了一眼,也默默回头。

        四人走后,似乎被聚宝盆残存宝气吸引,又有数件宝物自动来投。

        “凤翅钗,帝龙冕,斩妖金剑……”

        段德眼睛都看花了。

        可惜,血棺就在身旁,别说他,就算其他修士也无人敢出手。

        原本追逐在白光后,见得血棺出手,暗叹倒霉,便纷纷改换方向。

        哗啦啦。

        十息后,神光恍如如雨下。

        段德的心跟被一百只小耗子挠着一样,有心出手,但有顾忌小命,只能闭眼,眼不见心不烦。

        幸而,这批神光大多是妖帝陵寝的残缺碎片,破砖碎瓦。

        血棺之主也看不上,只是打出神芒,将一块青色铜块吸起,悬浮在空中。

        呼!

        黑气忽地暴涌,淹没周围千丈。

        狂风呼啸,转眼间也不知挪移了多少里。

        “大人,这是何意?”段德勉强稳住蛇躯,暗叹倒霉,自个就不该起贪心留下。有这杀神在,留下又能有何用处?反倒平白惹祸。

        “胖道长见多识广,可知这是何物?”

        青铜块上下悬浮不定。

        “这……”

        段德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看了一刻钟,又放出神识,里里外外反复观看。

        “明珠蒙尘,此物,非小道所能鉴赏。”段德小心翼翼回道。

        不就一普通废铜么,用得着弄这般大动静,吓死道爷了!

        “道长真不识此物?”血棺悠悠道。

        “大人见谅!小道愚昧,修为浅薄。”段德弯下腰,两小眼睛快速闪动,琢磨脱身之法。

        这情况,八成会被灭口,还是早早离开的好。

        “神话时代,有一人,天资纵横,得名师教导,自立天庭,号称帝尊。”

        ……下面是重复的……最近家里有事,老人身体不行,再加上阅文这边各种动荡,本来怎么着都能百万完本的,这闹的,还不如去……赚快钱……看看吧,好不容易快五十万字了

        “果真是宝地啊。”

        血棺主人嘶哑道:“劳烦旁道长帮忙取出本座的宝器。”

        “……”

        段德深吸了一口气,道袍比平日足足鼓了两圈。

        最终,他还是露出洁白八齿微笑:“大人,稍等片刻。”

        说完,屁颠屁颠的挖出石壁中的通灵法器。

        一道道醉人的紫光流转而出,紫气弥漫,让人感觉非常舒服。这是一枚紫色扳指,紫霞道道,瑞彩千条!

        “这是地府万魂扳指,本座寻找已久,未曾想在这遇见。”血棺主人感叹着将之摄入棺中。

        四头凶鬼也跟着手舞足蹈起来,看着似乎在为主人高兴。

        “土包子!这明明是紫气朝阳戒!内蕴无穷朝阳紫气,配合紫府圣地绝学紫气东来,王者之下,堪称无敌手。”段德暗暗腹诽,旋即又是一阵悲哀。

        对方是土包子,可自己混得连土包子都不如,至少人家把东西握手里了,自个则只能眼巴巴看着。

        “大人,常言道,事不过三,此山即便是福地,接连出现三件通灵法器,想来也已耗尽气运,不若去旁地一寻。以大人的修为,肯定还能找到许多‘地府法器’的!”段德大着胆子试探道。

        尽管地府中人一贯嗜杀成性,不讲道理,正常情况应该能躲多远躲多远。

        可宝物动人心,他实在忍不住。

        “胖道长谬矣!这三件法器又算得了什么?搭头罢了!此山奇骏,内蕴灵机,必定能引来一两件东荒重宝!”血棺传出淡淡声音。

        “嗯?”

        段德眸光闪动,这声音偏年轻,和之前很不一样。

        想了想,他还是装作不知:“那大人便在此休憩,小道先告辞了。”

        话音未落。

        轰隆隆,天际万千光华闪动,宛如一轮青色烈日升起,明月诸星尽皆黯淡无光。神光破空,宇宙动荡,恐怖能量浩瀚莫测。

        五大绝顶高手的法器瞬间就被震碎,其布下的道纹,也跟蜘蛛网一样,一碰即碎,根本阻拦不了片刻。

        “是妖帝执掌的帝兵!追!”

