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翻脸

第一百七十六章 翻脸

        灵墟洞天的老人脸色非常难看。叶凡等人本就是薇薇找到并带回来的,现在其它洞天硬要插一手,实在太过分了。

        不过修行界向来如此,拳头大有理!

        若是不答应,灵墟洞天怕是要被其余五洞天联手群殴!

        灵墟洞天白发老妪握着残破铃铛,心中稍稳,怒道:“比就比!”

        其余老人也反应过来,紧握手中圣材法器:“上天一战!”

        五大洞天的人自然也发现他们的小动作,不过并不是太在意。

        毕竟,几个凡人罢了,能得到什么好宝贝?!

        若非为了恶心灵墟洞天,根本不会在意这些。

        咻咻咻!

        十几道长虹冲天而起!

        高空光华冲天,神虹纵横。

        轰隆隆,铜钟大震,金色雷光如狂蛇般肆虐狂卷。

        叮叮叮,铃铛清脆,青芒荡起肉眼可见的波纹席卷八方。

        嘟嘟嘟,木鱼响动,三位慈悲菩萨飘然出现,佛音禅唱,震人心腑。

        这些佛器,在普通人手中,都足以爆发道宫境神威。

        被修士神力催动,威能何止大了十倍,高空血雾弥漫,惨叫接连响起。

        “啊!我的胳膊!我的大腿,赵乾坤你竟然下这等毒手!”

        “师妹!师妹!!”

        “不……”

        六大洞天福地眨眼间就死伤大半。强势的中年男子刘万山左肩被断,头发花白的老妪李颖右脚血流不止,仙风道骨的马云老人须发皆焦,风一吹,就成了光秃秃的卤蛋。

        挡住第一波攻击后,残存修士四散奔逃,甩下狠话:“灵墟洞天的,给我等着!老祖不会放过你的!”

        “哪里走!”

        灵墟洞天赵姓老者握钵盂,佛光大盛,光耀所致,神芒退散。

        修士能飞天,靠的就是这神芒!没了神芒,顿时一个个像饺子一样摔落。

        数百米的高空,摔地上,基本就成肉泥了。

        刘云志等人在地球,何曾见过这般惨烈场景,顿时一个个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玉鼎洞天还有金霞洞天往日仗着势大,欺压我等,今日总算出了口恶气!”灵墟赵姓老者畅快大笑。

        “是极是极,今日得了仙苗,还有诸多圣材法器。合该我灵墟洞天兴盛。”白发老妪笑得合不拢嘴。

        “赵师叔,我等下此重手,其余洞天事后怕不会善罢甘休。”薇薇有些担心。

        “薇薇不用担心。这法器省着点,还能用个四五次。就算他们联手,我等也是不惧。”赵姓老者看着钵盂,越看越满意。

        轮海秘境内分四个小境界:苦海、命泉,神桥,彼岸。

        灵墟洞天虽号称燕山六大修行圣地,可其实,放眼整个大陆,只能算不入流小派而已。算摇光圣地的下属别院,专门用来寻找和培养弟子的。一旦发现有资质不错的苗子,打完基础,就往摇光圣地送。

        所以灵墟洞天内留下的基本都是资质不行的歪瓜裂枣,全靠时间苦熬修为,抵达神桥境就可成为长老。

        他踏入神桥时日尚短,经常被其他洞天长老欺负。

        如今,钵盂在手,他能发挥出接近四极境的威能。

        燕山境内,除了那些上百岁的道宫老不死,他谁都不惧?!就算其余五大洞天不惜底蕴,派遣老不死出动,结果如何,也得打过才知道。

        李长青爷爷大着胆子颤巍巍上前,抱拳:“赵老,我还有一件鱼鼓神器,威力还算不错,希望您能够笑纳。”

        “鱼鼓法器?”

        赵姓老者眼睛一亮。

        “庞博,我借你的神器可以还我了吧。”

        李爷爷咳嗽着伸出手。

        庞博无奈交出鱼鼓。

        “好,好小子!”赵姓老者很兴奋的把玩鱼鼓,过了片刻,掏出一枚木印:“这是青木印,等你开辟苦海后,就能炼化动用,对你而言,比这用不了几次的鱼鼓还强些。”

        他如今手握两件圣材法器,当真能睥睨燕国修行界无敌手。

        “多谢赵老。”李爷爷忙不迭道谢。

        其余同学,尤其是周爷爷,两只眼睛死死盯着赵姓老者,就差把:钵盂是我的,求赏几字写脸上。

        可惜,赵姓老者全当没看见。

        钵盂是他从众人手中‘虎口夺食’抢的!和周毅有毛关系?!

