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三条长生路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三条长生路

        (这句话还在,就是初稿,没替换)想在此地求得长生,何其难也!

        就目前为止,就三条路。

        遮天世界分三部分:主宇宙,奇异世界,仙界。

        主宇宙破碎,长生物质极其有限,想长生,借外物是不可能的!只能深度挖掘自身潜力,九次蜕变,成就红尘仙。

        这一条路,已经没法用一个难字来形容!

        必须用难难难难难难难难……省略一百个难……

        自古至今,万亿兆生灵,只有帝尊,不死天皇,冥皇,叶凡,狠人,无始、奇异世界的未名红尘仙七人用此法成就。

        除了无始凭借无上天资,在生与死的血战中不断升华己身之外,其他人都是在生与死之间挣扎蜕变,遗忘记忆、道果分离、仙金锁身、假死脱身……若非有大气运,天命在身,中途任何一步出现岔子,都不可能成功。

        不可控因素太多太多!

        但凡有一丝选择,叶诚就不想走这条路。

        相对来说,奇异世界,位于主宇宙和仙界之间,有少量长生物质,达到大帝境界,就可得长生。只是想进这世界,必须有大帝以上战力,并且还得找到空间节点才能闯进入!

        仙界,长生物质充沛,大能就能长生,但亿万载来,可成仙者三两人。

        想进去,必须要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

        仙路一出,两位数的至尊出世争夺,想进去,还得先化去自身皇道法则。这时,自身会极度虚弱,若被有心人针对,轻则重伤,重则毙命。

        一;主世界红尘仙。

        二;成就大帝之上,进入奇异世界。

        三;靠狗屎运进入仙界。

        通盘对比一番后,叶诚做出选择。

        他喜欢稳中求胜,讨厌一切不可控的因素!

        盘膝而坐,趁着造化残片的力量还有些残余,迅速参悟熔炼之前功法。

        足足过了半小时。

        眉心绿芒隐没,叶诚有些遗憾的睁开眼。

        在吞噬星空世界,他领悟多种意境,此番,以波动意境为根,终于参悟出了波动道域!

        十二重顶级黄金神功也顺势晋级为十五重铂金神功。

        不过很遗憾的是,正当他想耗费原力,提升功法等级,一举修成元神时,造化碎片宕机了。

        穿越者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外挂没了,原力还没用完!

        在没找到方法修复外挂前,叶诚的悟性就只能靠观想女娲图,一点点提升;修为,也只能靠吸纳天地元气缓缓提升。

        这般想着,他目光一扫,落在叶凡身上。

        真灵沉睡前,他本来是布置一番,让肉身进入学校,与叶凡交好的。

        谁成想,计划不如变化。

        叶凡追的女神各种反撩叶诚,直接导致叶凡心态有些崩,甚至黑化。

        基本绝了抱大腿,一路躺赢的美梦。

        “不同世界,战斗力差别太大。按说遮天这世界残破,大帝无法长生,按说战斗力应该普遍低于同境界莽荒纪。可事实上,此世界大帝,身合天心印记,一道压万道。真动手,还得打过才知道。”

        “光论境界,以天人合一,意境,道域,道来论……不太好类比,道域和仙四的圣域有些类似,所以莽荒纪元神之境或等于遮天的圣人。

        照这推算,万象前,中,后期;应该等同于仙一,仙二,仙三!

        莽荒纪紫府修士开辟紫府虚空,前,中,后期应该等同于道宫,四极,化龙。”

        想到这,叶诚微微松了口气。

        此刻,中丹田,也就是小腹处,已经紫府,等同于道宫,前期低调点,够用了。

        日后,一方面积累元力,提升中丹田修为;修成莽荒级的元神,十五重铂金神功是有一线机会突破返虚地仙的,到时不幸身死,也有机会转世重生。

        另一方面,多弄几本帝经,修炼轮海,也就是下丹田。

        单一修轮海秘境,若是大成,也能另类成道!比肩大帝!

        最后,就是上丹田的修行!

        肉体乃渡过苦海的筏,魂才是才是船里的人,是根本所在。

        造化残片也是依附灵魂,若灵魂能够通过转世长生永存,也是极好的!

        一世长生,难度太高!

        要多给自己机会,多留底牌!

        ……

        轰隆隆!

