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苟帝横推三千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菩提子和黄金神功(初稿,明天中午看。)

第一百七十一章 菩提子和黄金神功(初稿,明天中午看。)

        (初稿,还没修改,有这句话,就还没替换)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动不了了!”

        “放开,让我走,我想离开!”

        他们惊恐的大叫不止。

        天空浮现太极图,两阴阳鱼抱中而居。

        不断震颤,中间出现缝隙,似乎宛如一道不断打开的奇异门户。

        五分钟后,轰,一声闷响,太极图果真如门户一样打开,露出一条神秘而巨大的通道。黑洞洞的,隐约有星光闪烁,却是不知通向何方。

        咔擦,青铜巨棺裂开缝隙,散发无穷吸力。

        刹那间,众人只感觉眼前一黑,便被吸入铜棺。

        棺内漆黑一片,弥漫着森冷寒意。

        明明已是七月盛夏,但凉气还是不停从脚底涌入。

        “没信号,电话打不通了!”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样才能出去。”

        众人很惊恐,女同学们更是近乎崩溃,无助想哭。

        “大家放心吧,泰山发生这么大事,肯定会有救援队过来的!只要冷静等待,我们就能平安回去。”周毅说道。这位是班长,背景深厚,传闻乃大家族弟子。

        平日虽不苟言笑,但说话还是很有威信的。

        “别慌,慌也没用。”王子文附和着道。

        众人这才渐渐冷静,打开手机灯光。

        “诚哥,你精通古籍符文,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刘云志突然开口。

        叶诚此时闭着眼。

        脑中青红太极图飞速转动着,羽衫女子愈发逼真。

        其眉心处,散发着黯淡绿芒。

        “诚哥,现在咱们都被困了,大家都是同学,你没必要做的这么绝吧。”王艳跟着道。

        “诚哥,你若真知道什么,就说出来吧。”王子文也开口。

        叶诚睁开眼,见叶凡、庞博也眼巴巴的看过来,叹息道:“这是仙路!古代帝皇欲登天求仙,设下祭坛,祈求上苍开恩。”

        “诚哥,你的意思是,这九龙拉棺是要带我们去仙界?”庞博不敢信道。

        “仙界?成仙?!”

        叶凡眸光闪动,兴奋过后,却是想到老家双亲。

        “仙界倒是未必,但应该是适合修行的灵气充裕之所。”

        叶诚道:“地球灵气稀薄,不适合修行!”

        “这怎么可能!”

        “一个青铜棺材就能把我们带离地球?!”

        众人滋味难明,既有远离故土的一丝忧愁,又有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哐当!

        铜棺震动,似乎是侧倒一般,棺盖打开一丝缝隙。

        “这是到了?!”

        “我们到仙界了?”

        众人欢呼着冲向出口,然后一个个呆若木鸡。

        大地红褐,像是是被血染侵过。冷硬枯寂,荒凉与空旷!

        天空光线暗淡、昏沉,缭绕淡淡的黑雾。

        这是仙界?!地狱还差不多!

        众人齐齐瞪向叶诚。

        叶诚走出棺材,跳上巨石,仔细观察一番地貌,微微点头:“这是荧惑古星。”

        “荧惑古星?”

        “就是火星的古称!”

        “我们到了火星?可是不是说火星没氧气,人类无法生存么?”

        “连九龙拉棺都出现了!火星有氧气也不是不可能!”

        议论间,前方亮起闪烁莹莹光晕。

        叶诚心中一动,大步前进。

        “诚哥。”庞博立马跟上。

        “跟上去看看!”刘云志眸光闪动。

        王艳、李长青立刻追随。

        ……

        古庙静落,青灯古佛,灯光如豆。

        古庙前方,一株菩提古树通体干枯,零星点缀着五六片绿叶,绿光烁烁,犹如翡翠神玉。

        “绿芒。”叶诚伸手,但刚一碰。

        绿叶就散成绿色霞光,一部分没入后方九龙拉棺处,一部分没入地底。

        挖开泥土,地底是一枚菩提子。

        普通菩提子是指头大小,这枚菩提却是有核桃打,斑驳纹路,组成佛陀状。

        握住菩提后,似有清凉之气涌动,脑中原本黯淡的光泽变亮了一丝。

        “黄金神功?!”叶诚眸光闪动。

        这名字听着就……有钱!