        “帝心也跟在其后,若得其一,称王有望!”

        五大高手,缓过气后,有四位追了过后。

        最后一位,想了想,继续深入,独自探寻陵寝,搜寻最后一件重宝荒塔!

        那可是仙器!比前两件重宝加起来还要珍贵些。

        水晶匣子、璀璨光束径直射向石山。

        “竟然真来了!”段德搓着双手,跃跃欲试。

        只是瞅了眼血棺后,还是讪讪等候一旁。

        帝兵射出无数光芒,宛如亿万星辰在燃烧,让人无法直视,轰得一声撞在石山上,整个天地都颤动不止。

        石山崩裂,内放柔和绿色霞光。

        一个巨大无比的绿色宝盆浮起,将帝兵和帝心吸入其中。

        “竟是聚宝盆,难怪通灵武器一个个往这钻!竟然有人事先埋伏好,图谋妖族至宝!”

        段德反应过来,悄悄看向血棺。

        聚宝盆就在身边,血棺之主若是出手,是有可能留下宝贝的。

        这时,空灵圣洁的白衣女子闪现,快速收起聚宝盆,化作流光远去:“多谢前辈们赐宝,不然就算妖帝后人亲至,也难收取……”

        四位大人物赶至,神色冷漠的同时出手,轰击那道流光。似海啸般的能量席卷呼啸,整个天空都在燃烧,跟着附近捡便宜的修士急忙闪开。

        可惜,这浩瀚一击却是轰在空处!

        流光早已不见。

        “小妖女早有准备,在附近纹刻道纹,借助天势远遁,此刻怕已在数千里外。”鲜花神辇中传出气急败坏的娇喝。

        “好不容易冲开封印,得见重宝,却是留不下,而且还便宜外人!当真憋屈!”

        姬家大人物猛地一拍战车。

        轰隆隆!

        神能爆发,附近三百米的山石被波及,瞬间气化消失。

        “你为何不出手,坐视她离去!莫非你与那小妖女是一路的!”法舟之主忽地变色呵斥血棺。

        姬家大人物、香花神车之主,玉撵之主纷纷不善的盯着血棺。

        方才他们是距离远,够不着,可血棺就在附近,随便干扰一番,对方绝对是跑不了的!

        “本座与你等有约在先,不能争夺重宝!我地府一贯言而有信,可不像某些人见利忘义,翻脸无情!”

        血棺传出嘶哑声音。

        “你!”法舟之主作势欲出手。

        “有空与本座在这瞎比比,不如赶紧回去,说不定还能赶上最后一波。”

        四大凶鬼融合为一,仰天咆哮。

        姬家大人物驾驭神车果断掉头;香花神车也是万千鲜花散落,转眼没了踪迹;玉辇亦爆发神芒远遁。

        法舟之主最后狠狠瞪了一眼,也默默回头。

        四人走后,似乎被聚宝盆残存宝气吸引,又有数件宝物自动来投。

        “凤翅钗,帝龙冕,斩妖金剑……”

        段德眼睛都看花了。

        可惜,血棺就在身旁,别说他,就算其他修士也无人敢出手。

        原本追逐在白光后,见得血棺出手,暗叹倒霉,便纷纷改换方向。

        哗啦啦。

        十息后,神光恍如如雨下。

        段德的心跟被一百只小耗子挠着一样,有心出手,但有顾忌小命,只能闭眼,眼不见心不烦。

        幸而,这批神光大多是妖帝陵寝的残缺碎片,破砖碎瓦。

        血棺之主也看不上,只是打出神芒,将一块青色铜块吸起,悬浮在空中。

        呼!

        黑气忽地暴涌,淹没周围千丈。

        狂风呼啸,转眼间也不知挪移了多少里。

        “大人,这是何意?”段德勉强稳住蛇躯,暗叹倒霉,自个就不该起贪心留下。有这杀神在,留下又能有何用处?反倒平白惹祸。

        “胖道长见多识广,可知这是何物?”

        青铜块上下悬浮不定。

        “这……”

        段德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看了一刻钟,又放出神识,里里外外反复观看。

        “明珠蒙尘,此物,非小道所能鉴赏。”段德小心翼翼回道。

        不就一普通废铜么,用得着弄这般大动静,吓死道爷了!

        “道长真不识此物?”血棺悠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