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荒盟(初稿,明天中午看)

第一百七十八章 荒盟(初稿,明天中午看)

        (初稿,明天看,这句话还在就没替换)

        “未知马师弟此番前来有何要事?”守真开门见山问道。

        灵墟洞天和排名第一的玉鼎洞天平日关系并不和睦,不顾玉鼎洞天势大,他也只能笑脸迎客。

        “守真师兄,前些日子,荒古禁地的异动,师兄应当知晓吧?”马云沉声道。

        “莫非荒古禁地出了意外?”守真暗喜。

        看这情况,玉鼎洞天在荒古禁地应该损失惨重。

        “说来惭愧,荒古禁地一行,玉鼎洞天损失惨重,师弟我也是九死一生这才逃得一命。”马云低下头。

        “这……荒古禁地究竟出了何事?”守真心惊。

        “前日,有山民看见天空开裂,似有神物坠入禁地。”马云压低声音。

        “神物?”

        守真微微蹙眉,并未太过热切。

        荒古禁地,亘古长存,与不死山等并列。里面宝物无数,甚至传闻有不死药,但禁地内部有诅咒有大恐怖!昔年,曾有圣地举教进攻,最后近乎全军覆没,只有寥寥数人逃脱。

        宝物再好,也得有命享用才是!

        “非但如此,禁地内的诅咒也减弱不少。师弟这才起了贪念,可惜……”马云无奈。

        “师弟节哀。”守真道。

        马云继续道:“最终只采了一颗神药,就不得不退出禁地。”

        “嗯?!”守真惊诧:“马云师弟竟然真采到神药了?”

        这可是圣地都无法做到的事!

        “自不敢欺瞒师兄。”马云道。

        “这神药能否……”守真凝眉。

        马云看了看左右。

        “入内一谈。”守真将马云一行引入静室。

        灵墟洞天内部,元气比外界还要充盈。吸一口,就感觉气爽神清,精神抖擞。

        ……

        静室,守真吩咐童子守在门外。

        马云带着叶诚,进入室内。

        “马师弟,这位是……”守真不解。

        商谈这等要事,还带个弟子,怕是不妥当。

        “这是玄机老祖新收弟子无忌。”马云介绍道。

        玄机老祖,乃玉鼎洞天百年前的风云人物,修为深不可测,据传已然道宫大成,乃燕国第一修士。

        “竟是玄机老祖弟子!想来资质必定过人!他日必定仙台有望。”守真赞着,眸底却掠过一丝阴云。

        玉鼎洞天就是因为有玄机老祖坐镇,这才成为燕山第一派。

        每年招收弟子时,能抢先挑选。门内有不少好苗子!即便没年需上贡给圣地,但残存的弟子资质也过得去,门中长老数量大大超越其他门派。

        “玄机老祖曾言,荒古禁地诅咒削弱乃燕国修行界万载难逢之机。我燕国六大洞天向来一体,必须趁着消息还没传开,齐心协力,抢先夺取神药!”

        这般说着,马云挥手。

        叶诚从怀中掏出锦盒打开,锦盒里忽然是一枚鼎状金色果子。

        “玄机老祖所言甚是!”

        守真应着,眸光紧盯金色小鼎,似乎恨不得把眼珠子贴上去。

        神药除了延年益寿,还有提升修行资质的神效。

        他若能得到一枚,别说道宫,就算四极境也不是不能窥测。

        “掌门师伯,来前,师尊……”

        叶诚端着盒子靠近,声音极低。

        待得两人相距三尺时,叶诚脚下一个趔趄,盒子直接腾空。

        “小心!”守真急忙伸手抓向金色果子。

        下一刻,白光骤起。

        噗!

        守真心口受创,神力被封印!

        “马师弟,你这是何意!玉鼎洞天莫非要和我灵墟洞天开战不成?!”守真愤怒的盯着马云。

        “师兄稍安勿躁,师弟这也是为师兄好。”

        马云笑着上前:“这位乃荒古禁地光明使者,奉荒主之命,统领我燕国修行界,应对灭世之灾。”

        “荒谬!荒主是何等存在,岂会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守真怒道。

        “师兄,我劝你还是信了吧。”

        马云掏出一把刀型小铲子搁在守真脖子上。

        “你……要杀便杀!杀了我,今日你们也别想离开我灵墟洞天!”守真撇过头。

        “师兄,你这又是何苦呢?”