        白发老人淡淡道:“日后汝等还能立下功劳,门派绝对不吝赏赐。”

        “神器都没了,还能立个屁的功劳。”刘云志暗暗腹诽。

        自己第一个献宝,本以为能博个好彩头,谁成想,好处全被后发制人的小弟捞走。

        当真憋屈。

        王奶奶眼珠转动,忽地上前:“诚哥,你那戒指应该也是件神器吧?”

        “王艳,你胡说什么呢?!这戒指诚哥早就戴手上了,怎么可能是神器!”庞博面色大变。

        尽管他第一时间否认,但还是引起了灵墟洞天修士的注意力。

        场中总共十件法器,修士有九人。

        之前是因为大家都是同门,低头不见抬头见,只能平均分配,一人一件。

        赵姓老者是走运,被李长青指定贡献,其余人碍于面子也不便抢。

        现在又多了一件……

        “小伙子,你把戒指拿出来我瞧瞧。”白发老人笑眯眯道:“放心,如果真是宝物,我也不吝赏赐。”

        “小伙子,我用青木旗和你换如何?”

        鹤皮老妪笑着掏出一杆三寸小旗:“我这青木旗,炼化后,能吸纳方圆十丈的元气,加快修行。对你们弟子,最为实用!你虽然开了苦海,但毕竟年纪大了。若是得到青木旗,三十岁之前或许能打通神桥,到时就能成为门中长老。”

        “还是先给我瞧瞧吧。”

        有个马脸老者脾气急躁,竟是直接射出绿光。

        叶诚侧身闪过:“前辈,此乃我祖传之物,实在不便为外人鉴赏。”

        “哎,你马上就是我灵墟洞天门下弟子,我乃门中长老,怎么能算外人?”马脸老者再次射出绿光。

        其余修士,御空冷眼旁观。

        马脸老者既然能舍得脸面以大欺小,他们也乐得如此。

        先让老马抢出东西,反正最后归谁,还得看各自手段。

        “戒指乃家母临终为未来儿媳所留,实在是……还请前辈见谅!”叶诚极力解释。

        “小子,燕山修行界可不平静,不似你等小村落。你可听过一句古语,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没实力,外出闯荡一个不慎,不但宝物保不住,甚至可能小命都没了。你现在可能还无法理解,但我这真是为你好。等你日后有实力能够护住宝物,到时,我会再把它还予你。”

        马脸老者苦口婆心劝道。

        五指一张,射出五道神光,如锁链一般,缠向叶诚。

        “多谢前辈美意,但晚辈自认还有些实力,足以护住它。”

        叶诚足尖一点,爆退五丈,堪堪闪避攻击。

        “年轻人不懂事!我们这过来人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吃亏!你这点实力,纵横凡俗或许够了,但修仙者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的。”

        马脸老者掏出一根黑色鞭子。

        黑鞭迎风见涨,眨眼间变成十丈,如同黑蟒扑食。

        叶诚后跳,借助小镇房屋躲避。

        轰轰轰!

        房屋被黑鞭掠过,刹那间便解体。

        里面传出惨叫,但马脸老者根本就不在意。

        其余人也不甚在意。

        些许凡俗罢了,难不成还敢有意见?!

        追了三分钟,小镇附近百米的房子都倒了,变成一片废墟。

        镇上百姓,见得是修行者,根本不敢多言,一个个关门躲起来,祈祷上天。

        叶诚连忙向镇外林子掠去。

        但速度比不得神芒,没多远,就被追上。

        黑鞭一圈圈缩小,眼看着,就要把叶诚困住。

        “前辈,你这真的是欺人太甚!”

        叶诚一把攥住长鞭,缓缓吐了口气。

        他是打算前期低调潜伏一阵来着,可惜世事难料啊。

        “嗯?之前竟没瞧出来,你,你小子竟然有修为在身!”马脸老者瞪大眼,呵斥道:“说,是谁派你来的!是不是打算盗取我灵墟洞天秘传!”

        说着,也不待叶诚回话,便大声呵斥:“狼子野心,留你不得!”

        轰!

        他一挥袖袍,射出大片神芒。

        神芒刺眼至极,所过之处,厉风呼啸不止。

        可惜没用,神芒连叶诚的护体真元都破不了,便被冲散。

        叶诚用力一扯长鞭,马脸老者竟是身不由己往下落,旋即眼前一黑,失去意识。

        “贼子安敢?!”