        青铜棺椁的棺盖重重滑落,铜棺翻倒在地。

        “光!”

        “到新地方了?”

        “该不会又有鳄祖那种恐怖怪兽吧?!”

        很多人缩着脑袋,担忧地望向叶诚。

        尽管外面空气清新,带着泥土草木芬芳。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出去吧,这应该就是终点。”叶诚感应一番。

        周围元气很浓,是地球的百倍,近乎液态元气,活在这环境,哪怕不修行,也能体魄强健,轻易活过百岁。

        不过元气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丝说不出的怪异;若是真在此修行,必定会有恐怖的事发生。

        闻言,所有人都快速向巨棺外冲去。

        巨棺停下山崖顶部,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峰。周围则长着高大无比的古木,还有水桶粗细的老藤,绿草与野花,充满活力与生机。

        这一看就是片祥和净土!

        “终于到了!”

        “这才是仙界啊?!”

        女人们喜极而泣。

        男人们则一边感叹,一边不露痕迹走到树后。

        哐当!

        青铜巨棺发出颤音,九具龙尸大半在山崖下,此刻,铜棺在龙尸的牵扯西,一点点下滑。

        隆隆隆!

        九龙巨棺坠下山崖,但却久久没听到回响。

        走过一看,下方是深不可测的巨渊!

        “这有石碑!”王子文指着藤蔓深处道。

        上前七手八脚清理一番,石碑残裂,上刻三个古字。

        “荒古禁地,不可久留。”

        叶诚扔下一句,大步前行。

        众人不敢耽搁,急忙跟上。

        走了十分钟,女人们实在忍不住了。

        李小曼满面通红:“诚哥,能不能先等等我们?”

        “三分钟。”

        “谢诚哥。”

        女人们也顾不得太多,一个个钻到树后。

        男人们百无聊赖的等着。

        刘云志忽然道:“你们发现没,周围安静的可怕!根本听不到鸟兽吼叫。”

        “我也没听到,这地方真特么诡异!”李青山道。

        “你们俩是真瞎啊!”

        庞博指着天际道。

        一抹金色流光飞快接近。

        是一只金灿灿的雄鹰!

        它爪间抓着一头巨大的长鼻兽。

        “我怎么感觉……它抓的似乎是头巨象?”李长青结结巴巴。

        叶诚扫了他一眼:“你尽可自信点,把似乎去掉。”

        “……”李长青。

        “…………”

        众人尽皆无言。

        叶诚微微摇头:“我早已说过,修行不是你们想的那般简单,而是在血火之中与天争命。有时候,能平平淡淡过一辈子也挺好。”

        “我想儿子了,他才一岁半啊。”树后,忽然有女人哀道。

        “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

        又有女人抽泣。

        树后,哭成一片。

        男同学们想起家人,亦是垂下头。

        为了一个缥缈的修行,远离家人故土,真的值吗?

        “诚哥,如果我们以后修行有成,应该还有机会回去吧?”王子文抬头。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眼巴巴的望着叶诚。

        “地球,距离此处何止亿万里。你们修行百年,或许能达到横渡星空的最低标准,不过那时……”话,叶诚没说完。

        但意思都懂!

        别说百年,就算是五十年,一切也早已物是人非。

        “要修行,也得有修行法门啊。”树后,传出略带尖锐的声音。

        众人下意识看向叶诚。

        叶诚在火星上御剑神威,若说他不会修行,怕是没人信。

        “你这话什么意思!地球那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诚哥能得到修行法门,必定是历经千辛万苦!”庞博怒道。

        “你别装了,我就不信你不想学,还是说……”李长青声音压低:“你已经学会了。”

        “你别胡说!”

        庞博瞪着他:“在地球时,你们私下赚钱,会把赚钱路子告诉大家?”

        众人一阵沉默。

        钱,这玩意,谁都缺。有赚钱的路子,很多时候连亲戚都不会告知;更别说多年不见,关系淡薄同学了。

        刘云志放下背包:“大家应该饿了吧,我这有巧克力,一起分分吧。”

        “我告非!”庞博火了。

        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还是云志仗义!”李长青剥开巧克力吃着,还不忘斜了眼庞博。至于叶诚……嗯,他还没胆子直接挑衅。

        庞博脸色难看至极,低语:“圈里圈外,在巨棺里怎么不拿出来,现在这漫山遍野,能轻易找到食物。巧克力无大用,才拿出来故作姿态。”

        这情况,他是真憋闷,话都不敢说的太大声。

        毕竟再怎样,刘云志是拿了东西出来,其他人……给个表情,自己领会o(* ̄︶ ̄*)o

        “漂泊在外,大家应该团结一致,这样才能走的更远!我这还点零食,一起凑合吃点吧。”王子文也掏出薯片、辣条什么的。

        “子文大气!”