        马云苦口婆心的劝道:“以师兄的资质,若非留着灵墟,去了圣地,得到高深法门,早就问鼎道宫,甚至四极。加入荒盟,师兄……”

        在描绘了一系列光明前景后,守真最终选择臣服。

        ……

        以下是重复的。

        “未知马师弟此番前来有何要事?”守真开门见山问道。

        灵墟洞天和排名第一的玉鼎洞天平日关系并不和睦,不顾玉鼎洞天势大,他也只能笑脸迎客。

        “守真师兄,前些日子,荒古禁地的异动,师兄应当知晓吧?”马云沉声道。

        “莫非荒古禁地出了意外?”守真暗喜。

        看这情况,玉鼎洞天在荒古禁地应该损失惨重。

        “说来惭愧,荒古禁地一行,玉鼎洞天损失惨重,师弟我也是九死一生这才逃得一命。”马云低下头。

        “这……荒古禁地究竟出了何事?”守真心惊。

        “前日,有山民看见天空开裂,似有神物坠入禁地。”马云压低声音。

        “神物?”

        守真微微蹙眉,并未太过热切。

        荒古禁地,亘古长存,与不死山等并列。里面宝物无数,甚至传闻有不死药,但禁地内部有诅咒有大恐怖!昔年,曾有圣地举教进攻,最后近乎全军覆没,只有寥寥数人逃脱。

        宝物再好,也得有命享用才是!

        “非但如此,禁地内的诅咒也减弱不少。师弟这才起了贪念,可惜……”马云无奈。

        “师弟节哀。”守真道。

        马云继续道:“最终只采了一颗神药,就不得不退出禁地。”

        “嗯?!”守真惊诧:“马云师弟竟然真采到神药了?”

        这可是圣地都无法做到的事!

        “自不敢欺瞒师兄。”马云道。

        “这神药能否……”守真凝眉。

        马云看了看左右。

        “入内一谈。”守真将马云一行引入静室。

        灵墟洞天内部,元气比外界还要充盈。吸一口,就感觉气爽神清,精神抖擞。

        ……

        静室,守真吩咐童子守在门外。

        马云带着叶诚,进入室内。

        “马师弟,这位是……”守真不解。

        商谈这等要事,还带个弟子,怕是不妥当。

        “这是玄机老祖新收弟子无忌。”马云介绍道。

        玄机老祖,乃玉鼎洞天百年前的风云人物,修为深不可测,据传已然道宫大成,乃燕国第一修士。

        “竟是玄机老祖弟子!想来资质必定过人!他日必定仙台有望。”守真赞着,眸底却掠过一丝阴云。

        玉鼎洞天就是因为有玄机老祖坐镇,这才成为燕山第一派。

        每年招收弟子时,能抢先挑选。门内有不少好苗子!即便没年需上贡给圣地,但残存的弟子资质也过得去,门中长老数量大大超越其他门派。

        “玄机老祖曾言,荒古禁地诅咒削弱乃燕国修行界万载难逢之机。我燕国六大洞天向来一体,必须趁着消息还没传开,齐心协力,抢先夺取神药!”

        这般说着,马云挥手。

        叶诚从怀中掏出锦盒打开,锦盒里忽然是一枚鼎状金色果子。

        “玄机老祖所言甚是!”

        守真应着,眸光紧盯金色小鼎,似乎恨不得把眼珠子贴上去。

        神药除了延年益寿,还有提升修行资质的神效。

        他若能得到一枚,别说道宫,就算四极境也不是不能窥测。

        “掌门师伯,来前,师尊……”

        叶诚端着盒子靠近,声音极低。

        待得两人相距三尺时,叶诚脚下一个趔趄,盒子直接腾空。

        “小心!”守真急忙伸手抓向金色果子。

        下一刻,白光骤起。

        噗!

        守真心口受创,神力被封印!

        “马师弟,你这是何意!玉鼎洞天莫非要和我灵墟洞天开战不成?!”守真愤怒的盯着马云。

        “师兄稍安勿躁,师弟这也是为师兄好。”

        马云笑着上前:“这位乃荒古禁地光明使者,奉荒主之命,统领我燕国修行界,应对灭世之灾。”

        “荒谬!荒主是何等存在,岂会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守真怒道。

        “师兄,我劝你还是信了吧。”

        马云掏出一把刀型小铲子搁在守真脖子上。

        “你……要杀便杀!杀了我,今日你们也别想离开我灵墟洞天!”守真撇过头。

        “师兄,你这又是何苦呢?”