        “贼子,速速放开李师弟!”

        “贼子,莫要自误!”

        灵墟洞天其余老人本来正在看好戏,此时纷纷变脸,怒吼着驾驭神芒飞至。

        呼!

        叶诚右手光芒闪动,多了一盏青铜油灯。

        一点幽蓝火光,眨眼间便化作熊熊烈火焚烧八荒。

        老人们射出神力,想阻挡幽火,却是没起半分效果。

        “该死!是道宫修士!”

        “他手中的法器完好,威能甚大!我等怕是抵抗不住!”

        老人们心很慌,不再吝啬,催动手中圣材法器,想破开火焰。

        但没用,他们法力低微,手中法器大多残破,威能和铜灯没法比。

        大多想逃都做不到,只能苦苦支撑。

        清丽少女微微,年纪虽小,但修为最高,已然抵达彼岸,轮海境巅峰,距离道宫只差半步。靠着法器,撑得还比较轻松,并且顶着火焰,一点点往外逃。

        赵姓老者修为虽低,但靠着近乎完好的钵盂还有鱼鼓两件圣材法器,也是硬撑着逃亡高空。

        众修之首的白发老人挥舞金刚杵。

        这金刚杵乃攻击法器,威能极强,亦破开火海,打算逃之夭夭。

        “想逃?”

        叶诚左手一掌,掌心浮现一枚三寸布幡,迎风见涨,眨眼化作十丈巨幡。

        吼吼吼!

        四头凶悍无比的巨兽咆哮跃出,飞扑三人。

        “这是凶鬼!你,你这贼子竟敢炼制这等有伤天和的法器!”

        白发老者握着金刚杵,攻击有余,防御不足,很快被死命力强悍的八尾凶鬼缠上。

        “不!”

        赵姓老者法力低微,催动两件法器破开火海,已是不易。

        再被大力凶鬼和蛮力凶鬼追上,几个回合,便神力枯竭,坠下高空。

        还没落地,就被大力凶鬼和蛮力凶鬼分食。

        “可恶!”

        薇薇身形灵活,各种转弯,高难度动作,意图摆脱凶鬼纠缠。

        可惜的是,金猴凶鬼是以灵活著称,她根本甩不脱。

        没多久,搞定了赵姓老者的大力凶鬼和蛮力凶鬼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

        薇薇拼命催动玉如意。

        尽管玉如意是佛门法器,某种程度克制鬼物,但缺了一半,又是以一敌三,而且是三头堪比道宫的高阶凶鬼,根本毫无胜算!

        一分钟不到,薇薇也步了赵姓长老的后尘。

        四大凶鬼围猎白发老者!

        “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白发老者怒吼着自爆金刚杵。

        四大凶鬼被炸去半边身子,过了好一会才恢复,但气势明显减弱了不少。

        至于白发老者,已然在自爆中身亡。

        凶鬼愤怒的撕碎残尸,发泄了好一会,才不满的返回血色幡布。

        “师兄!”

        “微微!”

        “师弟!”

        灵墟洞天余下六人惨叫着,在熊熊烈火中化为灰烬。

        ……

        镇外空地。

        “也不知诚哥怎么样了?”庞博担忧的望着林子。

        叶诚速度快,他追不上,而且追上去也帮不上忙,反而碍手碍脚,只能在这干等。

        “现在应该已经被打死了。”

        王奶奶冷笑:“长老是好心才帮他鉴赏宝物!谁知他这般不上道,死了也活该!”

        “长老也不白要东西。主动交上,还能多换好处。像长青,人多聪明!现在就有不限次数的法器护体!”有老爷子羡慕的望着李爷爷。

        “长青是个明白人啊。叶诚太不识趣了!”又有老爷子感叹。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么简单的道理,诚哥怎么就不明白呢?”

        “诚哥在地球一贯牛逼,各种飘!这次……估计以为自己能逃走!他也不用屁股想想,长老是能飞的,他两条腿在地上跑,能跑哪去?”

        “所以他这就是自己找死!”

        “你们给我闭嘴!”庞博怒吼。

        “叶诚都快死了,你还牛气个啥?”王奶奶不屑道。

        “这事就怪你这八婆,要不是你……是个女人,信不信我打你。”庞博扬起铁拳。

        “你打啊,你打啊,我这样了,反正都不想活了,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啊!”王奶奶扬着下巴,趾高气昂的凑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