        其他同学钻入古庙,也各有收获。

        叶诚取了一盏青灯,庞博提着牌匾;刘云志握着金刚杵,周毅托着钵盂,柳依依多了一串佛珠。

        忽然间,叶诚眉心跳动。

        “有危险,快走。”

        他发出警告,大步向来路走去。

        “有危险?”

        有些空手的同学却是不舍得离开。

        什么都没找到。

        “诚哥第一个到,肯定捡了不少宝物,这是急着回去研究吧。”李长青低低道。

        “那肯定,他走这么快,说不定真的。”

        “都是同学,无主之物,见者有份,他一个人拿这么多,不合适吧。”有人眼红。

        “呵,无主之物,谁捡到就是谁的!谁让你们不早点来!”

        庞博没好气道。

        说罢,提着牌匾跟上。

        “继续找找吧,说不定这还有其它宝物。”刘云志不舍得走。

        其它同学心动,也留了下来。

        “啊……”

        一名女同学在废墟中奔跑时,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咕咚”一声摔倒在尘埃中,再也不动。

        在她的脸上充满了惊恐的神色,在其额头有一个拇指粗的血洞,鲜血汩汩而流,她死前像是见到了极为惊恐的事情。

        “怎么回事?!”众人感觉一阵毛骨悚然,内心充满恐惧,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突然死去了,方才还与大家同在,但如今却永远的离去了,是如此的突然与蹊跷。

        “不要靠近她!”叶凡喝止两名想要接近尸体的男同学,他想起在来路时看到的那颗雪白的头骨,也是额头中央有一个手指粗细的骨洞,同样的死法,他心中生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们亵渎了大雷音寺,该不会是……神祗在惩罚吧。”一个女同学声音颤抖,她的内心充满了惶恐。

        “纵有神存在,佛陀也是仁慈的。”周毅打断她的话语,避免恐怖情绪蔓延,道:“我们眼下没有办法带着她离开,只能让她安息在这里了,现在必须赶紧回到五色祭坛那里。”

        没有人犹豫,眼下生死存亡时刻,已经顾不上那名女同学的尸体。

        “当……”突然,钟声悠扬,声音浩大庄严,似黄钟大吕在震动,

        极其璀璨的金光自王子文那里冲起,他全身都笼罩在绚烂的金色光辉中,像是穿上了一层厚厚的黄金战衣,极其炫目,犹如金色神火在燃烧。

        在王子文的手中那口残破的铜钟正在轻轻摇颤,宏大的声音正是它所发出的,而那璀璨的金光也源于它。

        “发生了什么?”刘云志离他最近,非常紧张的问道。

        “刚才有什么东西袭击我……”王子文平日斯斯文文,但是此刻被黄金神焰笼罩,如同穿上了金色的战衣,很有气势,简直如同神祗临尘。

        “你看清是什么了吗?”庞博问道,想弄清楚危险的根源,他平日大大咧咧的,但关键时刻从来都很稳重。

        “没有看到什么,只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气息笼罩了我的全身,然后这口铜钟便突然震动了起来。”此刻,王子文被金色光辉笼罩,但依然心有余悸。

        听到这些话语后,但凡在大雷音寺有所获的人都紧紧的抓住手中的残破佛器,这些东西如今被证实果真不凡,定是神祗持有之物!

        残破的铜钟停止震动,悠扬钟声渐渐敛去,王子文身上那燃烧的金色神焰消失了,如同黄金战衣般的光华重新归于铜钟内。

        “走,我们赶紧离开这片废墟!”叶凡手持青铜古灯,洒落出点点神辉,带头向着五色祭坛冲去。

        众人紧随其后,这片浩大的天宫废墟内肯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每多停留一秒便会多一分危险。

        “啊……”惨叫再次传来,在接近废墟边缘时一名男同学仰天摔倒在地上,在其额头的正中央有一个手指粗细的血洞,鲜血汩汩而流,还是同样的死法!他死不瞑目,双眼睁的很大,死前那惊恐的神色凝固在那里。

        在这一刻很多人都恐惧无比,又一名同学突然死亡了,眼睁睁的看着,却无力阻止,甚至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害了他的性命。

        生离死别说起来容易,但是亲身经历,众人都感觉无比的苦涩,身边亲密的同学连句遗言都未能说出口,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让人难以接受。不少女同学近乎崩溃,低声哭泣了起来,以前哪里见到过这样的场面。

        “走!”