        马云苦口婆心的劝道:“以师兄的资质,若非留着灵墟,去了圣地,得到高深法门,早就问鼎道宫,甚至四极。加入荒盟,师兄……”

        在描绘了一系列光明前景后,守真最终选择臣服。

        以下是重复的。

        “未知马师弟此番前来有何要事?”守真开门见山问道。

        灵墟洞天和排名第一的玉鼎洞天平日关系并不和睦,不顾玉鼎洞天势大,他也只能笑脸迎客。

        “守真师兄,前些日子,荒古禁地的异动,师兄应当知晓吧?”马云沉声道。

        “莫非荒古禁地出了意外?”守真暗喜。

        看这情况,玉鼎洞天在荒古禁地应该损失惨重。

        “说来惭愧,荒古禁地一行,玉鼎洞天损失惨重,师弟我也是九死一生这才逃得一命。”马云低下头。

        “这……荒古禁地究竟出了何事?”守真心惊。

        “前日,有山民看见天空开裂,似有神物坠入禁地。”马云压低声音。

        “神物?”

        守真微微蹙眉,并未太过热切。

        荒古禁地,亘古长存,与不死山等并列。里面宝物无数,甚至传闻有不死药,但禁地内部有诅咒有大恐怖!昔年,曾有圣地举教进攻,最后近乎全军覆没,只有寥寥数人逃脱。

        宝物再好,也得有命享用才是!

        “非但如此,禁地内的诅咒也减弱不少。师弟这才起了贪念,可惜……”马云无奈。

        “师弟节哀。”守真道。

        马云继续道:“最终只采了一颗神药,就不得不退出禁地。”

        “嗯?!”守真惊诧:“马云师弟竟然真采到神药了?”

        这可是圣地都无法做到的事!

        “自不敢欺瞒师兄。”马云道。

        “这神药能否……”守真凝眉。

        马云看了看左右。

        “入内一谈。”守真将马云一行引入静室。

        灵墟洞天内部,元气比外界还要充盈。吸一口,就感觉气爽神清,精神抖擞。

        ……

        静室,守真吩咐童子守在门外。

        马云带着叶诚,进入室内。

        “马师弟,这位是……”守真不解。

        商谈这等要事,还带个弟子,怕是不妥当。

        “这是玄机老祖新收弟子无忌。”马云介绍道。

        玄机老祖,乃玉鼎洞天百年前的风云人物,修为深不可测,据传已然道宫大成,乃燕国第一修士。

        “竟是玄机老祖弟子!想来资质必定过人!他日必定仙台有望。”守真赞着,眸底却掠过一丝阴云。

        玉鼎洞天就是因为有玄机老祖坐镇,这才成为燕山第一派。

        每年招收弟子时,能抢先挑选。门内有不少好苗子!即便没年需上贡给圣地,但残存的弟子资质也过得去,门中长老数量大大超越其他门派。

        “玄机老祖曾言,荒古禁地诅咒削弱乃燕国修行界万载难逢之机。我燕国六大洞天向来一体,必须趁着消息还没传开,齐心协力,抢先夺取神药!”

        这般说着,马云挥手。

        叶诚从怀中掏出锦盒打开,锦盒里忽然是一枚鼎状金色果子。

        “玄机老祖所言甚是!”

        守真应着,眸光紧盯金色小鼎,似乎恨不得把眼珠子贴上去。

        神药除了延年益寿,还有提升修行资质的神效。

        他若能得到一枚,别说道宫,就算四极境也不是不能窥测。

        “掌门师伯,来前,师尊……”

        叶诚端着盒子靠近,声音极低。

        待得两人相距三尺时,叶诚脚下一个趔趄,盒子直接腾空。

        “小心!”守真急忙伸手抓向金色果子。

        下一刻,白光骤起。

        噗!

        守真心口受创,神力被封印!

        “马师弟,你这是何意!玉鼎洞天莫非要和我灵墟洞天开战不成?!”守真愤怒的盯着马云。

        “师兄稍安勿躁,师弟这也是为师兄好。”

        马云笑着上前:“这位乃荒古禁地光明使者,奉荒主之命,统领我燕国修行界,应对灭世之灾。”

        “荒谬!荒主是何等存在,岂会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守真怒道。

        “师兄,我劝你还是信了吧。”

        马云掏出一把刀型小铲子搁在守真脖子上。

        “你……要杀便杀!杀了我,今日你们也别想离开我灵墟洞天!”守真撇过头。

        “师兄,你这又是何苦呢?”

        马云苦口婆心的劝道:“以师兄的资质,若非留着灵墟,去了圣地,得到高深法门,早就问鼎道宫,甚至四极。加入荒盟,师兄……”

        在描绘了一系列光明前景后,守真最终选择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