        李长青竖起大拇指:“大家都这情况了,吃饱了,遇到危险,也能多提升一份……战力!万一打不过,也能多些逃命的希望。”

        “若是牛爱花、徐太浪他们学会修行,说不定就不会死在火星上了。”树后,再次传出声音。

        “大家同学一场,又共患难,如果日后有人能回到地球。有能力的话,我希望能帮忙照顾一下其他人的家人。也不求太多,至少告知家人确切消息,让家人也有个底。别让他们死时,和徐同学一样死不瞑目。”刘云志道。

        “那也是以后了,现在林子里这么诡异,我真担心下一刻就死不瞑目。”树后,女声接道。

        “你特么谁!要说就站起来,当面说!”

        庞博怒了,大步上前。

        “庞博,你想做什么!女人家现在在干嘛,你不知道?你是不是以为,现在就在地球,就能为所欲为?!”李长青拦在树前。

        李长青身材消瘦单薄,放往常,庞博一只手就能把他推开。

        但现在……

        却是无力!

        推开李长青,然后呢,树后的女人估摸着现在裤子都没穿,真往前走,到时,大家还怎么看他?

        “诚哥!”庞博握着拳,憋闷不已。

        叶诚抬起手,示意其稍安勿躁。

        “各位同学,我已经说了,修行路艰难,这也不比地球,有法律维护你们安全。在修行界,挑衅强者,是得付出血的代价的。”

        众人色变,李长青更是面色煞白。

        “当然,毕竟同学一场,我不会做的太过。”

        叶诚环视一圈:“刚刚开了口的人,既然对我心怀不满,那就另选一条路吧,别跟着我了。我实在没心情,照顾一群白眼狼。”

        “诚哥!我,我不是这意思啊!”李长青慌张的叫起来。

        飞天神鹰,还有林间巨象,哪个都不是他能招惹的。

        就算有软柿子,能解决食物问题,可他单独一个人,脱离大部队,想想就可怕。

        这般说着,他暗暗瞧向刘云志。

        刘云志微微皱眉,还是开口:“诚哥,长青他就是有些心直口快,口不择言,其实没什么坏心思的。”

        “你真这么认为?”叶诚瞧着他。

        刘云志沉默,见李长青不断使眼色,才道:“长青这人我比较了解……”

        叶诚打断道:“那你跟他一起走吧。”

        “诚哥!”刘云志变色,想上前解释。

        庞博大笑着拦住:“诚哥,干的漂亮,我早看这小子不顺眼了。关键时刻遇事就往后躲;平日,兴风作浪,还特么用小恩小惠挑拨离间!”

        “三分钟到了,该走了。”

        叶诚淡淡道。

        树后,一阵窸窸窣窣,十五个妹子走了出来。

        “刚刚说话的那位,去跟着那俩。其余人想走的,也可以跟着,我精力有限,真照顾不了这么多人。”

        十五个妹子没人动。

        没谁是傻子,跟着刘云志和李长青,肯定不如跟着大部队。

        “都是成年人了,得为自己的话负责,站出来,我又不会杀你,怕什么?”

        “还不出来么?”

        “你们一起在树后,应该知道谁说的,指出来。太阳快下山了,没时间耽搁。万一出事,死不瞑目,可别怪我没提前说。”

        这话一落,其余十四个齐齐看向右方的短发女人——王艳!

        “诚哥!”

        王艳哭泣着道:“真不是我啊!我……我……我就是一时糊涂……你……饶了我吧……你也知道,女人就喜欢八卦什么的,管不住这嘴……你饶我这次吧……”

        她哭着,人软成面条,瘫在地上。

        “走。”

        叶诚转身离去。

        “毕竟同学一场,最后再给个机会吧。这荒山野岭的,扔下他们,怕是要出事。”周毅忽然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