        众人没有停留,也不能停留,快速向着五色祭坛冲去。终于逃离了那片废墟,但是两条生命永远的留在那里,再也无法见到了。

        跑出去很远,回头观望,那些断壁残垣如狰狞的恶魔,在夜空下影影绰绰,让人心悸。

        可是众人还没有来得及长出一口气,接连三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两名男同学与一名女同学先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伤口依然是额头,三个一模一样的血洞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鲜血染红了地面,三个昔日的同学、朋友就这样惨死了,他们双目暴突,表情恐惧。

        短短片刻间,已经有五人失去了生命,这让众人伤感的同时,浑身冰冷,头皮发麻,也许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谁也不能确定生命何时终结。

        “呜呜……”一名女同学近乎崩溃了,大哭了起来,道:“死的人都没有在庙宇中寻到器物,那个未知的魔鬼就在附近,不持有神祗留下的圣物在身,早晚要死……”

        这是一个事实,死去的五人在庙宇中都是一无所获,而同样遭袭击的王子文正是因为那口残破的铜钟才安然无恙。

        “帮帮我们……”在庙宇中没有寻到器物的人,全都惊恐无比,接近有所获的人,用近乎哀求的语气恳请相救他们。但是,在这种生死关头谁会让出自己唯一的救命佛器呢?

        有些人没有停留,甚至没有回头,大步向着五色祭坛冲去,同学情谊固然可贵,但是在面临生死抉择时不少人选择的是冷漠相对,以求自保。

        人与人间的关系,人性的矛盾,第一次面临现艰难考验。

        “求求你们,救救我……”那名近乎崩溃的女同学一边跑一边哭泣着,梨花带雨,惶恐不安,非常的可怜,两只鞋子都跑掉了,但依然茫然无知,此刻恐惧已经占据满她的心灵。

        叶凡大声喊道:“在庙宇中寻到的器物,我们可与他人共用。”

        庞博向来与叶凡同进退,闻言站在他的身边,也大声喊道:“没错,我们可以两三人共同持有一件自古庙中寻到的器物。”

        很多人都望来,但却带着迟疑之色,有人开口道:“这些残破的器物万一没有那么大的作用怎么办?如果只能庇护一个人,岂不是让原本的物主也陷入生死险境……”

        这样的话语一出,立时又让人动摇了,甚至有两人开始提速,头也不回的向前冲去。

        “谢谢你叶凡……”那名跑掉鞋子,满脸泪水,楚楚可怜的女同学,跌跌撞撞来到叶凡的身前,脸上露出无比感激的神色,混合着那滚落下的泪水,让人心生怜悯。

        她颤抖着伸出右手,但是在距离古灯还有一尺远时,她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而后双目无神,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变故是如此的突然,叶凡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双目失去光彩,那张楚楚可怜的美丽脸颊带着泪痕,那抹刚漾起的感激的笑容永远的凝固在那里,让人感觉心中难受。

        叶凡很想将她扶起,但终究只是伸了伸手,又收了回去,这名可怜的女同学后脑被洞穿,这一次不是额头,那乌黑的长发间有鲜血流淌而出,只差一步距离,但她最终死还是在了叶凡的眼前。

        那抹凝固的笑容,刺痛了叶凡的双目,他慢慢后退,离开那具渐渐冰冷的尸体。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死亡是如此之近,众人更加惶恐了,叶凡与庞博的身边很快就围上来三四个人,他们迫不及待的向着古灯与铜匾抓来,那是近乎争抢的架势,想要据为己有。

        “你们要干什么?”庞博当时就瞪起了双眼,大喝道:“我们是在救你们,与你们共同持有这些东西,而不是将铜匾与古灯让给你们,舍弃自己的生命!”

        他体格魁梧,块头很大,这样一瞪眼发怒自然有一个骇人的威势,那几人顿时停了下来,讪讪的上前,将手搭在铜匾与古灯上。